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373章 冰天雪地(01)

    幽靈那邊的壓力其實一直以來都不小,不管處于什么時期,不管他如何掌控整個社團,但內部和外部的壓力都從來沒有因為他掌權而發生什么變化,作為一個外來人,他都能將幫會牢牢的攥在自己的手里已經很不容易了,盡管在最初階段他是以暴力和殘酷的手段控制著整個幫會,但后期,他卻是用自己的能力證明了他的存在價值,整個幫會空前壯大的同時又賺到了足夠的錢,還擴張了勢力范圍,和官方的關系日益緊密并取得了足夠的政治地位,幽靈也通過運作取得合法身份開始競選議員,至于是否能夠真正成型,到目前為止還是未知數,不過社團中中已經有很多人進入市政廳工作,甚至有數人已經擔任要職,所以他的影響力也在與日俱增。

    不過,在其中也有著不少不同的聲音,不管是內部還是外部都有人對他的存在頗有微詞,盡管不敢在他面前造次,但在暗地里也確實有人說一些難聽的話,不過,在這方面,幽靈還是相當有辦法的,他建立了一支內部調查隊,有點像是組織內部的特務機構,負責內部和外部的言論調查,收集情報,控制成員,曾經有社團成員暗地里稱他為支那,被他知道之后,直接將那個人抓起來大卸八塊沉到了海里,幽靈正是通過這些血腥的手段和超強的個人能力和運作能力維護著自己的地位和建立威信。

    “他也很不容易。”重拳嘆了口氣。

    “別看他整天呼風喚雨,高高在上,好像很威風,其實他面臨多大的壓力只有他自己知道。”獅鷲說道。

    “這可不比當初逍遙自在的日子,現在雖然錦衣玉食,過的如帝王般的生活,但卻沒有那份自在與天真咯。”重拳嘆了口氣。

    “不過他的心態還不錯,雖然壓力不小,但他依然樂此不疲,好像是很滿足現在的生活狀態,畢竟從我們角度來看,再殘酷的境遇也比不上當初在戰場上摸爬滾打所經歷的那一切。”獅鷲說道,“雖然黑幫生活灰暗血腥,但又怎么能和戰場上的殘酷相提并論呢?”

    “話雖如此,但我就很奇怪,為什么我們過不上安生的日子?我是這樣,你們也是這樣,隊長也去拉隊伍單干了,軍醫一人在這行也混,不過人家現在是公務員,至于其他人,好像也沒有幾個過平靜生活的,依然都端著槍四處亂闖,過著刀頭舔血的日子,難不成我們這種人就是這個宿命嗎?”重拳感嘆著說道。

    “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能選的,我現在不能丟下幽靈就此了事,他需要幫助,身邊也就只有我能說說心里話,所以我走不了,我的命是他救的,我欠他的,盡管我知道他從不指望我還,但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我要是離開,那就太不是人了。”獅鷲說道。

    “我們本來就不是人,只是一群殺戮機器,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目的就是去殺人,只不過目的性更強,而且不會濫殺無辜罷了。”重拳說。

    “這就是我們的人生,雖然沖鋒陷陣已經不是生活的主題,但我們依然沒有脫離開這個圈子,依然在拿槍的生活下茍延殘喘,想要真正脫離,絕非易事,反倒是你要比我更容易一些,你在外面沒有太多的牽掛,只不過是在完成自己的使命,你可以提出退休了,你的年紀雖然很輕,但你的外部工作年限已經夠了。”獅鷲看著他說。

    “有些時候我和你的情況差不多,不是不想走,而是不能走,這一點你應該能夠理解。”重拳說道,雖然他不能說出原因,但道理是一樣的,尤其是他和獅鷲面臨的情況類似。

    “我明白了。”獅鷲點了點頭,“不管怎么說,為自己的將來考慮考慮吧,這么下去”

    獅鷲沒有把話說完,只是搖了搖頭,重拳卻明白他的意思,這種生活風險性太大,不能一直等到合適的時候再選擇退出,應該當機立斷,否則隨時都有可能死在外面,這種工作太危險,就算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家里想想,那一家的老小雖然不是指著他吃飽穿暖,卻也盼著他早點回去。

    “把這件事處理完就走。”重拳說道,“做事總得有始有終,有個交代,既然接下這個任務就得把它完成,不能半途而廢。”

    “嗯,這么多年了,你的行事風格我還是比較了解的,但這么多年過去了,你也應該明白,有很多人都是想干完最后一次再走,卻沒人能完成最后一次任務,其實本質上沒有所謂的最后一次,只要你完成這次任務,只要你還活著,你就想再干下去,直到再也干不了位置,直到死在某個任務里,所以所謂的最后一次是個詛咒,不是你完不成,而是完成之后會選擇下一個任務當作最后一次,直到死為止,能活著回去過安穩日子大多都是能當即立斷的人。”獅鷲似乎把這一切都看得非常的透徹,可是置身其中,他卻依然選擇了繼續,不過很顯然,他希望重拳盡快脫離這個圈子。

    “你說的對。”重拳點了點頭,沒有繼續再說什么。

    “別忘了,當年的那些兄弟都還有家小,就算不需要人照顧,也得有這么一個人存在,萬一他們出了什么問題,得有人幫他們出頭,活著的人有義務照顧已經不在兄弟的家小,這是老規矩,所以你得選擇活著,那么多人需要你照應,你得隨時準備好為他們出頭。”獅鷲說道,“我們這種人往往在退休之后不知道該干點什么,找不到方向,這就是我給你立的方向,也是你應盡的責任,所以你有充分的理由退出,不要再猶豫了。”

    “你為什么這么急著讓他退出呢?”蟲蟲還是不明白的問。

    “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獅鷲看了一眼蟲蟲,又繼續對重拳說道,“三劍客存留至今,恐怕是當年隊伍中活的最好的了,我們能熬過最難的一關,也應該享受最優質的生活,不能在這行里繼續混下去了,我希望我們三個人至少有一個能回歸寧靜平和的生活,幽靈不可能,他的性格根本就不適合過平靜的日子,我也暫時走不了,相比之下,你是我們三個中唯一的自由人。”

    重拳發現他們陷入了一個死循環的怪圈,他們三個看似各自都活的不錯,幽靈作為社團的首領一呼百應,好想想干嘛就能干嘛,但是至少他卻面臨著諸多的壓力,身不由己的混起了黑道,獅鷲好像孑然一身,卻也因為自身的原因,根本沒法回家,或許這是他自己的心結,在別人看來倒算不得什么,但他卻覺得以自己現在的狀態根本沒臉回去見家里人,他沒有那個勇氣,所以留在幽靈這邊幫忙,幽靈也確實需要他這樣的人幫助,所以他也走不了。

    而重拳確實因為使命與責任的原因,一直漂泊海外,林蕭需要他幫助開拓海外局面,這方面確實是他的專長,他義不容辭,再加上又發生了荒原狼事件,搞得他成為中~情局的全球通緝犯,根本就無法脫身,現在在追查‘鐘塔’的過程中同樣需要他的能力,所以不是他不想走,而是根本就走不了,他才是真正的身不由己,其實或許在獅鷲看來這根本就算不得什么理由,但是至少從個人角度出發,他們都有著各自的苦衷,有解不開的心結,所以才會有這樣或那樣的顧慮,最終選擇繼續現在的生活

    “總結起來說,我們都有各自的苦衷,也有自己糾結的東西,反倒是看對方更自由一些。”重拳說道,“有些事情是我們根本就無從選擇的,所以有些時候我們都是身不由己,不管未來怎樣,先干好眼前的活吧,誰知道下次還能不能再次相聚呢?干這行就是這樣,得隨時做好看不到明天日出的準備,等忙完這件事之后,我肯定不再干下去了。”

    “凡事自己決定,畢竟只有我們自己才了解自己面臨的問題,漂在外面久了,回家或許只剩下一個概念,不是不想回,而是根本回不去,你我皆如此,相比之下,幽靈還算很幸福,至少他能隨時回家,老婆,孩子可以經常見到。”獅鷲說道。

    “亞洲三劍客現在的結局還不錯,希望能持續下去,我和你打個賭吧,我肯定比你先回家。”重拳說道。

    “那可不一定,那我們就比一比,下個月我要再做一次整容,可能會有較為明顯的變化,再有個一兩次,我就差不多有信心面對家人了。”獅鷲說道。

    “那好啊,你要是能先回去,就太好了。”重拳由衷的替他高興。

    “我說的是見面,回去,暫時不考慮,如果幽靈這邊能盡快安穩下來,或許在合適的時候我會考慮回家。”獅鷲說道。

    “其實我們都很固執,都覺得自己有放不下的東西,或者虧欠的人,總之,我們沒法說服自己離開現在的生活,或是我們正在逐步走向那個最后一次的魔咒,道理誰都懂,可最終有多少人能做到呢?希望我們能早些醒悟過來。”重拳有些落寞的說道,“希望三劍客都能有一個好的歸宿。”

    “你們這種人就是死心眼兒,本來很簡單的事,非得搞得那么復雜,真不知道你們到底是怎么想的,做個決定就那么難嗎?人這一輩子有多少時間是為自己活的?一味的為別人考慮,就不能為自己想想?命只有一條,更何況是在我們這行,大多都是有今天沒明天的日子,總想以后怎么樣,還不如考慮好現在該怎么做,我倒不是勸你們現在就撤,只不過是覺得你們太拖拖拉拉,優柔寡斷,不像個爺們。”蟲蟲似乎很看不慣他們這種只會發感慨,卻不付諸行動的做事風格。

    獅鷲和重拳并沒有做任何的辯解,雖然他們并不認同蟲蟲的看法,也沒必要,就是爭論下去。

    “抓緊時間休息吧,后面還有很多工作等著我們。”重拳不想再說話了。

    外面的偵查工作仍在繼續,這個地方地形較為復雜,所以偵查進度相當的緩慢,主要是因為那些艦船的殘骸錯落交織在一起,雜亂無章,將這一大片冰原填滿,每艘艦船都有極其復雜的內部結構,敵人有著太多可以藏身的地方,他們的偵查活動必須足夠謹慎小心,如果再沒摸清這里的情況,之前被發現很可能引起諸多不必要的麻煩,基地內部敵人一旦警覺起來,他們的計劃就會前功盡棄,更何況他們人員數量較少,一旦發生沖突占不到任何便宜的,那么,針對該基地的計劃將無法實施,這個任務也就無從完成了。

    風雪仍在持續,一點都沒有停的意思,一天以后,他們幾個帶頭人坐下來討論了一下眼前的情況,現在他們只是摸清了大部分敵人哨兵的分布范圍,還沒發確定這些是不是所有的外圍警戒力量,這才是最大的問題,你再不確定敵人的數量,之前他們是沒辦法進一步推進的,不過,從這些敵人的分布情況來看,也大可以判斷出敵人做控制的范圍。

    “西北邊的情況已經基本摸清了,建議從那邊作為突破口向前推進尋找,那邊的敵人數量也不多,所以被發現的可能性不大,會更穩妥一些。”阿倫說道。

    “那邊的情況比較復雜,敵人數量雖然不多,但艦船分布稀疏,很容易被遠處的敵人哨兵發現,搜索起來很困難,盡管現在風雪交加能看到的距離不遠,但通過一些設備,還是可以完成遠距離觀察的,所以我們不能冒這種險。”獅鷲搖了搖頭,作為一個狙擊手,他還是很擅長遠距離觀察的,盡管這種天氣環境相對來說會有一定的影響,但這并不代表可以避免被敵人發現,只能說這是一個可以利用的機會……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