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二百二十二章 盧湘的處置

    李承乾的車駕走到這群官員面前時稍一停頓,劉葵站在車邊大聲道:“太子殿下有旨,諸官平身,繼續趕路。”

    然后李承乾的車駕就從鄭賀等一行人頭邊走過去了。

    鄭賀等李承乾車駕過去才站起身,拍拍滿頭滿身的塵土正要上馬跟上李承乾的車駕,卻聽見身的芳池州都督府別駕盧湘怒聲道:“‘同子參乘,袁絲變色’連太史公刑余之人尚且以閹豎與人主同乘為丑,當今皇太子竟然與內侍同乘”

    盧湘是范陽盧氏嫡支子弟,貞觀二年十七歲時即舉明經科,李世民十分喜愛他所以還不到三十歲就提拔他為從四品的下督都府別駕,只是在北地幾年沒有功勛,所以也就沒有再得到提升的機會。

    盧湘平日里就十分看不起鄭賀的為人,鄭賀也因為自己出身不好沒有什么文化所以事事都遷就著盧湘,因此芳池州都督府很多事情都是由盧湘作主。

    盧湘對于剛才鄭賀看見李承乾的車駕老遠就下跪已經讓他十分的不滿,本以為李承乾會禮賢下士親自下車來攙起他們,沒想到李承乾連車都沒停過去了。

    所以聽出說話的人是個內侍時盧湘心里的火就不打一處來。

    若非是長史柳經及時拉住他,盧湘當場就要上前攔停李承乾車駕進諫。

    所謂的‘同子參乘,袁絲變色’語出司馬遷《報任安書》,是說從前漢文帝時宦官趙談與文帝同乘一輛車,袁盎看見了立即怒容滿面地上前進諫。

    這是把他自己比作了漢朝大臣袁盎。

    鄭賀聽見連忙回頭雙手亂搖道:“盧別駕慎言吶!”

    盧湘見鄭賀來勸越發大聲道:“就是陛下在此我盧湘也敢直諫,何況只一個太子?”

    鄭賀一見勸不住,還有東宮的騎士已經有人往這邊看,慌忙擺著手讓柳經把盧湘拉走。

    李承乾不知道后面發生的事情,車駕一直沒有停下,走到中午時鄭賀已經為他們準備好了午飯,李承乾的大軍也沒停下來吃。

    如此長時間的行軍就看出東宮六率平時訓練的好處了,在這樣炎熱的夏天,一天行軍三十里已經不容易了,按李承乾這樣的行軍速度一天完全可以走上五十里。

    騎馬跟在后面的鄭賀看著東宮六率這么趕路,將士們一點疲態都沒有,心里對李承乾不下車的那么一點點的不爽也沒就有了。

    大軍是按照李承乾要求申時準時到達的百泉縣城的,薛仁貴已經在城外搭建好了的營寨。

    李承乾的車駕直接就進了薛仁貴的大營。

    鄭賀為了巴結李承乾在城里什么酒宴歌舞美人都準備好,一見李承乾進了軍營忙也跟到軍營里求見。

    “鄭都督,太子殿下有令,今日趕路辛苦需要休息,一切接風之事全免。鄭都督出城迎接三十里也辛苦了,早點回去歇息吧!”

    劉葵在路就聽說鄭賀身邊有人對他有意見,自然不會對這伙人有什么好臉色,傳完話轉身就進了大帳。

    只留下鄭賀一行人站在大帳前發愣。

    鄭賀到了此時再遲頓也明白了,李承乾這是在給他臉色看。

    可是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哪里得罪了這位太子爺,只得怏怏地帶著芳池州都督府的文武官員回城。

    李承乾一進了中軍大帳略活動一下腿腳便把薛仁貴叫進去。

    “仁貴細封氏的情況,你對孤王細說說。”李承乾看著薛仁貴認真地道。

    “遵旨!”

    薛仁貴應一聲便開始講述,原來這一處細封氏只是黨項羌細封氏的一個小部落,全族男女老少總共有一萬多人,平常除了放牧也種些糧食,他們祖輩在百泉縣生活,到今天已經有一百多年了。

    這里的野利氏是前隋大業末年才遷來此地,但是因為野利氏人多勢眾,朝廷就下旨芳池州的黨項羌人悉由野利氏管束。

    近些年野利氏替征收稅賦時,年年都會多收此地各部羌人的牛馬。

    他們向芳池州都督府申說,都督府只說這是黨項羌人之事由野利氏管,然后野利氏就會變本加厲。

    因此與細封氏一樣在百泉縣生活百余年的費聽氏和米擒氏羌人都遷往更北邊去了。

    如今百泉縣境內除細封氏,其他小部族的羌人都已經投靠野利氏了。

    這幾天李承乾也了解一些黨項羌的情況。羌族是一個從漢朝就跟中國打交道民族,接觸漢文化較早也沒有自己的文字,所以他們漢化的程度也比較好的。

    就李承乾所見這些人雖然放牧但也都是建房定居,即便是同姓各部族之間也是互不統屬,野利氏、細封氏在大唐的北方邊地都有很多同姓的部落,都是各過各的。

    朝廷完全可以把他們當成普成百姓直接管束,而不是像現在把根本就不相統屬的小部族交給大部族代管,反而培養了地方勢力。

    當然在西邊的拓拔氏(也就是后來西夏李氏的先祖)因為跟吐谷渾走的比較近,全族比較團結是一個二三十萬人的大部族。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具備統一羌族建立國家的條件,是后來唐朝朝廷不斷地對他們進行加封,才給了他們占領和管理西北地區的權威的。

    這事既然被李承乾遇上自然不會再給他們留下建國的基礎。

    李承乾基本了解了情況便和薛仁貴一起出去巡營,等待早上就已經進城求見芳池州都督的細封朱覺。

    細封朱覺今年二十出頭,剛剛接任了細封氏族長之位,但如果從外表看說他四十也有人相信。

    細封朱覺面相如此著急除西北的風霜外,還有就是他梗直忠厚的性子也功勞不小。

    七天前野利氏突然派人搶了他們正在放牧的牛羊,很多族人懼怕野利氏讓他托人給野利氏送些禮物,用部族里的馬匹把被野利氏搶走的牛羊換回來。

    但是梗直的細封朱覺認為野利氏能動手搶了他們的牛羊也能動手搶他們的馬匹,為什么要同意交換呢?

    所以細封氏必須得告訴野利氏我有實力讓你不能搶我的牛羊。

    于是細封朱覺派他弟弟和幾個族里的老人帶著部族里的所有的馬匹躲到離此地百里外的草原上,他自己則帶著族中的青壯來向野利氏展示細封氏的實力。

    后來敗退遇上薛仁貴,細封朱覺一見薛仁貴帶的兵穿都是他在長安城見過的精良鎧甲,便認定這是一個能幫他們的人,于是便聽從薛仁貴的安排來百泉縣城求見鄭賀。

    可是今天整個芳池州都督府的文武官員都要出城去迎接李承乾,誰有工夫管他的閑事,

    于是細封朱覺就帶著幾個從人在烈日炎炎的都督府門前坐了大半天,直到申時后才看見鄭賀一行人垂頭喪氣地回來。

    細封朱覺看見鄭賀等下馬,連忙起身讓到一邊,等他們下了馬才上前躬身抱拳道:“小人細封氏首領參見都督大人。”

    “嗯?”

    鄭賀站住腳陰沉著臉斜他一眼。

    細封朱覺一怔不知該怎么說話了,還好他旁邊的隨從機靈忙賠著笑臉道:“督都大人我們是被野利氏欺負的沒法活了,來求都督大人主持公道的。”

    鄭賀聞言臉上神色一冷繼續往前走,一邊走一邊淡淡地道:“此事盧別駕給問問。”

    細封朱覺雖然見鄭賀態度冷淡但是到底給安排了人來處理,便連忙朝著他們的背影不斷地躬身作輯。

    都督府的門房看了兩眼一翻,心道:哪有這樣行禮的,真是個蠻夷村夫。

    待他們走遠,細封朱覺才想起來要去找盧別駕,忙走到門房面前拿出一塊小羊脂玉石遞過去,賠著笑臉抱拳道:“敢問這位官爺,那位盧別駕盧大人在哪里。”

    門房接了他的羊脂玉,在手里掂了掂,也不與他們說話,只是對著盧湘的公事房指指,讓他們自己進去。

    細封朱覺見此忙帶著人進去,此時盧湘正為著李承乾的事生氣,哪有工夫理會鄭賀的安排,見他們進來便冷著臉道:“混帳東西竟然告本族的首領來,來人把他們拿了送給野利氏處置。”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腾讯分分彩开奖统计 台湾宾果28开奖同步 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 甘肃快3走势图今天 内蒙古快3今天中奖号码 3d开奖号走势图 浪潮信息股票分析预测 江苏快三计划 极速赛车预测APP 黑龙江体彩11选五一定牛 中国体育彩票领奖流程 泳坛夺金怎么玩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查 481泳坛夺金玩法 股票指数买10股多少钱么计算的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