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二百零七章 契苾何力進京

    李世民的車駕走過最后一處陣列,回過頭來往承天門走時看見太子儀仗后面的東宮六率整齊的步伐時,除了感嘆于東宮諸率的刻苦訓練,剩下的就是對李承乾的恨鐵不鋼了。

    暗罵一聲,真是狗肚子里盛不了四兩香油的貨,不就是有幾個出彩的武將嗎?

    老子

    李世民雖然對李承乾行事十分惱火,不過在他看來這事也就李承乾在向他炫耀,小孩子的玩意生氣有限。

    可是這事對于此刻正列陣在安福門前的大唐諸衛來說,就不是怨東宮耀武揚威那么簡單了,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擺在了他們面前,他們怎么從承天前走過去?

    因為發現在自己怎么走都將被眼前的東宮諸衛比下,這些將軍自然更恨東宮諸將

    一場檢閱下來東宮六率僅是跟著李承乾走了一圈,卻收獲了無數的羨慕嫉妒恨。

    當然也有一些人有不一樣的感受,這些人就是被大唐請來觀禮的各藩邦蠻夷的使者。

    大唐向來以步足戰勝北方游牧民族的騎兵。

    比如貞觀十年時李世績在漠南與薛延陀那一場大戰,大唐的騎兵與薛延陀一接觸就敗了,李世績就下令下馬步戰,結果一戰而勝。

    所以才有了李世民自豪地說:現在大唐一千步卒勝過夷狄數萬,我為什么要跟他們講道?

    那些士卒還只是普通的大唐士卒,與今天這幾千東宮六率的精兵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以后各部還有活路嗎?

    看著藩邦使者那邊氣氛低迷,許敬宗悄悄地對諸遂良道:“看見沒有還是太子殿下手段高明,這一招不戰而屈人之兵,真是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諸遂良聞言往諸藩邦使者那邊看一眼,然后微微一笑道:“藩邦小國算什么,今日東宮六率一出也讓朝中一些人老實一些,少想一些無君無父的主意,朝堂安寧天下自然太平。”

    站在他旁邊的張成行聞言忙道:“正是這話,這兩年鬧出這么多事不就是因為”

    他說到這里及時住口,但是眾人都知道他想說什么。

    無非是李承乾傷足無法領兵,讓一些人生出不該有的心思

    很快李世民的車駕又回到承天門前,李世民上了承天門樓楊師道帶領著眾臣向他行禮,李世民淡淡擺擺手道:“眾卿平身!”

    楊師道忙上前一步道:“陛下不必動怒,且看一眼那藩邦蠻夷的臉色!”

    李世民聞言往那邊看一眼,雖然離得有些遠但也能看出一眾藩邦使者的情緒不高,冷哼一聲看著楊師道道:“楊卿家早就知道承乾要做什么?”

    楊師道聞言苦笑一聲道:“臣若是早就知道太子殿下要做什么能不勸諫嗎?

    是趙節剛剛來告訴老臣的,說是太子殿下只是想把東宮六率在諸藩邦使者面前顯示一下威風。”

    李世民聞言眉頭一擰道:“他非要把東宮六率在諸藩邦面前展示出來做什么?”

    楊師道聞言一怔,忙道:“這個臣就不知道了!”

    李世民抬起手指著十分無奈指著楊師道,正想提醒他以后少摻和李承乾的事,卻見李道宗匆匆走來。

    便擺擺手道:“且不管他,今日朕還有要事。”說罷便招手讓李道宗走近前來。

    李世民與眾臣走進承天門樓上殿廳里,商量接下來要詔告天下大唐與薛延陀和親的事情。

    李承乾也來到承天門樓上,東宮諸臣迎著他,把他引到離李世民較遠的地方先坐下歇息。

    李承乾一坐下四下一看道:“請衛國公來。”然后往各藩邦使者那邊看一眼,問眾臣道:“哪一個是薛延陀的求婚使?”

    “回太子殿下,薛延陀求婚使正在殿里朝見陛下。”許敬宗忙道。

    李承乾回頭看一眼城樓上的殿宇,便問道:“剛才薛延陀求婚使的臉色怎么樣?”

    “哈哈,東宮六率一出天下精兵失色,薛延陀使者臉色能好看嗎?”說話的卻是走到李承乾面前的衛國公李靖。

    李承乾抬頭看一眼白須白發的李靖發現他臉色紅潤精神抖擻,比上一次見他時更顯得仙風道骨了。

    李靖見李承乾抬頭看他,忙躬身行禮道:“臣李靖參見太子殿下!一時失禮還請太子殿下恕臣狂悖。”

    李承乾起身把他扶起道:“衛國公不必多禮。”

    待李靖起身李承乾便回身坐下,含笑問道:“軍政學院現在怎么樣了?”

    李靖亦含笑道:“有太子殿下親自過問,軍政學院一切順利,只等秋季招生了。”

    李承乾正要說話看見李世績也上了承天門樓,忙示意身邊的劉葵去把他也請過來。

    李世績一臉苦笑來到李承乾面前,向李承乾行禮后就站在那里等李承乾開口說話。

    李承乾淡淡開口道:“衛國公、英國公二位都是我大唐軍中的柱石。”

    李靖和李世績忙不道:“不敢!不敢”

    李承乾知道他們擔心李世民吃味也不理會,擺擺手打斷他們道:“剛才東宮六率從承天門前走過去,二位覺得如何?”

    李靖聞言笑呵呵地道:“老臣剛才就說了,那是天下有數的精兵。”然后回頭對一臉苦笑的李世績道:“你沒有看見各藩蠻夷使者的臉色,真是比打了一場勝仗還痛快。”

    李世績聞言點點頭苦笑稍微收斂一些,鄭重地道:“太子殿下親自訓練出來東宮六率自然是強軍中的強軍。”

    “既然如此,兵部就下令天下軍府和各衛駐兵都按東宮的練兵之法訓練士卒可好?”李承乾趁熱打鐵道。

    李世績聞言有些為難地道:“臣自然是愿意的,只是,太子殿下,下面幾位將想要等陛下降了與薛延陀的和親詔書后諸衛軍馬再各自回營。”

    李承乾想了一下,明白了李世績的意思,眼神變得嚴厲起來沉聲問道:“他們不敢從承天門前走過去了?”

    李世績嘆口氣道:“正是此意。”

    見李世績確認了,李承乾直接道:“你不用去見陛下了,直接告訴他們知恥而后勇,讓他們按照原來的安排從承天門前走過去。接下來好好訓練,等明年朝廷正式軍演時再與東宮諸衛比一比。”

    李世績還沒有開口,就聽見李靖直接道:“太子殿下說的是,我大唐諸衛豈能因為看見東宮六率,連路都不敢走了?

    那讓藩邦蠻夷怎么看我們?”

    李靖這話說鄭地有聲,顯示出大唐一代軍神的威風。

    李世績臉色十分尷尬,他來見李世民的意思本來不想讓大唐諸衛在文武百官和藩邦使者面前丟這么大的人,沒有想到李承乾直接說出來更深一層的原因。

    再經李靖一點撥也明白過來,李承乾把東六宮拉出來就是用來跟諸衛對比的,給諸衛訓練的壓力,如果諸衛不從承天門前走一遍,怎么能達到李承乾所說的‘知恥而后勇’?

    李世績想到此忙躬身朝李承乾行禮道:“臣明白了,這就下去安排。”

    “去吧!”

    李承乾回過頭來看著李靖道:“衛國公軍政學院秋季招收學生后,也要按東宮的訓練方法訓練。”

    “臣遵旨!”

    自承天門前大演武的第二天開始在長安城的各衛丘馬都開始加緊訓練,兵部也頒布了大唐各處府兵訓練規定。

    一時間東宮六率訓練出來的強軍成了全大唐以及所有大唐附近小部落討論的話題。

    李承乾理所當然地成這一切的話題的中心。

    可是此時李承乾卻一點也不關注這些事,他一直在等待契苾何力回長安來,因為只有他對薛延陀有足夠的了解,可以勸李世民放棄與薛延陀和親的念頭。

    這日李承乾正領著太子妃蘇氏和良娣王氏在承恩殿里看戲,劉葵悄悄走進來,在李承乾身邊低聲道:“回太子殿下,契苾何力進長安了。”

    “把他召東宮來!”李承乾淡淡地吩咐道。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不自己炒股 吉林快体彩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选号公式秘诀 湖北11选五推荐码 黄大仙精选一肖一码大中特 黑龙江正好网11选五 浙江雷曼期货配资公司 青海快3012路走势图 上证指数走势图大盘指数 福建快三和值走势图表 意胜配资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今日河南泳坛夺金 云南11选5口诀 一分彩技巧 河北省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