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六十六章 嘉德殿前

    看著蕭禹風風火火地去找李世民,李承乾笑得像個騙了小孩子糖果的壞叔叔。

    郝處俊見蕭禹走了忙上前道:“啟稟太子殿下,民部那邊說救災糧確實該民部出,只是現在大雪封路從洛陽運來的糧食還沒有到,各處還在救災,民部暫時不能給東宮糧食,等洛陽的糧食一到就先歸還東宮的糧食。”

    李承乾聽了想了想也沒有辦法,只能看蕭禹那邊的情況,就算蕭禹那邊要不到錢糧來,這一年也快過完了,等過了年一切也就好了。

    李承乾讓他該干什么就去干什么,自己就又回承恩殿跟李象玩去了。

    第二天李承乾接到了李世民的旨意令他出城安撫災民,李承乾接了旨意才知道城外已經聚集近萬的災民,慌忙召集一眾東宮的心腹出城。

    李承乾的車一出啟夏門就從車簾往外看,見無邊的衣衫襤褸的災民就在無遮無蓋的城墻根蹲著,李承乾的心一下子就沉下去了。

    好在之前有過經驗,連忙安排人去城中找帳蓬和糧食-

    李世民聽說李承乾出城去了,見小朝上沒有什么大事,就慌忙帶著小朝上的官員和李后往東宮去。

    李世民從十一月底這次回到長安城就想到東宮來,因為不愿意看見李承乾一直忍著不來,但是到昨天聽蕭禹說了李承乾有那么大的修書計劃就再也忍不了,直接帶著小朝上的十數名官員奔向東宮。

    李世民走到嘉德門門前就聽見里面嘉德殿廣場上傳來整齊的口號聲“一、二、三、四”。

    于志寧帶著左右春坊的官員來前來迎接,李世民看見他們眉頭不經意地皺了皺,李承乾出城安撫災民這些官員都應該隨駕陪同,心想:太子不讓你進崇教門難道還不讓你們跟著嗎?

    這動作被崔仁師看見以為是李世民對嘉德殿前廣場傳來的動靜不滿意,心里一喜,面上不動聲色地想著到了嘉德殿前廣場怎么說。

    李世民淡淡地的一揮手,就直接走進了崇教門眾人也都連忙跟上去。

    只是他們一進崇教門都被眼前陣勢驚的合不上嘴了。

    只見四個一千人的方陣,正排山倒海地邁著正步走過來,他們步調完全一致,動作幾乎一模一樣,從李世民站的位置看去這一排排一隊隊的士兵站如同標尺打出來的一般筆直整齊。

    李世民和身后很多人都是常上練兵場的,他們平時在校場別說讓士兵走,就是讓他們站都站不這么整齊。

    看著這些李世民不由就站住了,看那些士卒由東往西一直往前,眼看就要走到嘉德門前,突然有人按著一定節奏喊“一、二、三、四!一、二、三、四!”這種奇怪的口號,但是細看就能發現口號一喊士卒的動作就更加趨于一致,才知道這是帶隊的人在調整節奏。

    如此練兵,這是李世民和他身后的官員都沒有見過的,但是李世民看了一會兒也看出了蘇定方看出的問題,那就是士氣嚴整勇猛不足。

    “哼!”李世民冷哼一聲對身邊的內侍道:“把他們的將軍找來!”李世民表現的很隨意,因為他要指點這些人訓練,要讓這些人知道這點雕蟲小技在他李世民面前根本什么都不算。

    不一會兒,裴行儉和王方翼邁著正步來到李世民面前,李世民和他身后大臣都沒有想到竟是兩個這么年輕的“孩子”把這四千人訓練的如此嚴整。

    “臣東宮左監門率長史裴行儉(右監門率長史王方翼)參見皇上。”兩人在李世民面前行禮如儀。

    李世民一臉漠然,淡淡地道:“二位卿家平身吧。”

    “啟奏陛下,依大唐律未經準許在御前演武當處以絞刑,嘉德殿乃是東宮要地,太子和皇孫們常從此出入,此二人帶數千士卒于此練兵,萬一有人圖謀不軌之心后果難料非社稷之福,請陛下降旨斥責太子,重懲東宮十率中的不臣之將。”崔仁師鏗鏘有力地彈劾道。

    后面的眾臣都看不見李世民臉色,不敢貿然開口,好在裴行儉初生牛犢不怕虎。

    上前朗聲道:“崔大人何出此誅心之論,貞觀初年陛下亦曾帶著各衛士卒在此練習騎射,當今太子殿下效法陛下才于此練兵,不過是居安思危不忘兵事而已,怎么就被你說成圖謀不軌了?

    你離間天家父子到底是何居心?”

    李世民和其他大臣一見這青年將領辭鋒如此犀利都不禁莞兒。

    “哼!老夫是說汝等小人居心叵測引誘太子不務政事,整日與爾等宵小之徒狎玩。”崔仁師被罵的老羞成怒,又把原來的李承乾的所作所為拿出來說事。

    裴行儉聞言冷笑兩聲道:“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太子殿愛民如子長安城中誰人不知,你竟然說太子殿下整日與宵小之徒狎玩?

    難怪太子殿下常憂心忡忡地說國家安定了也不能全聽文臣的,文臣的話絕不能全信,誰要是全信了文臣的話必然亡國滅種。

    臣一直不敢深信,今日見了崔大人算是知道太子殿此言何出了!”

    裴行儉此話一出李世民和跟他來的大臣全部變了臉色,這里已經內涉及到文武之爭。

    “哼!崔大人你太過份,張口就是太子整日與宵小之徒狎玩,要知道太子殿下現在還在城外安撫災民呢!”東宮留守的蕭禹和張士衡前來迎駕,蕭禹老遠就聽到崔仁師污蔑李承乾只是剛才裴行儉在說話才沒有出口,裴行儉一停蕭禹就立即站出來反駁道。

    李世民一見他們又要開始爭執,忙開口道:“朕今日來東宮是來看皇孫的,聽說皇孫這幾天都在崇賢館學習,卿等隨朕去崇賢館。”

    李世民說著當先朝前走,只是一邊一走一邊還不住地往那邊原地休息的士卒那看。

    領兵打仗是李世民是專業的,要不是想趕緊奪了李承乾的修書權,也怕后面的大臣諫阻,他現在真想去詳細了解一下裴行儉練兵的情況然后再指點一下江山。

    不過他看著看著就發現了一個小兵特別眼熟,發現那個小兵也正朝他看過來,仔細一看不是李愔嗎。

    忙站住朝李愔招手道:“李愔過來!”

    李愔看見忙跑到李世民面前,行禮道:“兒臣參見父皇!”

    “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弄成這個樣子?”李世民指著他問道。

    李愔聞言有點不好意思地撓頭道:“大哥說兒臣缺少管教,讓兒臣跟士兵一起訓練一起吃飯,還要過了考核。”

    “哦,那你就這么聽話?”李世民來興趣,要知道李愔的。

    “三哥也跟兒臣一起訓練,只是今天大哥出城讓他去看著城中災民伐木去了。”在李愔看來他三哥李恪也愿意干那就是正確的。

    “你們倆不回各自的王府就留在東宮里跟士兵一起訓練?”但是李世民對此顯然還有其他的想法。

    “三哥跟兒臣說,大哥以后會派兵讓我們帶著去征服南海東海諸國,征服的地方都在海外,就是我們的封國,到時候大哥會派大唐的子民去我們藩國耕種,所以我們要練好本事。”李愔也不完全明白李承乾的意思。

    “這就胡鬧了,東海和南海諸國與大唐向來和睦又遠在海上,怎么能無故征伐?”岑文本出聲批判道。

    “征伐倒也沒有什么,只是大唐的子民不能輕易遷出。”李世民現在最缺少的就是人力。

    “啟奏陛下,太子殿下常說國家安定日久人口繁衍的快速,到時候大唐長出來的莊稼養活不了那么多人天下就會大亂,所以太子殿下才想著讓諸王出海的。”裴行儉忙向李世民解釋道。

    李世民聽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諸遂良忙上前道:“太子殿下對諸位弟弟的這分心可真是難得啊!”

    李世民聞言也欣慰地點點頭。

    從李世民進東宮以來的反應,岑文本、崔仁師和韋挺看在眼里,心下冰涼一片,照這樣下去指望李世民對付李承乾是不可能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福建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江苏11选5前三直选追号 北京福彩快乐8怎么玩 北京11选5排五走势 在线杠杆配资皆去久联配资 安徽11选5任三最大遗漏 股权基金配资 江苏快3是正规平台吗 散户查股网官网 湖南快乐十分分析软件 体彩海南环岛赛任选3单式开奖 浙江20选5走势图带连线图 一定牛江西快三推荐 极速赛车骗局全过程 中银国际股票推荐 自行车赛车图片和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