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四十四章 真假難辨

    假的!

    一定是假的!

    長安城的人都知道,杜荷是李承乾的心腹,杜荷怎么會找人誣告李承乾呢?

    李承乾柱著拐杖一瘸一點地快速走到杜荷面前,對著杜荷憤怒地大吼!

    “為什么?

    孤王一直視你為心腹,你為什么要陷害孤王?”

    但是大殿的百官都是抱著看戲的態度,支持李承乾的人都抱著‘能混過去就好’的想法。

    “太子殿下,您待臣確實天高地厚,但是臣也要活下去啊!”杜荷說著竟大哭起來。

    “誰要殺你?”李承乾瘋了一樣揮舞著拐杖大吼。

    “太子殿下,沒有人要殺臣,但是臣要再跟著您,日后就活不成了。我叔叔跟我說陛下早就有意立魏王為太子,所以才讓他和韋挺、崔仁師、劉洎、。”

    “你胡說!”杜楚客也嚇住了,在大殿上自己親侄兒把自己供出來,以后很難洗涮。

    李承乾準備這么久,好不容易有機會,豈能讓人打斷,提拐杖掄圓了胳膊猛地砸到杜楚客身上。

    “啊”

    一下子就把杜楚客砸成了滾地葫蘆,杜楚客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突然被李承乾砸中一時站不起來,疼的在地打滾。

    李承乾卻不放過他,拿著拐杖指他的頭道:“你既沒做虧心事,為什么不敢讓他說?”說著似是不解恨,抬手又打杜楚客一棍。

    “啊!”可憐的杜楚客連著被打了兩棍連話都說不出來。

    “放肆”李世民氣的臉色鐵青,渾身發抖。

    “來人把太子拿下!”李世民站起來大吼道。

    “誰敢!”李承乾看著圍上來的金吾衛大喝道。

    趁金吾衛一愣神,舉起左手里的瓷瓶道:“這里面是鶴頂紅,你們再敢進前一步,孤王就喝了它!孤王絕不受你們的侮辱!”

    大殿里一下安靜的落針可聞,過了好一會兒,才聽見李世民沙啞著嗓子痛苦地喊道:“承乾!”

    李承乾知道,這招有效,只要后面不演砸,今天一定能把李泰轟長安城,也讓李世民老實一陣子。

    李承乾頭也不回,冷哼一聲道:“父皇放心,兒臣已經安排好了,我喝下鶴頂紅后太子妃也會帶著象兒和厥兒一起服下鶴頂紅的,絕不讓父皇為難!”

    “承乾,你”李世民不知道說什么好。

    “讓他們退下!”李承乾不容質疑地道。

    “昏君,你要把太子逼死在這大殿上嗎?”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卻是躺在躺椅的魏征,伸出包骨頭的手臂顫巍巍地指向上方大吼。

    “退出去,你們都退出去!”卻是長孫無忌直接對金吾衛大喝道。

    只是金吾衛只看著李世民,李世民見狀似是剛反應過來,猛地嘶吼道:“滾出去!”

    李承乾見殿前金吾退出去,才放下舉著的左手,惡狠狠地對杜荷道:“說!今天說不清楚,孤王就把這瓶鶴頂紅灌到你肚里去!”

    杜荷此時也流著眼淚說:“我叔叔說房相公早就聞到風聲,只過不他官高位顯不宜投靠新主,才讓房遺愛投在魏王門下。

    這些日子誰都知道太子殿下把世家大族都得罪光了,您說我跟著您能得善終嗎?”

    “世家大族算個狗屁,他們當年還支持隱太子呢?世家靠得住的老母豬都能上樹!”李承乾極其不屑地罵道。

    “你接著說!”李承乾罵完又惡狠狠地對杜荷道。

    “就在昨天晚我叔叔還找到臣,讓臣今天早上告訴房遺愛,他必須今天代表房相首提立魏王為太子,他說陛下昨天親口跟魏王說的,鄭國公快死了,沒人能攔的住魏王當太子。”

    聽到這,兒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朝李世民看去,李世民一時也驚得說不出話來,他昨天說的是讓李泰入住武德殿啊!

    但是既然他昨天的話都有泄露,杜荷顯然不是空穴來風,不禁把疑惑地目光投向了李泰。

    李承乾要是知道他的設計的如此湊效,一定會高興的笑出來,只是他這會還要配合杜荷演戲沒有看到李世民的表情,但是站在前幾排的大臣卻都看清了,心里竟都信了杜荷的話。

    “我跟房遺愛說的時候我叔叔就站在旁邊,不相信你可以問房遺愛,我當時還說要替太子殿下求一個好地方安置,要保殿下和您的子孫一生富貴平安。”杜荷說著伏在地痛哭起來。

    李承乾后退幾步,大聲喝道:“來人呀,把這個杜荷給孤王送到東宮去,孤王要好好地收拾他!”

    上來幾個金吾衛看見李世民點頭,便把杜荷帶下去了。

    李承乾不待旁人說話,直下令道:“把房遺愛綁了給孤王帶進來!”

    “太子殿下!”

    李承乾一回頭卻見魏征在向他招手,忙走過去道:“鄭國公可是身體不適?”

    沒想到才走到跟前,已經多日臥床不起魏征竟然猛地坐起把他整個抱住,李承乾正不解何意時,就聽魏征大聲道:“快把太子身上的毒藥拿走!”

    李承乾怕傷了魏征不敢掙扎,只是大喊道:“鄭國公快松手,我傷了你!”

    不喊還好,一喊就覺得有人從背后把他緊緊地抱住,力道奇大,根本掙扎不動。

    旁邊幾個大臣和吳王晉王一擁而上,不但把他手里的鶴頂紅奪走,還把他身上翻了一遍,確認沒有其他的毒藥才把他放開。

    李世民看著李治遞上來的鶴頂紅,嘴唇哆嗦了半天,才抬頭惱恨地看著李承乾道:“孽子,你是想氣死朕嗎?”說著就要親自上前動手,卻被李治死死地抱住,李恪也攔在李承乾身前,準備要替李承乾挨打。

    “父皇你就饒了大哥吧,他也是逼不得已啊!”李治說著就流下眼淚。

    李世民聞言頹然嘆口氣道:“罷了!”然后被李治扶著坐回寶座。

    “陛下臣是冤枉的啊,都是杜荷設計害臣的,一定是他和太子設計害臣的。”房遺愛一進大殿就大聲喊冤。

    房玄齡一聽就怒火中燒,逆子你真能作死,再也不管什么在大朝的禮儀了,快步走到房遺愛面前,左右開弓一連打了房遺愛數十個耳光,一邊打還一邊罵道:“你個畜牲,到現在還敢攀誣太子殿下!我讓你攀誣太子殿下!我讓攀誣太子殿下!你想被誅九族嗎”

    可憐房遺愛被他打眼冒金星,也不知道聽沒聽懂他的暗示。

    “夠了,你讓他把早朝前的事情如實招來吧!”李承乾煩燥地道。

    房玄齡聞言松了口氣,趕緊讓房遺愛把早上的事說清楚,被打成豬頭的房遺愛自然是有一說一。

    李世民和殿上百官聽他說的和杜荷說一樣,都再無懷疑。

    “請父皇為兒臣做主!”李承乾跑在大殿上。

    “請陛下措置魏王,以安東宮!”魏征在躺椅上大喊道。

    “請陛下措置魏王,以安東宮!”殿里群臣除了少數幾個人外基本上都站出來了。

    “父皇兒臣是冤枉的!冤枉的,父皇你可要相信兒臣啊”肥胖的魏王,敏捷地爬到李世民的寶座前,拉著李世民袍子,聲淚具下。

    李世民耳朵里嗡嗡作響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25选五开奖号码 佳永配资配资门户 江西11选五彩票购彩app 免费下载四川金7乐 排列三通杀一码的方法 山西快乐十分预测 双号双码是什么意思 股市股票 正规彩票投注app 北京11选5更新最快的网站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复式 幸运飞艇现场开奖查询 股票讲座 _百家乐娱乐城 炒股配资公司 11选5怎么选号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