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一百二十一章 韋氏的罪孽

    暮色漸漸由遠處籠罩過來,稍遠的地方看東西都模糊了。

    緊閉的韋挺家大門前并排擺著兩張桌子,周晉和朱成兩個人坐在桌子后面,桌子前圍著一圈人,這些人有的咬牙切齒,有的愁眉苦臉,也有悲痛欲絕,也有人紅著眼圈為正在訴苦的謝二娘流眼淚。

    身高不足四尺,面容枯黑五官錯位的周晉此時身上正發出懾人的氣勢,看著面前這個形容嬌怯,眉目如畫正哭的梨花帶雨的謝二娘,沉聲問道:“那韋山甫后來怎么樣了!”

    謝二娘聞言,更是哭的幾乎斷氣,半晌才漸漸忍住,繼續訴道:“后來他聽說我們夫妻要走,就派奴家的丈夫去洛陽買珍珠,派韋府奴仆馮七跟著。他暗地里指使馮七把買珍珠的錢偷走,然后去長安縣告奴家丈夫拐帶他的錢財,長安縣衙得了他二百貫錢,就把奴家丈夫害死在獄中,把奴家判與他家為奴。

    從此,從此就被他關在后房”

    周晉聽完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一拍桌子,大聲道:“哼!想不到在這天子腳下竟然還有這樣骯臟齷齪的事情,本官今日就去稟告太子殿下,殺了韋山甫為你報仇雪恨。”

    謝二娘聞言,起身朝著周晉盈盈拜倒,滿面淚痕地道:“奴家先謝過大人,若大人真能為奴家報了血海深仇,奴家愿大人當牛做馬”

    原來這個謝二娘的丈夫叫王成,兩口子都是蘇州人。

    王成家到了王成這一代家道中落,前年王成父母雙雙病故,王成便帶著妻子謝二娘來長安趕考。到了長安王成考試落弟,夫妻倆的盤纏用盡,王成只得到韋府做個清客。

    起初韋家因為王成出身瑯琊王氏,謝二娘也是陳郡謝氏,夫妻倆都是世之名族所以十分禮遇他們夫妻,在府里特地給安排一所小院落居住。

    但是后來他們漸漸知道王成這一支已經沒有什么人了,王成跟當世那些瑯琊王家在外做官的人也沒有什么聯系,便看輕了他們夫妻。

    韋挺的堂侄韋山甫是長安有名的風流公子,而且仗著家勢一向霸道,他見謝二娘這南國女子生的婀娜多姿且嬌艷誘人。

    便趁王成外出潛入謝二娘房中把謝二娘強奸了,事后威脅謝二娘一通便走了,謝二娘不敢聲張此事,原本想以后自己小心些,先躲他幾天等夫妻倆攢夠了盤纏就離開韋家。

    不想沒過幾天韋山甫又一次強奸了她,自此每隔幾天韋山甫便來一次,謝二娘不敢告訴王成,只是催促王成快些離開韋家。

    王成也覺得總是寄人籬下不是辦法,而且韋家對他們夫妻已經不甚禮遇,所以就在長縣學找了一份差事,準備下個月夫妻倆就搬出韋府。

    不料韋山甫聽說后便設計害了王成,把謝二娘關在后園一處房中成了他發泄的工具。

    把謝二娘說的事記完,朱成放下手里的筆,一邊揉著酸痛的右腕,一邊抬頭看看夜色慢慢襲上的天空和依舊圍在桌前等著申訴冤屈的人。

    心里暗嘆韋家到底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

    “今日天色已晚,諸位還是明再來吧。”朱成向眾人道。

    周晉聞言看一眼依舊不愿意離開百姓,便回頭對朱成道:“朱賢弟啊!這些人受韋家的禍害這么多年了,今日好不容意遇賢明的太子殿下,派你我前來為他們伸張正義,如何忍心再讓他們把這些冤屈多憋在心里一夜呢?

    所幸,你我今日就在這里把眾人的冤屈都記下,明日一早去東宮向太子殿下稟明他們的冤屈,明日太子殿下就給他們伸訴了冤枉,讓惡人接受懲處”

    朱成看周晉越說越激動,知道扭不過他,便忙道:“小弟一切都聽周兄的。”

    朱成說著自己也覺得有趣,本來李承乾派他和周晉兩人在韋挺門前接受百姓的上告,并不是從屬關系。但是周晉別看個頭不高,相貌丑陋但是極有正義感,而且心思機敏,每每遇上百姓鳴冤他都是充當審判的角色,然后朱成自然而然地就成了書記。

    前天李承乾上奏要誅韋挺九族,其余族人也都發配交州就是今天的越南,被李世民直接駁回。

    其實這就是個幌子,韋挺出自雍州韋氏逍遙公房一支,到韋挺的祖父那代還是單傳呢。

    這次一韋挺帶著家人族人助李泰造反,韋挺當場損命凡是參與造反的人當場就被蘇定方一網打盡了,沒死的也有自己罪責。

    只有韋挺的堂弟韋德運和他兒子韋山甫父子沒有參與其中,但是年前抄家的時候李承乾也沒有放過他們,所以才有謝二娘逃出韋府今天在這里訴冤的事。

    李世民一向認為謀反雖然是重罪,但是沒有參與的人也罪不至死,所以唐代給謀反定的罪是誅三族,其他族人不預其罪不枉殺無辜。

    歷史上李世民處理的謀反也都是如此裁決的,從法理上講這樣確實更人道,但是李承乾是要借此打擊關中士族,怎么可能放過他們。

    上疏之前李承乾就知道李世民不會同意,這只不過是為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做一個鋪墊。

    李世民不同意誅韋挺九族,李承乾就下令要重查近年來長安和萬年兩縣的冤案,東宮的一干官員全都撲向韋挺以及他的族人家里的佃戶、家仆甚至鄰居家里詢問韋家做過的殘暴不仁之事。

    韋家做為關中大族幾代人做官,早就不把普通老百姓當人看了,怎么經得起這么細查?

    什么欺男霸女,搶人田產的事比比皆是,平時沒有人敢問,現在他們家已經被打落塵埃,這些事自然都被揭出來了。

    其他關中世家和李世民都以為李承乾是在為韋挺支持李泰造反報負整個韋家,雖然心里覺得李承乾心胸狹窄,卻也沒有人愿意在這個時候出面阻撓李承乾。

    周晉和朱成在韋挺在門口已經是第三天了。

    因為前兩天只要有百姓前來狀告韋家的人,情況屬實的周晉都好好安慰他們,并且許諾太子殿會拿韋家的家產給予補償。

    所以今天百姓一看周晉和朱成一在韋挺門口擺開桌子,就有百姓圍了過來,而且今天好幾個人告的都是特別嚴重的涉及到人命的事。

    周晉聽的心里冒火發誓一定要嚴懲韋家,那幾個人到現在還沒有訴說自已冤苦的人,聽別人說了一天了自己心里更加難受,急于想把自己苦水也倒出來。哪怕這兩個官員就這么聽他們說說,說一聲他們冤枉了,沒有補償他們也心滿意足。

    所以,周晉和朱成決定晚上繼續聽他申訴冤屈幾人感動的眼淚都出來。

    崇教殿,李承乾看著丘神績送來的這兩天收集來的韋挺這一支這些年來犯下的累累罪行,心里暗道:這些事要是不公布出去,一來不能震懾關中士族,二來也對不起百姓,而且以后的史書很有可能只說自己是報負他們。

    李承乾抬起頭看著丘神績道:“丘卿家明日安排把這些有冤屈的人請到一處,然后帶上罪犯,在長安城一個坊一個坊公開審判。

    要讓全長城的人都知道,他們韋家這些年作的惡,以后不管是誰受冤屈只要到孤王這里來告狀,孤王給他們作主。

    你帶著人每到一個坊找一片空地,把坊里的人都叫出來,讓那受迫害的人當眾說出韋家的罪行,然后再老百姓評一評,必要的時候可以準備些糞水給百姓出氣。”

    “臣遵旨!”丘神績面無表情地領旨退下。

    李承乾看看桌案上都是處理過的文書,正要回承恩殿,就見一個小內侍走進來回稟道:“啟奏太子殿下,李大學士請見。”

    李承乾一聽知道是李義府那邊有結果了,忙道:“傳他進來!”

    不一會兒,只見雙眼通紅的李義府抱著一疊文書走進來,施一禮把文書呈給李承乾。

    李承乾擺手示意讓他坐下,便低頭看他遞上來的文書,只了看了一眼就把李承乾給震驚了。

    只見上面寫著:長孫無忌謀反始末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 广东快乐10分助手 北京快3三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 上海时时乐购彩平台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结果今天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27690267 一分赛车彩票游戏app 理财平台哪个安全可靠百科 浙江6+1开奖号码19066期 福彩双色球正版下载安装 广东36选7最新开 腾讯分分稳赚之技巧方案和做号技巧 安徽快三实用技巧 亚洲哪个国家赌博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