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六十九章 我去給災民找吃的

    李世民看著李承乾,眼里露出贊許之色,繼續問道:“太子以為派誰去能當此大任?”

    “修整道路押運糧食的人可派右武侯將軍丘行恭前去,以他的性情和能力當能保證十天內把糧食運到長安城。”李承乾說著看一眼李世績接著道:“至于振守一方的大將兒臣不便舉薦,就請李兵部說說吧!”

    李世民不置可否地“嗯”一聲。

    李世民聽哪里不知道李承乾心里早有人選,只是心有疑慮不肯說出來,李世民想到李承乾對他竟有疑心,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陛下、太子殿下,臣愿意親自前往坐鎮洛陽保洛陽安定。”李世績剛才就想說話只是李世民明顯在考較李承乾所以一直閉嘴不言,此時見考較似乎失敗了,連忙把事情承擔下來。

    “懋功前去朕是放心的,太子以為呢?”李世民不死心地繼續考較李承乾。

    “父皇和李兵部的于軍事的造詣和能力兒臣向來佩服,既然父皇和李兵部都覺得可行兒臣無異議。”李承乾面無表情地道。

    李承乾可以自已在東宮練兵因為李世民根本看起他手下的那些將領,可要是敢和李世民看重的手下大將勾搭不清,就算李世民不動廢李承乾念頭,也一定會把李世績遠遠地貶出長安城。

    李承乾不想換個野心勃勃的將領來主持大唐的軍務,所以就要和李世績保持一定的距離。

    “太子殿下謬贊了,臣螢火怎么敢與日月爭輝。”李世績慌忙謙讓道。

    “呵呵懋功也不要太過自謙,說起來承乾還是有幾分眼力的。”李世民今天終于聽見李承乾夸贊他一句,一時心花怒放

    “那就速速派人去傳丘行恭吧!”李承乾向李世民道。

    “嗯,傳丘行恭來兩儀殿。”李世民發話了自有內侍前去傳人。

    李承乾見正事算是解決了一半,抬眼看一眼大殿里的一眾文臣,淡淡地道:“聽說你們都要參與修書?”

    要是李承乾一進來就問修書,他們有一萬個理由等著李承乾,什么共鑲盛事,太子當以學業重啊

    但是現在知道長安城出了這么大事的,這些人臉皮再厚也說不出來話了。

    見他們不說話了,李承乾把拐杖重重往地上一頓,恨聲道:“一群不務正業的廢物!朝廷拿著民旨民膏養活你們,就是讓你們不務正業的嗎?”

    李承乾此話一話眾人臉上隱現怒色,都看著李世民等他說話,李世民心里暗嘆:太子到底還是年輕啊,性格太過急躁了。

    正想要怎么開口圓過去。

    只是李承乾早有準備,哪容旁人插嘴,話鋒一轉道:“以為派人去洛陽穩住東都,再修好道路把糧食運來長安危機就解除了嗎?

    這只是標,要想治本朝廷還要花大力氣。”

    李承乾說到故意頓一頓,看一看李世民和眾臣的臉色。這是他前世時在公司做講師時學到的,講到重點的地方要引起聽眾的興趣,最好是能有人問一句。

    “太子殿下的意思是這件事情除有人意圖謀反,還有更大的陰謀?”蕭禹現在對李承乾很是佩服,所以也聽最認真。

    “謀反的事跟這件事有沒有關系,孤王還不確定。但是這次長安缺糧確實給我們敲響了警鐘,如果不能妥善處置,日后整個關中必然災害不斷。”李承乾依然淡淡地道。

    “太子何以有此擔憂?”李世民警惕起來。

    “百姓都不種糧食了,還有什么比這個更令人擔憂的?”李承乾面帶憂愁地道。

    “太子不必憂心朕這就下旨,關中今天春天必須全部種糧食。”李世民極為霸道地道。

    “父皇想多了,這不是一道旨意能改變的,若是一道旨意就能改變,西漢初年時晃錯也不會寫那么長的一篇《論貴粟疏》了,這件事待兒臣慢慢想一想再做處置。”

    “太子殿下說的有道理,此事還須從長計議。”馬周上前道。

    李世民想了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后只得悻悻道:“那此事就交給太子來辦,有什么需要的盡管提出來。”

    “兒臣遵旨,為防此事后面愈演愈烈,此次所有涉及瀆職和玩忽職守的官員都要交刑部議處。”

    李世民聽了也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李世民雖然對于內治不熟,但他還是有局觀的。

    大殿里凡是涉及民部、司農寺以及出身關中大戶的官員心一下子就沉到底了,前幾天李承乾才在刑部判過案子,那可是毫不留情啊

    李承乾見李世民點頭心里暗喜,面上不動聲色道:“另外兒臣還請想父皇把修書的事交由崇賢館辦理弘文館協理,修書的人兒臣也下令明年春天在東宮考試選拔,天下才俊皆可參加,介時能者上庸者下,定能修出一部光耀千古的好書。”說著掃一眼那些文臣,接著道:“朝廷官員若是想來修書大可以辭去現有官職來東宮參加考試,只要有真才實學又愿意一心修書的人孤王是十分歡迎的,但若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還想當官還想掛個修書的名那就不要想了。”

    “太子殿下所言甚是!”蕭禹今天就是為了跟李世民理論修書權力的問題,一聽李承乾如此說立即表示支持。

    李世民這會兒已經被糧食和可能出現的謀反的事鬧的一點心情都沒有了,聞言也只是默默點點頭算是認了。

    下面眾大臣從早上跟隨李世民去東宮,然后又風風火火地討論了半天,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

    心里自然不服的,但是此時朝廷有大事李世民明顯心不此,而且李承乾還掌握處理關中缺糧的權力,一時間竟沒有人敢出言反對。

    “啟奏陛下,丘行恭將軍求見。”一個內侍進殿稟報道。

    “宣!”

    丘行恭進殿行禮后,李承乾把事情的經過跟他講了,讓他從長安城出發一路往洛陽去,一邊走邊派人往沿途州縣征調民夫修路,然后要在七天內把第一批糧草押到長安城來。

    丘行恭聽了二話沒說就答應了,因為事事緊急他和李世績都沒有回家就在兩儀殿里傳令點了跟隨的親兵直接出發。

    李承乾要給他們牽馬,二人死活不受才作罷。

    看著二人出去,李世民下令禁軍在長安通入洛陽的官道上設卡,無論官商民夫三天內一律不準去往洛陽。

    李承乾本想把大殿里的人留扣在太極宮兩天,免得有人給洛陽送信,現在看來李世民還是棋高一著啊。

    不過李承乾看著這些人也沒有打算放過他們。

    “父皇如今雖然城中缺糧,但是長安大戶人家多少還是有些糧食的,兒臣救災也正缺糧,不如就請諸位大人替兒臣去借些糧食吧!”

    “嗯”李世民頗為意動但沉吟著看著面前的大臣。

    高仕廉和楊師道等宰相尚書級別都不好說反對的話,也不敢先表態同意怕得罪人,所以都不說話。

    最后還是韋挺諫道:“臣等捐些糧食倒也容易,只是現在誰都知道長安米賤,若是突然到處找人捐糧,怕是會引起百姓的猜疑,到時候人心不穩就不好辦了。”

    “就是、就是”

    很多大臣聞言忙點頭稱是,李世民看得臉都黑了。

    “這個不用擔心,你們就說是父皇惱怒孤王懲戒貪官污吏太嚴,所以要為難一下孤王,你們為天下穩定,天家父子和睦,所以助太子”李承乾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上面的李世民重重地怒哼一聲。

    眾臣連忙告退,李承乾見事不可為想著城外還有近萬災民沒吃的也連忙告退。

    “太子這么急著走做什么啊?”李世民不陰不陽地道,顯然是想趁人都了跟李承乾算賬。

    “我去給災民找吃的!”李承乾翻了個白眼直接走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k线图怎么看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亏掉100万后 中国体育彩票最新通知 秒速时时彩哪开的 河北11选五任5预测 权证上帐10是什么意思 青海快3电子走势图表 斗地主真钱手机版下载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图 湖南十分快乐开奖结果 浙休20选5开奖结果 财神爷pk10计划软件 内蒙古快3走势 广东36选7好彩1走势图彩经网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 广东十一选五内部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