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二百零九章 李世民知錯

    李承乾早料到李世民會發怒,而且極有可能要揍他,根據以往經驗只要李承乾一逃跑,在東宮躲上幾天事情也就過去了。

    可是這一次李承乾失算了,今天他被請進甘露殿時東宮的內侍一個都沒讓跟進來,他拄個拐杖逃起命來搖搖擺擺的沒摔倒就不錯了。

    李世民手提著紫檀木的鎮紙走起路來呼呼風響,三兩步就追上李承乾。

    一手拿著鎮紙一手提著李承乾袍子的后領,直接把李承乾給提溜回去了。

    李承乾見此急忙道:“父皇,不教而誅是為謔啊”

    李承乾被李世民扔在了地上,李承乾知道現在逃不了,索趴在地不動彈。

    李世民瞪圓了兩只眼睛,看著趴在地上的李承乾,胸口起伏,呼呼喘氣,半晌見李承乾還不動彈,怒聲道:“想在地上趴一輩子是吧?”

    說著也不待李承乾反應,上前一步彎腰就給李承乾屁股上一下子。

    “砰!”

    “啊”

    “哼!”

    李承乾只覺得屁股上猛地一疼忍不住再次呼痛,隨即覺得這樣叫太丟人了,便強忍痛楚冷哼一聲,以示硬氣。

    李世民聽見真是火冒三丈,冷聲道:“還不服氣!”

    說著就要上前再給李承乾一下子,只是他一抬腿拿著紫檀鎮紙的胳膊就被人抱住了,李世民低頭一看抱住他的不是別人正他最小的嫡女晉陽公主。

    看著晉陽公主兩只大眼睛水汪汪地看著他,李世民心里一軟便把紫檀木鎮紙扔在地上,悶哼一聲走回寶座坐下。

    當李承乾被晉陽公主和殿里的內侍扶起來的時候,看著晉陽公主關心的眼神,忍著疼痛露出一個溫暖的微笑。

    然后轉頭冷冷看著李世民負氣地問道:“不知道兒臣哪里做錯了,竟惹得父皇如此盛怒?”

    李世民此時被氣的怒火中燒,被李承乾一問直接怒聲道:“逆子還敢嘴硬,朕且問你,你為什么要下令在靈州見夷男(薛延陀真珠可汗)你是不是想勾結外藩。”

    李承乾聞言依舊怒氣沖沖道:“是父皇讓兒臣出手破壞大唐與薛延陀聯姻的,怎么反來責打兒臣?”

    這是李承乾早就準備好的說辭,此時剛被李世民打了說出來間然有種理直氣的感覺。

    李世民看看李承乾那賭氣的神色和幽怨的眼神,冷哼一聲道:“朕讓你廢了這樁事,有讓你下令在靈州見夷男了嗎?

    你有什么能耐竟然要讓夷男來靈州朝見你?

    你是他的對手嗎?”

    李承乾聞言開始懷疑李世民的政治智商了,他沒有想過夷男不敢來嗎?

    李承乾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李世民道:“難道父皇真以為夷男敢來靈州嗎?”

    李世民聞言一怔,他聽說李承乾的命令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兩件事,一是李承乾不夷男的對手李承乾會有危險。

    二是夷男來朝見了李承乾把他置于何地?

    至于李承乾會不會勾結薛延陀,雖然李世民一開口就這么問了,但這一點卻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

    因為以現在大唐的強大李承乾就算勾結了薛延陀對他也沒有任何威脅。

    此時被李承乾提醒夷男可能不會來靈州,李世民心里一動覺得這是極有可能出現的事情。

    想了想李世民在心里點頭,然后冷哼一聲道:“若是夷男來了呢?”

    “夷男若是前來了大唐就可出兵滅了薛延陀了。”李承乾直接道。

    李世民立即道:“你就如此不講信義?”

    李承乾聞言心里冒火:若是你講信義還要老子出面悔了這樁婚事嗎?

    但是這話不能說出來,李承乾只能道:“所以此事只有兒臣去做啊?”

    這是在提醒李世民我這是替你做的。

    李世民眼睛瞇了瞇道:“你也不能做,若是夷男敢來就讓李思摩他們在路上出手。”

    李承乾見成功地把李世民注意力引到了一邊,忙道:“兒臣不去靈州怕夷男不來。”

    李世民一聽這話立即又變了臉色,黑著臉問道:“你是不是很想出去?”

    李承乾聞言一怔,還沒有說話,就聽李世民接著道:“你是不是覺得你的本事大了?”

    李承乾忙大聲道:“沒有的事,這不是父皇您的意思嗎?”

    李世民聞言不為所動直接問道:“你為何不上書讓朕去靈州,讓夷男來靈州朝見朕?”

    李承乾聽李世民問這個心里有數,李世民骨子里還是一個好戰份子,聽說可以滅了薛延陀立即就想親身前往。

    李承乾聞言負氣道:“若是父皇去了夷男還敢來嗎?

    兒臣先去靈州,若是夷從薛延陀出發,兒臣自然飛鴿傳書給父皇,父皇帶著大軍前去接應才是正理。

    若是夷男不敢來,大唐與薛延陀的婚事自此作廢,兒臣去邊境走一趟也不會有什么危險。”

    聽李承乾說完李世民覺得如此安排也不錯,夷男若來他親自出手,夷男不來讓李承乾去靈州一趟耀武揚威一圈也很好。

    安排的不錯,然后

    李世民看著李承乾那負氣的小眼神,半晌把臉轉向旁怒聲道:“既然都安排好了,那你就去準備吧

    這一次朕就只教訓你個自作主張,看你下回還敢不敢。”

    什么?

    打了人就想這么算了?

    李承乾瞪大了眼睛看著李世民的側臉,很想轉過去好好看看他此時的臉色。

    他剛一想動就覺得胳膊上一緊,回頭一看晉陽公主雙手緊緊地抱著他的胳膊不讓他過去。

    李承乾看著晉陽人公主兩眼緊張看著他,生怕他再惹的李世民發怒,一時間竟被這個小人感動了。便不再想著找李世民算賬,而是想著怎么收拾突厥那些人,便向李世民道:“父皇想讓李思摩在路上偷襲夷男,李思摩能為大唐所用嗎?

    他似乎還有別的心思。”

    李世民聽見李承乾和他說起正事,便轉過身來看著李承乾語重心長地道:“人誰無私?

    他有些小心思再正常不過了。”

    說著臉色一冷瞇了瞇眼睛道:“可是李思魔和突厥一族若是敢在這件事情上耍滑頭,那就隨你處置。”

    李承乾聞言心里一驚,原來李世民早就知道李思摩的小心思,只是不在意而已。

    李承乾被內侍扶著出了甘露殿,東宮跟來的內侍忙上前接過來,李承乾擺擺手自己柱著拐杖一步步走下了丹陛。

    晉陽公主看見李承乾沒事露出笑臉道:“大哥剛才果然是裝的,我就知道父皇不會真的對大哥下狠手的。”

    李承乾聞言臉上露難受的表情沒好氣地道:“誰說的?大哥現在屁股還疼呢。”

    晉陽公主見此左右看看,身邊的內侍都忙退出五六步遠,晉陽公主才低聲道:“大哥不要抱怨了,父皇剛才已經知道錯了,大哥沒有看見父皇看見你被扶著出來,眼圈都紅了?”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贵州快三今天的开奖结 玩真钱的麻将叫什么 幸运飞艇精准选号计划 鸿运信投配资 陕西快乐10分一定牛 陕西11选5最大遗漏 山东11运夺金开奖结果在线 山东十一选开奖结果图 福建快3开奖号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下注 kfc极速飞艇公式 有哪些比较好的配资公司 江苏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四川配资公司 河北十一选五 一定牛 体彩飞鱼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