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341章 元老現身(01)

    后續的工作沒有什么難度,更不復雜,只不過這個國家的諸多要求讓他們不勝其煩,不管是他們的行動自由,還是在后續的監督工作中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各種各樣的約束,簡直就是把他們當犯人。

    對此重拳和hk不止一次抗議,但都沒有得到任何的重視,人家根本就沒把他們當回事,就算有上層的命令執行到底層也會大打折扣,分明就是把他們當間諜看起來,對此重拳和hk都故意給這些看管他們的軍隊制造麻煩表示抗議,讓他們知道自己不是能看得住的,提醒他們的上層,想要合作就拿出誠意來,別用這些方式來限制他們的自由,否則他們肯定不會合作,為此,他們還搞了一次小規模的出突襲,當然,這完全是針對‘鐘塔’產業的一次行動,他們雖然只有六人,但初步達到了作戰目的,一只秘密撤離的‘鐘塔’分隊被他們劫殺,并且活了大量的有價值資料,包括他們需要的情報和該國需要的技術資料。

    該方趕到的時候,戰斗已經結束了,重拳正坐在車頂上抽煙,hk去交涉,那些家伙立即把他們圍在中間,首先責問他們為什么擅自行動,然后立即理直氣壯的上報情況,就像是受了欺負的孩子去向老師打報告一樣。

    hk也不是好惹,直接給他們上級打了電話,說明了情況,并責問了對方是否真的愿意繼續合作下去,并言明自己手中有他們急需的一批技術資料,如果想繼續合作,那就老實的給他們提供便利,否則,他直接把手里的資料毀掉,讓他們毛都摸不著。

    沒想到軍方的上層也相當的強硬,警告他們不要玩火,并言明,他們需要這份技術資料,但絕不會像任何人低頭,但他們寧愿要國家尊嚴,也不會為一份技術資料而折腰。

    一時間,雙方又為此吵得不可開交,后來差點鬧到動手的地步,不過,他們能看出這些地方只是瞎咋乎,還不敢真的動手,這些家伙肯定清楚如果真的把老美惹毛了,那他們肯定沒好果子吃,雖然表現的如此強硬,只不過是擺擺樣子,讓老美覺得他們不好惹,不好糊弄,想要從他們這獲得利益,還得拿出更優惠的條件,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肯定不會因此而翻臉,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于是,雙方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談判,當然,這談判是基于之前達成協議為基礎,只不過是在合作細節上進行新一輪的磋商與討論,重拳和hk闡明立場,表明態度,直言要參與后續的行動,當然,依然是以觀察員的身份出現,但軍方必須保證行動是在他們的監督之下才能進行,從行動準備到任務開始到結束的整個過程,必須在有他們在場,而且必須保證他們的基本出行自由,資料共同篩選全,被俘人員審訊的旁聽權,總之,雙方各自都提了一大堆的要求,基本上都是避免談自己的義務,而是在強調自己可擁有的權利,以及對方應該怎么做,因為大家都很清楚,既然是談判與討論,那肯定有回旋的余地,也就是說,你可以漫天要價,我可以坐地還錢,反正是討論嘛,最終達成共識就是在允許范圍內的妥協與退讓,在保證自己底線的前提下給對方提供便利已達到繼續合作的目。

    最終,雖然雙方都沒能滿意的達到自己的目的,但起碼在原有基礎上有所進步,當然重拳他們進一步爭取自己應該擁有的權利,軍方不得不在上層的壓力下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妥協,首先,不能再過分的限制他們的人身自由,重拳他們有自由進出的權利,但出行必須乘坐軍方提供的車輛,而且是必須在軍方的跟隨之下,也就是說,他們不能離開軍方的視野范圍,禁止他們私自行動,盡管這看似沒和之前有太大的區別,依然當他們是犯人一樣看管,但也算是一個不小的突破了,另一方面,作為觀察員的身份,他們爭取到了參與整個任務的權利,獲取了可以在第一時間接觸敵方遺留資料的權利,這能在最大限度上保證他們獲取第一手資料。

    本來他們以為這只是一次簡單任務,從沒想過會如此的復雜,所以在經歷了這些事情之后,眾人不由得一陣感嘆,和出生入死的作戰任務相比,這種任務同樣存在難度,只不過生命危險無限降低,主要是沒一個活絡的腦子,恐怕應付不了這種場面,這一番明里暗里的較量下來把他們弄得疲憊不堪。

    “我算是服了,這些孫子是真難對付。”鬼影一直都跟著重拳東奔西跑去談判,這幾天真不是一般的累,雖然體力上的消耗算不得什么,但精力消耗更大。

    “如果這項工作能干的夠六,那我們真的可以去當外交官了。”重拳也是累的不輕,這兩天真的沒善折騰。

    “我們前期單獨行動繳獲的資料分析出來了,上面確實有一些可以作為參考的內容,發現了元老馬卡洛夫·德雷亞的行蹤,前一段時間他曾經來過這個國家。”蟲蟲可不想聽他們的抱怨,趕緊說正事。

    “來過這兒?這老家伙真的還活著。”鬼影一聽這個精神了不少。

    “雖然前期我們查到了很多他已經死亡的傳言,但并沒有準確的消息,這是他們內部資料上提到的內容,是作為投資者的身份來這里的曾經和總統見過面,并簽署了一系列的經濟合作協議。”蟲蟲說道。

    “見過他們的總統?這個消息好像不太好打探吧,至少我們沒這個機會,我們又見不到總統,恐怕得上面出面了。”鬼影說。

    “已經如實做了上報,03說了會權衡考慮這個問題,爭取通過外交渠道或許相關線索,當然,不一定非得和總統見面,馬卡洛夫·德雷亞出現在這該國的高層肯定不止一個人見過他,所以只要找到知情人就好辦。”蟲蟲說。

    “不管有多難,至少我們查到了一個元老級別的人露面了,這是相當難能可貴的,畢竟從開始到現在,我們從沒有真正接觸過他們的高層,雖然35模式之下,我們已經找到了幾個重量級人物,但我們現在手里的這些人分量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一個元老,雖然現在我們還不確定真正活著的元老有幾個人,但至少可以肯定馬卡洛夫·德雷亞還活著,這已經算是一個不小的突破,我們的下一步工作肯定會轉移到尋找這個人上來,他才是重中之重,想要了解整個‘鐘塔’就必須從他身上尋求突破。”

    “可是目前除了知道他來過這個國家之外,并沒有其他任何可以作為參考的線索,這個問題并不是那么容易解決的,想要找這種人,難度可想而知,你別忘了他曾經是個間諜,而且是高級間諜,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他長什么樣,他的自我保護能力絕對超乎我們的想象,所以想要找到這種人,不太容易。”鬼影覺得重拳有些盲目樂觀。

    “首先,我們要進一步確定他真的來過這個國家,如果他在這里出現過,那么肯定會留下一些影像資料,畢竟他和高層有過會面,這就是我們的一個突破口,當然,這些事情我們是做不來的,是需要上面去運作,才能拿到相關的資料,才能確定是否有他的影像資料,退一萬步講,就算沒有這方面的資料,那么是不是有人見過他,也可以通過這些人的描述去素描一張他的面部特征圖,作為進一步調查的參考,當然這些肯定不會像我說的那么簡單,甚至操作起來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但還是那句話,我們有了方向,剩下的就看上面怎么去運作了,希望軍醫可以通過外交渠道拿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另外還有一個問題,絕對不能忽略,那就是軍醫拿到資料之后會和我們共享嗎?這才是最大的問題。”重拳擼了擼頭發,“就算是我和軍醫之間曾經患難與共過,但在這個問題上,他肯定會留小心眼兒的,就算最終能把資料拿出來和我們共享,而且保證沒有任何的隱瞞,也會拖延時間,給自己一方爭取足夠的機會,這還是我能想到最理想的狀態,很有可能會出現他的上層直接封鎖該消息,告訴我們沒有查到相關資料,進而獨占這份情報的可能。”

    “你不用這么長篇大論,簡單點說,我們查到這點情報雖然很有繼續調查的價值,但不管是調查過程,還是調查結果,都不是我們能控制的,因為我們沒有任何依靠作為保障,更沒有外交渠道去運作,這就是我們和軍醫的最大差別,這才是問題的根源。”鬼影的這個觀點確實一針見血的說到了問題的實質。

    “沒錯,這才是我們面臨最大的問題。”重拳點了點頭,“而且是我們解決不了的問題,只能依靠03的頭腦和運作能力,而且我們一點忙都幫不上,除了等結果,什么都做不了。”

    “真是麻煩,事情怎么弄的這么復雜?如果沒這勾心斗角,恐怕‘鐘塔’早就被清理掉了。”蟲蟲也覺得相當的頭疼。

    “如果一切順利,我們何苦這么東奔西跑,滿世界的轉?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更何況是只有短期利益,勉強合作的兩個組織。”重拳苦笑道,“我們面臨的問題不只是復雜那么簡單,其中還摻雜著更多的東西。”

    后續03給他們回復其實和預想的差不多,這些問題確實很難解決,但他們又不得不去面對,畢竟這是目前他們唯一有價值的線索,如果想要繼續如果想要獲得更多有價值的信息,就得繼續沿著這條線索查下去。

    “雖然現在我們手中有籌碼,遠遠無法抵得上一個元老的價值,如果這個人落在軍醫的手里,那我們將徹底失去原有的優勢。”03說道,“當然,現在考慮這些還為時尚早,畢竟我們還沒有更進一步的消息確認他的身份,也就無從談起,該如何去找他,可是這些問題我們不能不考慮,因為這關乎我們今后該如何繼續下去的一系列決策。”

    “反正事就是這么個事,該怎么處理呢?我現在是一點主意都沒有,我們唯一能明白的一點就是這些東西除了軍醫通過外交渠道去運作調查之外,我們沒有第二條路可選,除非我們能啟用自己的關系,否則一切都是空談。”重拳說道,“但這有悖于我們存在的初衷。”

    “確實如此,我們的存在是和任何國家組織沒有任何關系的,我們不能把國家牽扯進來,這個辦法不如考慮。”03說,“我去想想辦法,看看能否借用其他國家的關系去運作,當然,這種希望不大,有多少人敢于用國家的對外政策去幫別人謀私?”

    “這是我們目前在該國以觀察員身份查到的最有價值的線索,我想在這繼續呆下去也不會有更大的突破,所以下一步我們該怎么辦?是繼續留下去,還是去搞其他事情?”重拳算是在這個鳥國待夠了。

    “暫時不要輕舉妄動,hk的任務并不是單單的和你一起去監督該國對‘鐘塔’產業的收繳行動,他們的另一個目的是監視你們的動向,確定你們是不是我們唯一的作戰力量,探察你們是否在暗地里自行調查,說白了他們是在進一步核實我們的實力。我現在還不清楚他們到底要干什么,不過肯定不會是什么好事,所以近期我雇傭了大量的外來人員參與行動,進行了很多的單獨行動,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摸不清我們的實力如何,你們要小心,‘鐘塔’之外的威脅始終沒有消除,而且隨時都有可能再次出現。”

    ()。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