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一百五十一章 桃園救美

    “就是本公子自己知道路!”杜荷見李承乾開口了,便當先領路而去。

    圓測和尚和一眾寺里的和尚都被李承乾帶來的便裝護衛攔在這里跟不上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李承乾一行人往桃園里去。

    “太子殿下怎么就這么放過那個禿驢?”才走出幾十步遠趙節就忍不住問道。

    李承乾聞言一邊走一邊冷笑道:“誰說要放過他們了,不過是老禿驢大概猜出了我的身份不敢開口講經了,我要就這么罵他一頓也有失我的身份。

    所以我想既然他們總是拿地獄嚇唬人,我也嚇唬嚇唬他們讓他們遭雷擊。”

    走在旁邊的薛仁貴和趙節杜荷等知道內情的人聞言都是心里一寒,暗想太子殿下終于要用那樣神物了。

    商量定了怎么對付禿驢后,幾人真的賞起桃花來了,這大興善寺里的桃花在長安城是十分出名的,往年這個時候園里都是游人如織。

    很多貴公子都攜妓前來,賞花、作詩、飲酒往往還能傳出些風流韻事

    今年因為圓測和尚在前面講經,很多人進寺也都在前面聽經沒有到后園里來,所以李承乾走進來時園里十分安靜。

    一行人看著如火一般盛開的桃花說說笑笑,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園子深處。

    “前面竹林里有一座亭子,往年亭子里都有幾個小和尚煮茶,咱們進去喝一杯茶,再請太子殿下寫一首桃花詩幾位以為如何?”杜荷指著前方道。

    “好!”眾人也都十分湊趣。

    一群人一邊說一邊走很快就看見杜荷說的亭子伸出竹叢的飛角。

    王方翼知道薛仁貴和程務挺要寸步不離地保護著李承乾,所以很有眼色地帶著兩個護衛快步上前去查看亭子里是否安全,清理無關人等。

    其他人則隨著李承乾在后面慢慢走著,眾人正走著突然聽見亭子那邊有女子呼救的聲音,緊接著聽見王方翼怒喊道:“好賊禿!”

    “砰!砰!”

    “啊!”

    眾人聞言一驚,薛一個箭步上前把李承乾護在身后,而程務挺則轉身向后,背靠著李承乾防護他的后面,其他護衛也都按著平時訓練的方位站好向四周查看。

    眾護衛這么如臨大敵地查看了半天,除了王方翼去的亭子那邊有呼痛的聲音,其他方向一點動靜都沒有。

    李承乾正要派人去支援王方翼,就見王方翼拖著一個和尚走在前面,后面一個護衛也拖著一個和尚,再后面是兩個垂髫年紀的小姑娘相互扶著跌跌撞撞地跟著他們,走在最后面的是保護她們的是另一個東宮護衛。

    “王方翼這小子什么運氣啊!探個路還讓他英雄救美了。”杜荷不無羨慕地道。

    眾人知道沒事便放松下來等他們過來,及他們走近眾人看見被王方翼拖著的和尚竟然是花白胡子的老和尚,都忍不住怒罵道:“老禿驢!”

    “王方翼這是怎么回事?”李承乾看著他救的那兩小女孩問道。

    王方翼忙把手里的和尚慣在地上,紅著眼睛對李承乾道:“啟稟太子殿下這是家妹葉丹,今日她隨她母親來寺里進香,帶著丫頭到這里賞花,不想這淫僧見色起意,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要欺侮她們,幸得為臣及時趕到才打了淫僧救了她們。

    請太子殿下下旨讓臣搗了這個**。”

    王方翼說著竟然雙膝跪下懇求李承乾下旨,李承乾上前走兩步把王方翼扶起,撫摸著他的肩膀道:“你我是表兄弟,你妹妹也跟我妹妹是一樣的,這個虧咱們當然不能吃。”

    王方翼聞言激動地點點頭,李承乾溫和一笑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不要激動,然后接著道:“不過要收拾這幫禿驢還不到時候,只要過了今天晚上,我就讓你親自帶人來抓這里的和尚,你要是放跑一個我可饒不了你。”

    “太子殿下”王方翼聞言一急想要說什么被李承乾伸手攔住,對他道:“今晚你和仁貴來此,就知道了。”

    王方翼聞言忙轉頭看向薛仁貴,李承乾則抬頭看看桃園外面高大的殿堂道:“這里建的不錯別都被雷擊了,以后把佛像拆了還可以在這里建一處書院。”

    “臣遵旨!”

    “雷擊?”王方翼的妹妹睜著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著李承乾。

    李承乾也不禁再次看過去,這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長的十分漂亮給他的感覺猶如出水芙蓉一般清爽。

    李承乾剛才好不容易才移開眼睛,這一聽她說話立即又把眼睛粘到她身上去了。

    “葉丹還不快見過太子殿下?”王方翼此時才想起忘了讓妹妹給李承乾見禮了。

    那王葉丹聞言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走到李承乾面前福了福道:“小女子王葉丹見過太子殿下。”

    “王姑娘快快平身!”

    “王方翼你不是家里的獨子嗎,怎么會有個妹妹?”趙節突然看著王葉丹問道。

    趙節的母親是李承乾的姑姑,王方翼的奶奶是李承乾的姑奶奶,所以趙節和王方翼也是表兄弟。

    王方翼聞言白了趙節一眼道:“葉丹是我堂叔羅山縣令仁佑公的女兒,此次是隨我叔母回長安省親的。”

    “好了,這里也沒有什么好看的我們都回去吧!”李承乾說著當先往回走。

    那王葉丹看見李承乾容貌英俊舉止瀟灑且待人溫和又對她哥哥極好,便大膽子追上去道:“太子殿下小女子久聞太子殿下詩書雙絕,不知可否賜小女子一篇詩作?”

    “葉丹不可放肆,太子殿下還有。”王方翼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杜荷攔住了。

    李承乾就當王方翼不存在回頭看著王葉丹,等她走近了才道:“剛才我在這桃園里漫步時就想了首長短句,不如等出了這園子就寫出來,姑娘要是不嫌棄,就贈與姑娘如何?”

    王葉丹聞言十分高興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一行人說著話不知不覺又走到桃園出口,李承乾這才想起來既然現在不能搗毀這**那兩個和尚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從門口弄出去,忙回頭看時人群里已經沒有和尚了。

    也不知道薛仁貴他們是怎么處理的,想要問時卻見他們都離自己和王葉丹有一段距離,李承乾知道他們有意拉開的,便不再理他們。

    只是回過頭對王葉丹道:“王姑娘剛才事回去以后可不能對任何說起。”

    王葉丹聞言兩只大眼睛萌萌地點點頭:“小女子知道。”

    李承乾和王葉丹兩個人說著話就繼續往前走,剛走出園門不遠就聽見一個婦人的聲音道:“不管誰在里面,就當今皇上在園子里也得把我太原王氏的女兒給放出來。”

    “母親!”王葉丹聞言慌忙往前跑。

    李承乾知道前面有東宮的護衛也沒有在意依舊慢悠悠地往前走。

    薛仁貴等人見王葉丹先跑了,也都三兩步來到李承乾身后護從著他。

    李承乾帶著眾人來到圓測和尚講經的地方看見一個貴婦人正拉著王葉丹的手問東問西。

    王葉丹被她弄的有些難為情,看見李承乾出來了,忙跑到李承乾面前,炫耀似的對她母親道:“母親這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還要給我寫詩呢!”

    “臣妾參見太子殿下。”王葉丹的母親連忙向李承乾行禮。

    “老僧參見太子殿下!”圓測和尚也朝李承乾行禮。

    圓測和尚早就猜到李承乾的身份只是李承乾沒有明說,他也不敢挑破。

    剛好王葉丹的母親要回家走時發現王葉丹不見了,圓測和尚便打飛唆王葉丹的母親與東宮護衛起沖突,好讓李承尷尬。

    “都平身吧!”李承乾淡淡地道。

    “太子殿下可要去大雄寶殿拈香。”圓測和尚忙湊上來道。

    “孤王不信佛,就不燒香了,只借你的筆墨一用。”李承乾冷著臉道。

    圓測和尚心里暗惱,面上恭敬道:“請太子殿下稍待。”

    說著便轉身吩咐小和尚去取筆墨筆紙硯來。

    李承乾等小和尚拿來筆墨紙硯,對著王葉丹一笑然后提筆寫道:“桃花坊陌散香紅。捎鞭驟玉驄。官河柳帶結春風。高樓小燕空。山晻靄,草蒙茸。長安春正濃。王孫家在畫橋東。相尋無路通。”

    李承乾寫罷待墨跡干了,親手拿起來遞給王葉丹,一回身卻見老鬼與王丹葉的母親聊的正歡。

    不禁心時苦笑,他不過對這個小姑娘有一些好感,這老鬼就這么上心,也怕回宮太子妃打死他。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大公鸡七星彩下载 36选7好彩3投注技巧 杜德配资 甘肃快三-18113 95配资 好彩1生肖季节走势图 河南省快三免费人工计划网 内蒙古快3走势图%2c 基金配资申请 平特一肖怎么选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查 体育彩票顺序要一样吗 江西时时彩10分钟走势 甘肃11选5平台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 广西快三直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