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三百零一章 父子打擂(一)

    李思摩和劉仁軌回到靈州時,原來東宮借用靈州督都府的三萬人馬也由張士貴的派出的心腹將領帶了回來。

    經過幾次大戰當初借走的三萬兵馬如今包括傷者只剩下了二萬七千多人,還有兩千多人變成骨灰壇子。

    張士貴作為靈州督都府大督都為了獲得軍心,親自出城迎接這支得勝之師。

    張士貴和隨從親衛駐馬在靈州城外,遠遠地看見隊伍最前方是引靈幡和一車車寫著名字的骨灰壇子,張士貴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如果在戰場他看見死再多的人也不會心軟。可是此時看見那一車車骨灰壇子,再看看跟著骨灰車后面的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張士貴把他原來準備的在城外的一切表演都放棄了。

    默默地讓開道路讓那些骨灰車先進城。

    現在靈州內外駐扎著半個朝廷和十多萬大軍誰也沒有想到,這三萬大軍會這樣進城,很多正在休沐的將士聞訊都跑出來在站在大道兩旁觀看,有其他軍隊的將士看著這些這些標有名姓的骨灰壇子,想起自己戰死的袍澤不過是草草葬在荒郊野地,就忍不住痛哭流涕。

    也有一些人強忍著淚水四處打聽,這是哪支兵馬?

    主將是誰?

    又是誰下令給陣亡的將士們收尸的?

    隨著三萬大軍進城李承乾愛兵如子的名聲一日之間傳遍整個靈州城。

    靈州城是一個兵城,在這里的人即便不在軍籍也是與軍籍有關的人,李承乾真心對待陣亡的將士很多人立時對他好感大增敬若神明。

    李承乾之前說過的很多有利于軍士的話,起初只有跟著他打過仗的人才相信。沒有跟過李承乾的將士聽了這話不過一樂而已,過后誰也不相信朝廷會愿意出戰馬兵器的錢。

    府兵制也歷經幾個朝代近百年的時間了,很多將士家里都是世代當兵,對于能給將士多少好處心知肚明,但是自從看見那一壇壇陣亡將士的骨灰后,很多人開始對李承乾說的話有了信心。

    當日下午李承乾公開頒下諭令,要于五日后在靈州城北為此次滅薛延陀之戰陣亡的將士舉行安魂大會,介時皇太子會親自到場并致悼辭。

    此令一出立即轟動靈州城內外各處軍營,營里的將士無不稱頌李承乾圣明無雙。

    但是接了李承乾諭令的兵部尚書李世績卻苦笑不已,雖然一時想不明白李承乾現在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也知道此事不是他能做主的。

    皇太子親自到場致悼辭的規格之高幾乎同于國喪,李世績不敢做主只能去行在求見李世民,請李世民示下。

    李世績進了李世民的議事大廳行禮參拜,順手把李承乾的諭令遞上去。

    李世民接了諭令看一眼沒有說話,只是把諭令拿在手里來回的掂量,李世績看著大氣都不敢出。

    半晌,李世民抬起頭來看李世績淡淡地道:“懋功先坐下吧!”

    李世績找個席位坐下,李世民依舊不說話,大廳里安靜的可怕。

    不知過了多久,只聽上首的李世民幽幽地問道:“聽說現在靈州城的將士都把太子當做神明了?”

    李世績聞言頭皮發麻也只得答道:“太子殿下愛卒如子,自然深得軍心。”

    李世民點點頭,最后眼里露出決斷的神色,把手里諭令往下一放,看著李世績道:“朕對陣亡的將士也是和太子一樣的心懷悲悼之情,既然太子親致悼辭朕也要親自到場焚香致祭。”

    “臣遵旨!”李世績忙道。

    李世績知道這是李世民決定放下臉臉面跟李承乾打擂臺了,難怪李世民如此難以決定。

    李世績想到這里心里苦笑不已,害怕李世民再有什么吩咐,正要告退卻聽李世民幽幽地道:“張士貴早幾天就已經在辦理安魂大會了,你去找到張士貴再匯同幾個中書舍人好好辦理。”

    “臣遵旨!”李世績行禮告退。

    去找人的路上,李世績就想明白了,李世民一定在這些人中安排了人替他粉飾的人,到時候自己只出工不出說話任由他們辦理就是了。

    五天時間轉瞬而過,轉眼到了安魂大會的日子。

    安魂大會這日李世績一早就來到城北的會場,看著會場上的兩座高臺,李世績再次苦笑不已。

    李世民派遣中書舍人來濟在布置會場時給他造勢,所以正北方的李世民行焚香致祭禮的高臺,布置的十分大氣莊嚴上檔次,李世民的一應行止也處處顯示出他尊貴的身份。

    為了把規模搞大李世民還下旨命不但行在文武大臣和靈州城內外的將士們都要來參加安魂大會,就連已經來到靈州城的各羈縻州首領也要來參加。

    李承乾則直接派來許敬宗和王方翼直接在將士中間搭建一處相對簡陋的高臺。

    還在在高臺下埋入竹管,竹管向四面延伸每隔一段距離就豎起一根竹管,在豎起的竹管上面接一個喇叭狀的木盒子說是能擴音。

    可是李承乾與普能士卒離這么近,安全就是個大問題。

    后來還是張士貴提醒,把那些曾跟著李承乾出生入死的將士還有東宮六率的將士分列在李承乾所設的高臺四周,以便保護李承乾。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前來參加安魂大會的各部將士開始有序入場,接著是各羈縻州首領,再后面著是一些不得隨駕的官員。

    最后是李世民和李承乾一前一后各自擺開全副儀仗十分隆重地進入會場。

    華麗而龐大的隊儀仗隊伍讓普通的將士們看的目瞪口呆,而后面流程更是復雜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整會場近十萬人都看著身著袞服的李世民在禮官的唱贊聲中,在高臺上鄭重其事的地一項一項完成各種禮儀。

    下面的將士根本看不懂這些究竟代表著什么,但是這不防礙他們不明覺厲。在李世民致祭的兩刻鐘里整個會場都十分安靜,這讓李世民很是滿意。

    待李世民的一套禮儀完成一后,還有一大套繁鎖的招魂安魂儀式。

    等這套流程走完成太陽都已經偏西了,只聽負責主持今日祭典的禮官來濟大聲道:“最后有請太子殿下致向陣亡將士致悼辭。”

    李承乾在臺下早就等的耐煩了,尤其是他看見李世民的高臺前面擺放骨灰壇地方還有數十個和尚在念經。

    剛才李世民在北邊高臺上焚香時也不見這些和尚念經,可是那邊剛喊出由他致悼辭,這些和尚居然就敢大頌梵經。

    李承乾一身素服緊皺著眉頭緩緩走到設在將士們中間的那一處簡陋的小高臺上,看一眼那邊還在念經的和尚,戟指著那些和尚怒聲喝道:“把那些和尚給孤王叉出去!”

    聞言臺下之人無不大驚。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2020低价潜力股票推荐 天津11选五5一定牛 海南体彩飞鱼8选3 黑龙江省p62 股票推荐_天牛宝名气 陕西快乐十分历史数据 股票分析方法分为哪两大类 排列三魔图新版 焦作专业股票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规则 pk10玩法技巧 北京福彩网北京快乐8 吉林快三开奖和值走势 深圳风采开奖数据 股票配资门户中的股票认购合法吗 36选7好彩1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