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二百四十三章 被圍短松崗

    莽莽荒原上,寒風刺骨,厚厚的積雪都被凍住了,人和馬走上面硬邦邦的,但是非常滑的走不了幾步人就得摔一跤。

    李思摩帶著三萬突厥青壯艱難地向著薛延陀的駐地走去。

    此時的李思摩心情十分沉重。

    天可汗李世民為了李承乾御駕親征,拔灼之敗已經可以預見,若是讓天可汗知道是突厥泄漏消息給薛延陀的,致使拔灼圍困李承乾。

    真不知道天可汗還能不能容得下突厥殘部?

    不說天可汗就以李承乾的殺性

    李思摩每每想到此都后悔不已。

    現在他們只能祈盼盡快找到薛延陀一舉攻破,就算大唐容不下他們,他們也可以再代替薛延陀在漠北建立牙帳。

    但是現在正直隆冬,雖然沒有下雪,但是刺骨的寒風一刻也沒有停過,大軍一天只能走二十里路,如果再遠軍士就會被凍傷。

    李思摩騎在馬上,抬頭看看前面有一道山嶺,嶺長滿了筆直的大青松樹。

    李思摩仰頭看去見松林下面積雪稍薄,準備今晚就在此安營扎寨。

    “魯至,去四周看看,前面的松崗若沒有異常,今日我們就在這此安營。”李思摩疲憊地道。

    魯至看看前面的山坡,有些為難地道:“大汗,今天才走了十余里路”

    李思摩不耐煩擺擺手道:“快去吧,此地離夷男駐地不遠,我們必須保存體力免出現意外。”

    魯至點點頭,便帶著人艱難地走向遠處。

    康屈達驅馬往前走兩步,靠在李思摩身邊繼續向前走去。

    李思摩回頭看一眼這個昭武九姓的第一勇士,他發現年輕人也正在看他。

    李思摩扭回頭去淡淡地道:“突厥部的昭武姓以前只依附著強大的突厥王族做生意,而突厥王族則得到利潤。

    時至今日突厥王族已經沒落,你還追隨我是得不到什么好處的。”

    康屈達聞言淡淡一笑道:“昭武九姓行商天下,不過是一群飄泊無根的人,處處受人白眼。

    我們這一支受突王族那一族庇護才得以行商天下,現在突厥王族雖然沒落,至今依然有爭霸草原的本錢,只要這一次我們能夠滅了薛延陀的汗帳,漠北就是我們的。

    我昭武九姓若是現在棄大汗而去,天下雖大哪里又有容身之地?”

    李思摩聽了感慨地點點頭道:“是啊!你們這一支在突厥族中已經上百年了,由原來的唯利是圖的商人也變成了忠勇的戰士,若是此戰成功待到漠北,你們就是突厥一族的其他子民一樣。”

    康屈達聞言大喜,在馬抱拳道:“如此就多謝大汗了!”

    他們這一支昭武九姓做為突厥王族的奴仆已歷百年,奴性早就刻在了骨子里,此時聽見李思摩親口承諾讓他們這一支成為突厥的子民自是喜不自勝。

    李思摩與康屈達邊說邊走漸漸走近山崗,但是卻始終沒有看到魯至和手下的人,兩人心里都有了不祥的預感。

    康屈達心里一慌,忙對山崗大聲喊道:“屈啜律!屈啜律!”

    康屈達連喊了幾聲不見回應。

    李思摩立即警醒起來,眼光一凝,猛地勢拔出彎刀大聲道:“有敵襲,準備戰斗!”

    康屈達和他們身后的突厥勇士見狀都跟著拿起武器,警惕地看著四周。

    半晌,松林里響起一陣大笑越來越近。

    “哈哈哈”伴隨著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李思摩就看見從松林里轉出一群人來。

    這群人頭上都帶著厚厚的皮帽子,身上也穿著厚厚皮衣,手持弓箭,腰懸彎刀,一看就知道他們薛延陀本部的勇士。

    李思摩一看見山崗上閃出這么一群人,立即意識到了不好,回頭一看他的隊伍因為行軍拉的太長,還有很多人在兩里地外沒有跟上來。

    “哈哈哈,李思摩你這個叛主的野狗看看我是誰?”

    李思摩聞言憤怒扭頭一看,只見山崗上一個大漢摘去帽子露出一張長滿絡腮胡子的面孔,但那一雙眼睛卻十分的年輕。

    李思摩看見那雙眼睛就想起了來人是誰,咬著虐牙道:“突利設!”

    眼前薛延陀領兵的將領就是去長安替夷求親的突利設,李思摩知道突利設是夷男的侄子也是夷男的左膀右臂,他出現這里絕不是出來巡邏的。

    李思摩瞇起眼睛冷笑道:“哼哼,突利設本汗正要去取夷男首極獻給天可汗,沒想到你先來了,本汗就取了你的人頭再說。”

    說著李思摩提起掛在馬上的長槍似是要隨時出手,只有他身邊的康屈達知道,他如此做只是為了拖延時間,想等后面的將士跟上來。

    對面的突利設早已看出了他的目的,見狀哈哈大笑道:“老東西到了現在還裝腔做勢!”說著臉色一冷,大聲喝道:“放箭!”

    “嗖嗖嗖”

    一陣箭雨從天而降把李思摩等人都籠罩在箭雨之下,李思摩看見滿天箭雨猛提韁繩,戰馬“嘶律律”一聲長鳴,揚蹄奮力向著山崗沖上去。

    李思摩趴在馬背上提著長槍,兩只眼睛死死盯著山崗的突利設,身后的康屈達和他的親衛都急忙策馬跟上。

    突利設看見李思摩不顧一切地沖上來,冷笑一聲后退幾步,薛延陀的步卒立即補上來形成一個嚴密的軍陣。

    李思摩一沖上來立即就被軍陣所包圍,面對林立的長槍李思摩發起兇性,奮力揮起長槍。

    把手里的長槍舞得水潑不進,偶有空隙就如毒蛇一樣,刺進薛延陀步卒的咽喉,每一槍刺中都爆出一篷鮮血。

    康屈達號稱昭武九姓的第一勇士自然也有些勇武,手里的大槍耍起來一點也不比李思摩弱。

    李思摩身邊的親衛也都是突厥精銳,雖然薛延陀的步卒和弓箭手不斷地攻擊他們,但是一時之間也拿不下他們。

    一時間,雙方你沖我擋,殺聲震天。

    突利設站在高處看著李思摩等人在軍陣中左沖右突,嘴角帶著冷笑,李思摩等人現在雖然兇猛但是既然進了軍陣,那就別想走出去了。

    后面的突厥勇士,看見李思摩被困在薛延陀的軍陣里英勇殺敵,都急忙沖上來想要沖散薛延陀軍陣。

    突利設立即指揮弓箭手萬箭齊發,把后面的突厥勇士射退,然后看著李思摩等人在薛延陀軍陣里做困獸之斗-

    李承乾這次一讓老將丘行恭帶著程務挺做了前戰先鋒,蘇定方依然率領中軍。

    為了不擾到在靈州北部的突厥部里的昭武九姓定居點,李承乾的大軍一出山谷就直接往東走,好在這里是黃河沖積出來的河套平原,地勢平坦,而靈州都督府的里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广东11选5官网 2009年股票指数 甘肃快3什么时候开始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 三分pk拾官网 2019绩优蓝筹股排名 怏3北京 上证指数年线走势图 pk10赛车直播视频 单双中特期期公开 今日股票大盘点数 天津十一选五手机版 强哥幸运快三大小单双走势图 月总权重指数怎么算 电竞英雄时时乐稳赚方法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