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三百零六章 兵諫?

    高臺上李世民坐下也不由自主地瞥李承乾一眼,見李承乾臉色難看心里也不高興。

    直接示意中書舍人來濟宣讀旨意:

    授以勛級,本據有功。若不優異,無繇勸獎。今滅薛延陀,其從駕爰及諸軍戰陣有功者,并聽從高品累加。

    李承乾聞詔大驚,這是要論功行賞的意思?

    接著就開始念有功將士的名單。

    吳王李恪、兵部尚書李世績、右衛大將軍李大亮,屯衛大將軍張士貴

    原本以為這次朝賀就是一次元旦時諸藩使者朝拜的流程而已,沒有想到李世民先來個論功行賞。

    要說也是王群沒用,在長安時丘神績都已經監視到太極宮去了,李世民身邊發生什么事李承乾都能知道。

    現在李承乾和李世民同住在靈州都督府里,卻對李世民論功行賞這么大的事情一無所知。

    最可恨的是,聽到最后凡是跟隨李世民從南往北打將領連偏將、別將這種中低級的將領都獲得了殊封,可是跟隨李承乾從北向南打的將領不管功勞多大一個也沒有得到晉封。

    李承乾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李世民那邊卻是越來越開心。尤其是禮官宣旨完畢,所有受封將領站在高臺一起向他行禮時,李世民更是高興的從寶座上站起哈哈大笑。

    李世民往前走幾步看著下面將領畢恭畢敬地行禮,大手一揮道:“眾卿平身。”

    “謝陛下!”眾將士直起身來。

    “哈哈,朕有如此忠誠勇武的將士們天下如何不平?四夷如何不靖?”李世民意氣激昂地發表著他的演講,眼睛卻時不時飄向臉色難看地李承乾,心里暗道:今日朕就讓你知道該怎么收買人心!

    當然李世民也沒打算讓東宮諸將徹底跟他離心離德,畢竟都是大唐的功臣,他只是想教訓李承乾一頓找回些顏面而已。

    所以最后李世民還是當著眾臣的面道:“東宮諸將追了隨太子也立有功勞,然此次沒有及時報上功勞薄冊不能一體加封,只待回到長安祭過太廟再行加封。”

    李承乾聽了這話臉色越發地難看了,分明就是說,因為李承乾所以暫時不加封你。

    有功將士加封完畢,下一項就是各部首領朝拜天可汗。

    眾將退回原來的班列,李世民也退回寶座,等待諸部首領依次前來朝拜。

    最先進入院子是突厥各部首領,院外面三股部族中突厥各部投降最早,而且這次滅薛延陀立有功勛,所以李世民第一批接見他們。

    看著幾個突厥部的首領并排走進來,李世民看了李承乾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說看你干的好事,讓他們內部又起爭端。

    “臣等參見天可汗!”

    “放肆!”

    見幾個突厥首領依然披頭散發裹著獸皮,而且面對李世民只是躬身而拜,李承乾再也忍不住了。

    走出一步,怒斥一聲,看著幾個突厥首領臉上布滿寒霜。

    幾個突厥首領一見李承乾發怒,把之前禮部教導的禮節全部丟到九霄云外去了,慌忙俯伏在地向李世民行五體投地的大禮。

    可是李世民見此卻是面沉似水道:“太子不得無禮!”

    李承乾轉過身來,強忍怒氣對著高臺上的李世民躬身一禮道:“啟奏父皇這幾個夷狄首領不知禮數,兒臣特意教訓一二。”

    “太子殿下他們躬身為禮并無過錯。”中書舍人來濟陰沉著臉走出來道。

    李承乾聞言緩緩轉過身來鄙夷地看著來濟高聲厲喝道:“見君王躬身抱拳行禮,乃是我大唐高官之禮。你睜開眼睛看看他們哪里像是我大唐的高官?”

    這一年來李承乾光下令砍頭的人就有過萬之數,身上的殺伐之氣極重,當此之時一聲厲喝,直如虎嘯山林一般。

    把個來濟嚇得臉色一白,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太子殿下,這”

    “太子殿下‘入則華夏,出則夷狄’他們既然內附大唐就該以就大唐之人視之。”房玄齡不得不站出來。

    李承乾聞言眼里隱藏著怒火,冷冷地道:“梁國公你老糊涂了吧?”

    房玄齡一怔沒想到李承乾現在這么生猛了。

    “太子無禮,還不速速退下!”李世民趕緊出言壓制李承乾。

    今天的大典是李世民精心設計的,這輩子除了以后滅掉高句麗,他實在也看不到還有什么比這一次更高光的時刻了,豈能允許李承乾破壞?

    可是李承乾心里也著急,稍后還有大戲要唱,現在要是不能把華夷尊卑辯講清楚,稍后的戲怎么唱?

    李承乾頭也沒回直接懟李世民道:“父皇向來自稱能納諫,怎么兒臣還沒有說話父皇就命兒臣退下?”

    “你,你對大臣無禮!”李世民怒喝道。

    李承乾一指房玄齡大聲道:“是這個大臣無能。”

    下面無論是文臣武將聞言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沒聽錯吧?

    房玄齡無能?

    房玄齡聞言倒是依然淡定,李世民卻被氣笑了,笑罷看著李承乾冷冷道:“朕倒想聽聽房愛卿如何無能了?”

    說著真的坐回去等著李承乾的下文。

    李承乾見此正合心意,便定定地看著房玄齡道:“梁國公稱他們內附大唐,孤王當以大唐之人視之。”

    說著兩眼盯著房玄齡,上前一步大聲道:“我想問梁國公一句你何時把他們當成大唐人了?”

    房玄齡正要回答時,卻見李承乾又上前一步,一手指著地上趴的幾個突厥首領喝問道:“大唐人就穿成這個樣子嗎?”

    院里群臣聞言不由都看向趴在上的幾個突厥首領,心里覺得大唐人確實不應該穿成這樣,但是一想他們突厥人

    房玄齡到底是房玄齡,面對李承乾近乎強勢逼問,依然淡定地道:“太子殿下,他們雖然投降了大唐但到底是突厥人,當年陛下降旨‘順其風俗,完其部族’就是命他照以前一樣生活,并沒下令命他束發易服啊?”

    李承乾聞言冷笑一聲道:“哦!是這樣的?既然是父皇下旨順其風俗,你難道不知道他們拜見天可汗應該行五體朝地的俯伏大禮嗎?”

    房玄齡聞言立時語結,搞雙重標準哪有道理可講。

    “太子殿下,他們現在來朝拜我大唐皇帝陛下自然要行我大唐的禮。”來濟強辯道。

    李承乾聽了卻是冷笑一聲道:“來中書,既然朝拜我大唐皇帝陛下要行我大唐的禮,為什么不束發易服呢?

    不束發易服算行的哪門子的大唐的禮?”

    來濟聞言語塞。

    李承乾卻不放過他步步緊緊逼道:“這幾個人都是朝廷下旨加封的刺史難道沒有官服嗎?”

    “好啦!命他們下去換上官服再行朝拜就是了。”

    李世民見今日之事再糾纏下去只能攪了這一次朝拜大典,而且讓突厥人換上唐朝的官服朝拜,以后史官記下來也好聽。

    來濟聞言連忙命人帶這幾個突厥首領下去,然后又匆匆出去通知其他首領去換衣服。

    李承乾回身朝高臺上的李世民一拜道:“父皇圣明!不過兒臣還有幾句話要說。”

    “哼!”李世民聞言怒哼一聲扭過臉去,表示不想聽他說話。

    李承乾見此就當是李世民默認了,繼續在場間一邊緩緩走動一邊向眾道:“今日孤王非是有心攪了這場朝拜典禮,而是要向各位講清楚一點道理”

    在場的文武大臣不從未見有如此厚臉皮的人,一個個都十分驚訝地聽李承乾講。

    “到哪座山上就念哪種的經,在中國自然講仁德愛民,但是到夷狄之地就要行夷狄之規,不要弄些不合時宜的東西。”

    說到這一指房玄齡道:“就比如梁國公今日所行之事,跟一群披發左衽的夷狄講大唐的禮節,就是孔夫子復生也教化不了夷狄。”

    “太子殿下,還請慎言。”聽李承乾連孔圣人都拉出來鞭尸,楊弘禮站不住了。

    李承乾聞言回頭嚴肅地看著楊弘禮道:“怎么孤王講錯了?孔夫子周游列國沒有人用他,他怎么不去北方教化夷狄啊?”

    一群大臣無言以對,又個個臉色難看。

    高臺上的李世民也是面如鍋底,再次開口道:“太子退下!”

    李承乾正要說出重點,豈能退下。直接道:“兒臣的話還沒有說完呢。”

    然后又轉身對著楊弘禮道:“孔夫子從來都沒有說過周禮能教化蠻夷,他只說過管仲帶兵能打敗蠻夷。‘微管仲,吾其皆披發左衽矣。’

    這就是孔夫子的智慧所在,不像你們這些愚鈍之人,動不動就跟蠻夷講禮。”

    “咳咳”看著李承乾張牙舞爪李世民忍不住用咳嗽提醒他。

    在唐朝《孟子》還不流行,所以大臣們還不興死鴨子嘴硬式的詭辯,半個朝堂的文官聽了這話皆漲紅了臉,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現在也是這樣,大唐對薛延陀可是一向講禮,從來沒有在禮數上虧過他們,可是薛延陀上下在干什么?

    在伺機侵略大唐。”

    李承乾說到這里有些氣憤,看著房玄齡等人大聲質問道:“若非大唐勇士披堅執銳奮不顧身地與薛延陀死戰,你們還能站在這里跟漠北諸部講禮和仁義嗎?”

    這話是明確表示他對李世民和房玄齡處理漠北諸部的方式極度不滿。

    但是此刻無論李世民還是房玄齡都覺得李承乾太過張牙舞爪,說話做事都太過極端了。

    若非他是當朝皇太子,又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恐怕都要罵他腦殘了,哪有心思想他說的到底對不對。

    李承乾見他們都不說話,又轉身質問武將那邊道:“怎么你也認為應該跟漠北諸部講禮法嗎?”

    武將雖然心有不甘,但他們都是有身家的人,自然不敢這個時候站出來支持李承乾。

    高臺上的李世民看著李承乾說了半天沒有人附合心情大好。

    就在院里除了東宮諸將以外,其他人都以為李承乾孤立無援時,一個千牛衛突然喘噓噓地從外面跑進來大聲道:“啟奏陛下,靈州城外聚集了數萬將士要求見陛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深圳风采开奖数据 期货开户鑫东财配资 最大的合法配资平台 广西双彩基本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辽宁11选5走势 北京快3下载app下载 秒速赛车开奖直播 浙江20选5开奖软件 江苏快3开奖结果查询 10分快三计划预测 佳永配资APP下载 24码中特-精选24码 甘肃11选五500期 理财产品哪个好 有Tc三分赛车的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