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245章 絕境求生(01)

    雙方都做好了交換之前的一切準備,而且都很清楚對方肯定不會只是簡單的去交換人質,絕對留了什么后手,或者是做了什么意想不到的準備。

    最糟糕的是獅鷲他們只有四個人,而敵人的數量可能是他們的幾倍甚至十幾倍,要想在這種情況下完成人質交換難度可想而知,不過他們沒有退路,更沒有其他的選擇,而且只有這一次機會。

    四個人的分工非常的明確,獅鷲負責談判,蟲蟲負責交換,鬼影負責策應,娜塔莎負責接應,任何一個環節都不能出錯,否則他們不可能活著離開。

    交換地點在島嶼北側的廢棄港口,這里曾是該島最大的進出港,后來因為島上的經濟重心逐漸南移而日漸蕭條,在遭遇了一次地震加風暴之后,港口設施毀壞嚴重無法再行使用而被徹底遺棄,這個位置相當的特殊,除了地形復雜之外東面就是該島駐軍的駐地,距離不足一公里,西邊大海,只有南北兩個方向可以進出,不管是占盡優勢的卡羅爾一方還是實力不足的獅鷲一方都考慮到對方可能采取過激反應,才選擇了這個特殊的地方進行交換,目的都是希望利用軍營震懾對方,防止對方鬧出太大的動靜,雖然卡羅爾有著絕對優勢,但他卻不知道獅鷲只帶了三個人來,盡管他提前登倒對整個島嶼進行了全方位的偵查,但并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人員出入,獅鷲當然不可能讓卡羅爾找到自己,更不能讓卡洛爾發現自己只有這么幾個人可用,所以雙方的暗中較量其實在很久之前就開始了,不過,這個交換地點對卡羅爾來說確實占盡了優勢,他的人趕到這里最多十分鐘,盡管雙方約定在交換的時候,彼此帶的人不能超過五個,但誰都清楚對方肯定不會老實的遵從這個約定,只不過,卡羅爾不知道獅鷲這邊一共只有四個人

    交換時間是在當天晚上的午夜,天氣條件不是很好,這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天空中陰云密布,電閃雷鳴,豆大的雨點兒被風卷著呼嘯而至,地點和時間是在半小時之內決定的,也就是說,他們必須在半小時之內趕到港口,之所以如此倉促,就是為了防止對方提前到達,所以對于他們雙方來說,時間都相當的緊迫,都明白先到的肯定可以占到一定的先機,可以提前部署,熟悉地形,占據有利位置,所以雙方都在搶時間。

    蟲蟲以最快的速度將車開向港口,獅鷲的無人機已經先一步到達港口的上空懸停監視整個港口的動靜。

    “體重機上有一個人。”獅就放大無人機圖像,能看到一個人趴在起重機頂上,持有武器。

    “就一個?”娜塔莎覺得不對,對方不可能只派一個人過來。

    “可能大部隊還沒到,這家伙可能就在附近,先趕過來監視整個碼頭的動靜。”獅鷲說,“當然,也有可能還有更多的敵人潛藏在港口里,只是沒被發現。”

    “這場仗不好打。”鬼影含糊的說道,為了隱藏身份他帶上了面具,畢竟他和蟲蟲身份過于敏感,還是多加小心為妙,不能因為急于救人而顧此失彼。

    “大家各司其職,按照行動計劃來就行了。”獅鷲非常的沉穩。

    十幾分鐘后,就在他們的車即將進入港口的時候無人機傳回的圖像中出現了幾輛車,從南側進入港口,停在了不同的位置,上面下來十幾個人分散消失在港口之中,還是卡羅爾的人先到了。

    “開始行動。”獅救命令道,娜塔莎打開車門跳了下去,人影一閃消失在呼嘯的風雨之中,在經過一堆廢棄集裝箱的時候,鬼影也跳了下去。

    “轉到前面的空地。”獅鷲依然盯著無人機傳回的圖像,一輛車已經停在了另一邊,車上的人正陸續下來。

    蟲蟲把車開過去,和對方保持著大概三十米的距離停下。

    “3號就位。”,“我需要時間。”鬼影和娜塔莎在耳機里報告。

    獅鷲打開門下了車看著對面的幾個人:“卡羅爾先生?”

    “竟然是你?”卡羅爾有些驚訝,那隨即露出了一個什么都明白了的笑容,“果然是生死兄弟,沒想到你會重為了他出江湖,這么多年了,你好像沒什么變化,聽說你殘了?”

    “我活的很好,多謝關心。”獅就淡淡地說道,“我也以為你早已退休,沒想到竟然還在折騰。”

    “你不也一樣。”卡羅爾大笑,他和獅鷲在很多年前就已經相識,盡管沒什么交集,但同為雇傭軍他們都聽過彼此的大名,也在某些特定場合有過短暫的接觸,甚至差一點就在伊拉克反恐的時候并肩作戰,只不過當時他們領的不同的任務,當然,那都是幾年前的老黃歷了。

    “一直以來我都想見識見識你們這些傳說中的人到底有什么本事,這個已經被我拖下神壇。”說著卡羅爾揮了揮手,有人把重拳從車上拖下來,推到前面按跪在地,卡羅爾繼續說道,“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有是否真的如傳說中的那么厲害。”

    “他們來了11個人。”重拳大聲的說,但緊跟著就被人一拳打倒嘴巴被堵上。

    “虛名而已,不足掛齒。”獅鷲也揮了揮手,蟲蟲立即打開車門,露出躺在里面的倉鼠。

    “你們好像來的人不多。”卡羅爾摸出雪茄叼在嘴里,但又發現正在下雨,根本就沒法點,所以就放棄了,看得出他很放松,絲毫沒有表現出對重拳的不滿,更準確的說,他好像并不在意獅鷲知道他帶了很多人來。

    “我不像你那么膽小,根本就沒必要帶那么多人。”獅就繼續面無表情的說。

    “你還是老樣,不管心里如何翻江攪海都不會帶在臉上。”卡羅爾笑著搖了搖頭,“怎么樣?退休的生活過的不錯吧?你又何必出來趟這趟渾水呢?這事跟你沒什么關系。”

    “你敢動他就和我有關系。”獅鷲面無表情的說道,“是你逼我出來的。”

    “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你還以為你是當初的獅鷲嗎?現在可沒人給你撐腰了,對了,幽靈呢?我記得你們應該是形影不離才對,怎么?沒臉見我?藏起來了?老相識了,不出來聊聊嗎?”卡羅爾慢悠悠的說道,他正在等自己的人趕過來,他還有點吃不準獅鷲到底來了多少人,再加上自己的人還沒有完全就位,后續趕到的人也需要一些時間,說實話,在面對獅鷲的情況下他感覺不輕松,所以他想求穩,保證這次交換不出錯,可以把倉鼠換回來,也可以把包括獅鷲在內的這些人全都干掉。

    “你以為自己有多大的面子?你覺得幽靈會把你放在眼里嗎?你想見就能見得到嗎?不要拖延時間了,就算你們人多,也別想搞什么陰謀詭計,我可不是三歲的孩子,開始吧!”獅鷲當然清楚卡羅爾的目的,但他卻也并不在乎卡洛爾拖延這一時半刻。

    “急什么?老朋友見面了,總得敘敘舊吧?”卡羅爾倒是不急不緩的說道,“不過奉勸你不要和我們為敵,你會后悔的。”

    “你敢動我的兄弟,我就要你的命。”獅鷲說,“你應該知道得罪‘黑血’的下場,馬克.西蒙被我們殺了,‘斷’手覆滅了,馬丁死了,你想成為下一個嗎?”

    “你們只是被中情局利用罷了,‘黑血’早已不復存在,還敢說這些大話。”卡羅爾搖了搖頭,“要我看”

    “你的話太多了。”獅就打斷卡羅爾的話,“不要再浪費時間了,開始吧!”

    “當然,當然可以。”卡羅爾攤開手,“不過我先要確認一下。”

    “彼此彼此。”獅鷲對蟲蟲點了點頭。

    蟲蟲立即向卡羅爾那邊走了過去,卡羅爾也派了人往這邊過來,誰都不傻,當然要看清楚自己即將換回來的是不是想要的那個人。

    蟲蟲走過去在離重拳還有不到五米的地方站住:“我有話問他。”

    重拳嘴里的東西被拿掉:“別相信他們,他不可能放你們走。”

    “我們第一次面對面接觸的時候說了什么?”蟲蟲問。

    “你不是個合格的兵。”重拳知道蟲蟲是在確認自己的身份。

    “你也不是個合格的教官。”蟲蟲說,這是當初他們兩個第一次正面交流時說的話。

    另一邊,卡羅爾的人已經用設備對倉鼠的臉部進行了識別,畢竟倉鼠現在處于深度昏迷狀態,根本無法進行交流,只能利用設備來識別他的身份,這種面部識別系統可以過濾一切外部偽裝,直達骨骼結構進行確認,所以可以保證絕對不會出現問題。

    “差不多行了。”獅鷲站到卡羅爾的人和車子中間擋住里面的倉鼠,“別沒完沒了。”

    那個人回身打了個沒問題的手勢通知卡羅爾。

    “我要再派個人把他抬回來。”卡羅爾說。

    “沒必要。”獅鷲從車廂里拽出一張折疊的輪床,將倉鼠拖出來丟在上交給卡洛爾的人,“可以開始了。”

    “你就不能輕點兒,他是個病人。”卡羅爾見獅鷲如此的粗魯,不禁咋舌說。

    重拳被推到蟲蟲面前,蟲蟲看了看冷冷的說道:“放開他。”

    卡羅爾這才叫人打開了重拳的手銬。

    “我們走。”蟲蟲扶著重拳往回走。

    “你們就不該來。”重拳一瘸一拐的往回走。

    “別說話。”蟲蟲低聲說。

    “把倉鼠搶回去,給我把槍。”重拳用極低的聲音說道。

    “不需要,獅鷲有其他安排。”蟲蟲扶著他繼續向前走,另一邊,卡羅爾的人已經推著倉鼠走了過來,雙方相距不足五米,重拳看著床上慢慢遠去的倉鼠一臉的不甘。

    卡羅爾得意的笑著,他的人已經端起了槍,看樣子馬上就要動手,可就在這時,幾個紅點兒突然出現在卡羅爾的身上。

    “別以為我沒準備。”獅鷲依然站在車邊一動不動,“你覺得我會帶多少人來?敢說花樣你也別想全身而退。”

    “果然”卡羅爾露出一個我早就知道的笑容對手下人擺了擺手,“把槍放下,交換還沒有結束,我們得給人家必要的尊。”其實他這一番舉動,只不過是對獅鷲的一種試探,他想看看獅鷲到底準備了什么,雖然前期他已經確認獅鷲帶來的人應該不超過五個,但仍然心里不踏實,覺得獅鷲不可能這么老實。

    “干掉他。”重拳咬牙切齒的說道,此時,他和蟲蟲離獅鷲的位置還有十幾米,倉鼠也沒到卡羅爾身邊。

    “放松點,一步一步的來。”蟲蟲扶著他往前走。

    這才是整個交換過程中最危險的時候,誰都想把自己的人弄回來,又不想把手里的籌碼放出去,所以最有可能出現變故的就是這個時候,可整個過程中獅鷲卻一直都保持著雙手背后面對卡羅爾的姿勢不變,而卡羅爾也一樣站在那盯著獅鷲,任憑光點定在他的身上,兩個人就像隨時可能撲向對方的野獸一樣進行著心理上的較量。

    “已經找到敵人狙擊手的位置,隨時可以清除。”耳機中有人向卡羅爾報告。

    “一切準備就緒。”獅鷲的耳機中娜塔莎報告道。

    “確認數量了嗎?”眼見的倉鼠離自己越來越近,卡洛爾幾乎嘴唇不動的輕聲問道。

    “還沒有,只發現了兩個,可能他們就來了四個人。”耳機里有人說。

    “不可能。”卡拉爾根本就不信獅鷲只帶了三個人,以他對獅鷲的了解是這個人向來穩妥,從來不輕易冒險,不可能只帶了這么少的人來和他交換人質,肯定準備了什么后手,在他的潛意識里獅鷲這絕對是一個難纏的對手,他不想因為敵情不明而突然發難,萬一真的因為輕敵而鬧得一發不可收拾,那就得不償失了。

    “我們幾乎占領了所有的制高點,而是且進行了全方位的觀察,確實沒有發現他們有更多的人。”手下人在耳機中很自信的說道,“我們的后續支援隊伍已經抵達,不過,這個港口占地面積太大了,我們人手雖多,卻也無法完全控制,正在向交換地點推進。”

    “知道了,派人過去截斷他們的退路。”卡羅爾指揮手下人把倉鼠送進車里立即撤走,原計劃他想再把倉鼠換回來之后就動手,但到現在為止始終沒摸清敵人的情況,所以他改變了主意。

    其實并不是情況沒有摸清,而是他不相信獅鷲只帶三個人來,因為他覺得這太不正常了,他覺得明知道自己肯定有準備,獅鷲絕對不會如此冒險,他相信石獅鷲肯定另有準備,所以他打算先把倉鼠運到安全的地方,至少在動手之前,倉鼠不能在這里,以免被殃及。

    而此時重拳和蟲蟲也已經回到了車邊,再不動手可真就來不及了,卡羅爾咬了咬牙突然一縮身跳開躲避身上的激光點的同時大吼一聲命令手下人動手。

    他的幾名手下早就做好了準備,立即端起槍向著獅鷲那邊掃射。

    獅鷲當然不是那么好對付,幾乎在卡洛爾下令的同時,他就已經回身躲到集裝箱的后面,蟲蟲已經把重拳塞進了車,用自己的后背硬生生的接了幾槍,盡管有重型防彈衣保護,但她還是被那巨大的沖擊力撞的頭暈目眩,眼冒金星,她強撐著關上車門以最快的速度上車把車開走。

    “你一點都沒變,不會給對手留任何的后路。”獅鷲從大衣下面抽出長槍開始和敵人激烈交火。

    “你不是也一樣?”卡羅爾躲在暗處,“既然知道我是什么人,你還敢來,佩服佩服。”

    “你就是個瘋子,殺人狂,虐待狂。”獅鷲看了看時間低聲通過單兵電臺對其他人說,“按照原計劃盡快撤離。”

    “那今天咱們就拼拼實力,看誰更厲害。”卡洛爾一邊大聲說著,一邊開始向側面迂回前進,試圖打獅鷲的側身。

    “有本事放馬過來。”獅鷲將幾枚煙幕彈扔在附近,畢竟敵人數量眾多,火力優勢明顯,現在他只有一個人,根本不可能和敵人正面抗衡,他必須爭取足夠的時間保證重拳可以順利的離開港口,然后再找機會從這逃出去,所以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拖住這些的敵人,減小蟲蟲的壓力。

    “已經確定第二攻擊位置已經部署完成。”鬼影在耳機里說,“你可以后退到第二道防線。”

    “收到。”獅就又對著敵人的方向打了一個點射,但敵人的反擊異常的猛烈,密集的彈雨瘋狂的掃過來,打在他藏身的集裝箱上,他知道這玩意兒不可能給他提供有效的掩護,這種銹跡斑斑的集裝箱可以被子彈輕易穿透,所以他立即轉移,尋找下一個藏身之處。

    “投降吧,我保證留你個全尸。”卡洛爾突然從側面殺出來對的,獅鷲藏身的地方就是一陣瘋狂掃射,獅鷲一個翻身集裝箱的縫隙,卡羅爾掃出的子彈全都打在了集裝箱上,從獅鷲的反應上就能看出他帶的人確實不多,看來自己之前實在是太多慮百镀一下“戰神再生之兵不血刃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