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一百六十六章 李承乾的威脅

    諸遂良一聲質問現場一片安靜,一陣微風吹過,除了偶爾有戰馬打個響鼻,再其它無聲音。

    李世民要廢李承乾的理由并不牽強,但是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

    比如李承乾跟他爭權,比如他更喜歡李治,比如他的治國理念與李承乾不同

    至于長孫無忌給他找那些理由,當然只是表面上的,看似他被長孫無忌所利用,其實只能說長孫無忌最了解他。

    這跟歷史上是一致的,歷史上李承乾被逼謀反后,李世民原本打算立李泰為太子,是長孫無忌第一次改變了他的想法讓他立了李治。當李世民感覺李治過于仁弱想立改立李恪為太子時,長孫無忌第二次改變了他的想法,不但保住的李治,還讓李恪外出就藩。

    但是現在直面李承乾時,李世民又不愿意把他這些私心說出來,所以他只能保持沉默。

    看現場沉默了一會兒,程名振提著戰馬從后頭走出來,跳下戰馬對諸遂良道:“諸大學士你別錯怪了陛下,這一切都是長孫國舅挑撥出來的。”

    程名振是軍事大家,而且一輩子打的都是以少勝多的仗,對于形式的分析向來精準。

    他知道此時雖然李承乾占著上風,但也不能把李世民逼急了,這個鍋只能讓長孫無忌來背。

    只是諸遂良向來剛直,聞言依舊道:“雖然長孫國舅心懷叵測,但陛下亦當遠小人親賢臣,怎么能聽長孫國舅的一面之辭?”

    李世民聞言幾乎被氣炸,但是他到底是被魏征魔練出來的人,聞言依舊陰沉著臉不說話。

    這一刻李世民出奇的冷靜,他知道此時說都不好,如果他把長孫無忌賣了,以后廢李承乾更麻煩,不賣長孫無忌他這會兒又廢不掉李承乾。

    所以他只等長孫無忌自己出來說話,到時候無論是勝是敗他都能居中調節。

    當然以長孫無忌的聰明,他也看清了眼下的局勢,面無表情地提著戰馬走出來看也不看諸遂良一眼,直接對李承乾道:“太子,你為了收買人心,苛待關中士紳,就算你用邪術能嚇得住這些將士,難道你也能用邪術嚇住天下人嗎?

    臣是為大唐江山和天下黎民才上言陛下廢除你的太子”

    “誰說太子不得士紳之心的,臣這里有咸陽幾十個士紳聯名上疏情愿把咸陽當地的佃租降低到三成。”朱成說著從許敬宗身后走出來,手里舉著一份奏疏。

    眾人聞言都朝朱成看過來,尤其是李世民這兩天因為降佃租的事傷透了腦筋,最后還是長孫無忌答應他廢了李承乾后,長孫無忌會親自去勸百官和長安士紳同意把佃租降到四成五。

    現在居然有咸陽士紳上疏情愿降到三成,顯然是東宮在下面做了事情。

    看見李世民心動李道宗忙下馬上前接了朱成手里的奏疏呈給李世民看,李世民接過一看忍不住點頭贊嘆。

    長孫無忌在一旁看的心里涼了半截,忙大聲道:“陛下不要相信他們,這定是他們使了什么手段威逼著咸陽士紳答應的,如此做法不得人心,長安城的百官和士紳是絕不會答應的。別忘了因為太子的魯莽現在還有幾百官員站在兩儀門前,不肯回去辦理公務,陛下就算是強行降旨也沒有人去執行”

    “長孫國舅,無人可用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太子殿下今日親自在嘉德殿主持考試,這是本官選定的三百個優異士子的試卷在此。”諸遂良說著再次托起手里考生的試卷。

    “如果這些人還不夠,東宮里還有幾百個前些年考明經科進士科的士子,他們之前沒有得官職,現在都可以立即上任。”李承乾淡淡地道。

    李世民聽了臉色變得陰沉不定,就他本心而言他對于這一次站在兩儀門前的幾個年輕百官員十分不滿,但是讓他把這些人都換成李承乾的人

    李承乾見李世民一直不說話,心里有些不屑道:“父皇您是皇帝,這些事您總是要說話的,你不能以為總不說話這些事情就解決了吧?”

    李世民再次被李承乾不留余諷刺,實在忍無可忍,用馬鞭指著遠處的木塔大聲怒斥道:“你告訴朕,你那里弄得到底是什么?

    是不是邪魔外道?”

    李承乾聞言淡定地道:“不是,那是用幾種極為普通原料配制的火藥,這種方子是道家煉丹時誤合出來的,兒臣只不過改變一下比例而已,有了配方任何人都可以配制使用。”

    李承乾的聲音不大,現場能聽見他說話的人無不屏氣凝神聽他說話,及聽到任何人只要有配方都可以配制使用,眾人的呼吸不由都粗重起來。

    長孫無忌聽到這里不由問道:“那配方是什么?”

    李承乾抬頭看一眼長孫無忌,反問道:“怎么你也想知道配方,想要配制火藥?”

    長孫無忌聞言立即意識到自己的失言,因為李世民看向他的眼神也不善起來。

    李世民看一眼遠處木塔還有木塔下面的人問道:“都有誰知道配方?”

    李承乾見問道:“除了兒臣東宮里也就是裴行儉知道,至于制作的工匠自有薛仁貴監管。”

    李世民聞言沒有說話,只是眼神十分犀利地盯著李承乾看,李承乾知道李世民是想讓他把火藥的配方交給他,只是此時怎么可能?

    所以李承乾對于李世民的越來越森然的目光只作未覺,李世民看了半晌見沒有用,便重重地哼一聲道:“那些大雄寶殿也是你炸的?”

    “不是,和尚是遭了天遣,兒臣只是順應天命讓他們在那邊做苦力而已。”李承乾嘴硬道。

    李世民聞言冷哼一聲不再看李承乾。

    “陛下既然太子殿下沒有過錯,還請重懲包藏禍心的長孫無忌。”諸遂良再次開口道。

    李世民聞言臉色變了變沒有吭聲,一眾東宮心腹也都躬身道:“請陛下重懲包藏禍心的長孫無忌。”

    李世民見此依舊陰沉著臉不說話,他實在不愿意親自下旨處罰長無忌。

    李承乾見李世民仍然不為所動,便也躬身朗聲道:“父皇為了朝廷安穩、關中安穩、大唐安穩請賜死長孫無忌。”

    李世民聞言冷哼一聲道:“大唐有朕在安穩的很!”

    “父皇此言差矣,長孫無忌包藏禍心結黨營私挑動朝廷黨爭,就算兒臣放過他,他和他的黨羽會善罷干休嗎?

    兒臣也不能等他們再害兒臣一次吧,而且這里面還牽涉到關中佃租降低的事情,關中士紳以他為首,這些人必然要繼續與兒臣為難。

    兒臣雖然無能但也頗受百姓愛戴,若是百姓知道他們如此陷害兒臣,一怒之下沖進他們家里,恐怕長安城要血流成河了。”

    “你!”

    這赤裸裸的威脅,李世民如何能受得了,可他剛想發怒,就已經被剛才在一旁看戲的高仕廉等人攔住了,因為根據李承乾以往的行事,他說這話真的有可能會實現,到時候恐怕李承乾不反也要反了,而且無論成敗史書上都會記載是李世民逼反的李承乾。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香港最准单双 广东11选5免费人工计划 盈牛配资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k 炒股入门与技巧在线阅读 秒速快3彩票网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追号技巧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江苏快3彩票软件下载 股票融资公司指哪些 青海快三开奖号码 甘肃快3怎么看直播 吉林新快三直播开奖走势图 的理财产品能买吗 一肖中特免费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