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231章 風暴之怒(02)

    已經嚴重傾斜的鉆井平臺在洶涌的海浪中劇烈的晃動,整體結構已經變形,沒多久就開始碎裂崩塌,隨時可能散架沉入海底,重拳三人亡命的奔向邊緣,馬修已經把船開了過來,但是因為浪涌太大根本不敢靠的太近,一旦被海浪掀起撞在鉆井平臺上,那這船也就是會瞬間支離破碎,所以等重拳他們沖到平臺邊上的時候,其實離漁船還有將近20米的距離。

    “沒法再靠近了,浪太大”HK站在船上看著平臺邊上的重拳他們。

    “我靠,你這是讓我們跳海啊!”鬼影一看就知道,這個距離他們只能跳到海再游上船,但在這么大的風浪之下那就是找死。

    突然頭頂上一陣鋼鐵斷裂的聲音,因為嚴重變形扭曲的平臺已經開始崩塌,大量的鋼梁脫落掉了下來,下雨一樣掉在附近砸的出一陣巨響,整個平臺顫抖的更加劇烈。

    “來不及了,走走走快。”重拳根本不及細想,一頭從平臺上扎了下去,直接墜入巨浪之中,由于距離太高,入水的撞擊把他弄的七葷八素,掙扎了半天才算是從水里探出頭來,又被巨浪一下先了起來拋向半空,在那一瞬間,他看到鬼影和蟲蟲先后入水,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HK立即命人甩繩子,很快,七八條長繩就甩進了海里,但在如此巨大的浪涌之下,這些繩子能否被他們抓住,卻還是個未知數,繩索根本不受控制,起到的作用十分的有限,就在這時隨著一陣金屬斷裂的巨響中平臺開始迅速坍塌碎裂,無數亂七八糟的東西紛紛掉落,盡管漁船離平臺還有20幾米,在上面掉下來的東西卻無時無刻的威脅著他們。

    “我們得走了。”馬修一看情況不好,就想逃走,可以是HK卻堅持再等一等,然后趴在床邊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著洶涌的海面,但除了海浪之外,什么都看不見,重拳他們仿佛被巨浪卷進海底一樣不見了蹤影。

    “開過去兜個圈子。”HK不死心的對馬修吼道。

    “你瘋了嗎?”馬修可不敢靠上去,就算不擔心巨浪把他們掀到正在坍塌的平臺上,他也不希望被上面掉下來的那些東西砸中,只要一條鋼梁就能直接洞穿他們的破船,那可真的要傳毀人亡了。

    “不能就這么不管,現在走就等于我們殺了他們。”HK吼道。

    “他們肯定上不來,浪太大了,你不能為了幾個已經完蛋的人,把我們所有人的命都搭上,更何況他們不是我們的人。”馬修顯然不像遵從他的命令。

    “可他們是和我們一起來的。”HK吼道,“我們不可能做事不理,更不能見死不救。”

    馬修雖然不愿意,但還是咬了咬牙,擺舵靠了上去,眼睛卻一直盯著上面掉下來的東西,不停的轉換著船只的方向,可在這么大的浪頭之下漁船很難控制,他冒著巨大的風險向前靠了十幾米就不敢再往前了,而是一轉舵,打了個彎斜著沖了出去,整個過程中HK始終盯著海面,讓他失望的是根本就沒有看到重拳他們任何一個人的影子,偶爾劃過的閃電照亮的海面上除了一道道的浪涌和水墻之外什么都看不見。

    “這不能再呆了,平臺沉下去的時候會出現大漩渦,被吸進去就全完了。”馬修終于沉不住氣了,他可不想再去冒險。

    “走吧!”HK閉上了眼睛,他知道重拳他們完了,估計三個人已經被巨浪進了海里,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有人生還。

    漁船開足馬力迎著風浪向鉆井平臺的反方向沖了過去,巨大的浪涌高高揚起形成了一道看不見盡頭的水墻擋在了他們的面前,漁船猶如一只發狂的螞蟻一樣全速向前猛沖,但在巨浪之下看起來卻仿佛原地不動,漁船的動力在大自然面前,簡直薄弱的不值一提。

    “要完了”馬修啟動了備用馬達,這漁船看起來雖然表面破破爛爛,但實質上內部確實進行了加固和改裝,平常使用傳統動力絲毫看不出差別,等備用的兩套馬達系統同時啟動,那這船的動力可以增加三倍之多。

    漁船艱難的贏著水墻沖了上去,而那巨大的水墻卻越來越高,整艘船已經完全立了起來,仿佛一只小螞蟻爬上了墻壁,但不同的是,這水墻是會動的,而且有越聚越大之勢,最終,猶如一個巨大的山峰傾倒過來一樣。

    馬修大吼一聲脖子上青筋畢露,雙眼圓睜死死的盯著水墻,控制著漁船向上猛沖,HK和他的手下人已經將自己固定在船艙里,抓住身邊的東西任由巨浪的顛簸,聽天由命的等著本被沖來的巨大水墻拍成碎片

    在那水墻即將落下的時候,漁船終于沖上了頂峰,緊跟著整到水墻如排山倒海一般轟然落下,已經遭到嚴重破壞的鉆井平臺被霸道的巨力沖撞的瞬間支離破碎,完全傾斜的基座被撞得稀爛,這個設計可承受十級風浪的鉆井平臺就這樣在人為破壞和大自然的沖擊之下變成了一堆沉入海底的廢鐵,只剩下幾根承重樁和半邊基座在洶涌的海浪之中,沉浮不定

    漁船在沖上水墻之后,幾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但他們也很清楚,在這場風暴中,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插曲,比這更兇險的情況隨時都有可能出現。

    “后面有人”突然在尾艙的人在耳機里大喊。

    HK一驚,立即解開固定鎖往后面沖了過去,結果被顛簸的巨浪陣得翻倒在倉板上,他連滾帶爬的沖到尾艙,果然看著在洶涌的海面上有一個人影在水中沉浮,他馬上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繩子,有人抓住了繩子,快拉他上來。”

    他們之前甩出了十幾條繩子,但他們認為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之后就撤走了,在如此大的海浪之下也來不及收回繩索,所以,任由那些繩子漂在海里,可沒想到竟然有人抓到繩子

    眾人立即七手八腳的開始往回收繩索,但拽了半天才發現那些繩索都是空的,直到收到第七條繩子的時候才感覺到有重量,幾個人一起將繩索收回來,才看見重拳、蟲蟲和鬼影,猶如一串被栓住的螞蚱垂在繩子的后面,已經在洶涌的海浪下陷入半昏迷狀態,真不知道這三個人是怎么把自己捆在繩子上,否則不可能憑借雙手的力氣,堅持到現在,早就被海浪卷走了。

    三個人被拉上來之后,就開始趴在艙板上吐水,這種情況下根本沒法施救,HK只能將他們分別固定在船艙里,三個人吐出了大量的海水,在這么大的風浪下,就算水性再好也沒用,從他們三個的狀態就能看出,盡管他們摸到了繩子固定住了自己,但卻沒法及時翻出海面換氣,肯定有很長,一段時間被拖在水下,所以才會被弄得如此狼狽,估計就是在漁船爬上水墻的那段時間他們一直處在水底下,萬幸的是,他們抓住的這條繩索沒有被漁船的螺旋槳絞斷,否則他們真的要葬身海底了。

    吐了半天的水之后三個人全都萎靡的在那一動不動,也不知道他們是生是死,在劇烈的顛簸之下,過了很長時間重拳才清醒了過來,不過也只是抬頭看了一下就又昏了過去,這倒是讓HK松了口氣,重拳的這條小命算是保住,另外兩個人也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重拳醒過來的時候風暴還沒有結束,漁船依然在和風浪搏斗,顛簸的厲害,昏暗的船艙里所有人都在隨著海浪劇烈的顛簸不停的晃動,沒人說話,也沒人亂動,他只感覺自己大腦里一片空白,仿佛思想已經被抽離,只剩下一個軀殼,他甚至無法思考,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渾身酸軟無力,頭疼的厲害,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就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風暴已經有所減弱,重拳仔細回想了一下,還是沒想明白自己是怎么回到船上的。

    “醒了,感覺怎么樣?”HK在一邊問。

    “嗯”重拳一句話都不想說,頭還是很疼,渾身上下綿軟無力。

    “我們算是熬過這關了。”HK說。

    “總算撿回一條命。”蟲蟲在暗處說道,原來她早就醒了,一直沒說話。

    “奶奶的,差點被你們害死。”鬼影也在一邊有氣無力的說,他也醒了有一會兒了。

    聽兩個人東一句西一句的說完重拳才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來他掉進水里之后就被浪頭拍暈過去了,是蟲蟲及時抓住了他才沒沉下去,蟲蟲的運氣確實很好,他落水沒多久就抓到了一條繩子,正是靠著這條繩子陸續的找到重拳和鬼影,只不過他們一直被壓在水下抬不起頭,因而喝了很多水,如果不是有人及時發現,他們估計就算繩子不斷,他們可能也堅持不了多久。

    “欠你一條命。”重拳對蟲蟲說,如果不是蟲蟲,抓住他,他也不可能有命活的現在。

    “其實我們的運氣都不錯,我跳下去之后也被撞的暈頭轉向,慌亂的游上水面的時候竟然一把抓住了繩子。”對于之前發生的一切蟲蟲依然心有余悸,那可真的算得上是九死一生了。

    “看來我們甩繩子這個辦法還是起了點作用。”HK聽完之后也松了口氣。

    “你們之前是不是很猶豫要不要就我們?”重拳突然問道。

    “當然不會。”HK說,不過,在他心里確實曾經這樣想,但良心還是讓他為之做了一些努力,也恰恰是他這份努力救了三人一命,如果不是他堅持叫馬修開著漁船兜了一圈,蟲蟲也不可能有機會抓到那條繩子,這一切可以說是陰錯陽差促成的結果。

    “不管怎么樣我們都得說聲謝謝。”重拳不想再繼續糾纏這個問題,他知道在那種情況下為了自保而拋棄他們也不算是什么錯誤的選擇,但HK的舉動確實救了他們,光看這一點就沒必要再繼續追究下去。

    “你們這偵查工作做得確實不太徹底,這場風暴比你們預計的可大了不止一倍啊!”鬼影說道。

    “天氣預報存在誤差是正常的,我也沒辦法。”HK很無奈的說。

    “你的一個沒辦法,就差點讓我們變了魚糞。”鬼影揉著被砸傷的肩膀,盡管沒什么大礙,但現在肩頭卻也已經已變得又紅又腫,麻木僵硬。

    “不管怎么說一切都過去了。”重拳解開固定身體的繩子直接躺在了艙板上,渾身軟綿綿的仍然使不出力氣。

    “我們到哪了?”鬼影向外張望,外面光線極其的混亂,偶爾劃過的幾條閃電江海面照的波光粼粼,天空的烏云幾乎壓在了頭上。

    “已經進入公海,離另一做鉆井平臺不遠了。”HK說道。

    “我們現在的狀態可不是很好,還有多久能到?”鬼影又問。

    “如果風浪不在加強,預計兩個小時就可以到達。”HK說。

    “這該死的天氣,可看不出一點晴的意思。”鬼影罵道。

    “這場風波還要持續至少一天的時間,很可能會再次轉強。”HK從自己的裝備中翻出一塊巧克力咬了一口,“不過,這風浪也確實幫我們催毀了之前那做鉆井平臺,如果光靠爆破可能很久才會達到那樣的效果,洶涌澎湃的巨浪加速了對整個平臺的摧毀。”

    “也差點把我們弄死。”鬼影見他吃東西,頓時覺得自己肚子里咕咕亂叫,于是也翻出東西開始補充體力。

    “總之,在那里發生的一切都比我們預計的要快的多,如果不是其中一根承重樁先被火箭彈擊中,再被倒塌的鉆井砸斷,整個平臺也不會那么快就失去平衡發生傾斜在海浪的作用下扭曲變形,最終沉沒。”HK說道,“而且那些敵人戰斗的相當頑強,反應也快的多,如果不是遇到那么大的風浪,相信我們脫身會很困難。”

    其實還有一點他沒說,就是他們之前的爆破已經給那根承重柱造成了一定的破壞。

    鬼影跟他的看法就截然不同:“那不一樣,如果不是那平臺塌的太快我們很可能也不至于差點沒命。”

    “從這次交手的情況來看‘鐘塔’手下的這些人的戰斗力確實可以,曾幾度逼得我們無路可走,盡管我們逃了出來,但如果是正面沖突,就算是我們可以取勝也會非常的吃力。”重拳說道。

    “下個平臺上他們的人數比之前的多,不過也不用擔心,我們繼續偷襲,應該不是什么問題。”HK把手里的巧克力吃完。

    “不如你們直接召喚一個巡航導彈就好了。”鬼影步陰不陽地說道。

    “政治風險太大了,沒人擔得起這個責任,寧愿讓我們去賣命,也不會那么干。”HK苦笑,“人命在政治風險面前是不值錢的。”

    “如果遇到像之前那種風暴結局如何還是個未知數,再者說這邊很可能已經接到消息,沒準做好了迎敵準備。”蟲蟲說。

    “不一定啊!在那種風暴條件下,通信會受到嚴重干擾,我們行動速度很快,他們很可能根本來不及發出任何消息。”重拳對這一點就不太擔心。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誰能確定當時敵人做了什么?”蟲蟲還是有些擔心的。

    “通訊情況一直沒有好轉,直到現在才算有所恢復,當時的情況比較復雜,信息發出的可能性不大。”HK說,“不過我們確實要做相應的準備,不能太大意了。”

    “廢話少說,趕緊補充體力,休息一下,后面情況沒法預計,還是做好一切應急準備吧!”鬼影覺得在這推測這些根本沒有任何實際意義。

    “嗯,說的對。”重拳點了點頭。

    “‘鐘塔’恐怕一時間也搞不清平臺被摧毀是不是風暴的原因,盡管鉆井平臺的設計可以低于如此大規模風暴的影響,但要想真正弄清發生什么,恐怕也得去看了情況才能知道,如果那幾根固定樁沒有沉入海底,內行人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么。”HK說,“不管結果如何,我們算是完成了一半的任務,我倒是希望‘鐘塔’能盡快知道事故的原因,我們的目的就是讓他們知道我們在摧毀他們的產業,不是嗎?”

    “這個問題先不要考慮了,搞定下一個鉆井平臺再說吧!”重拳可沒打算考慮那么遠,眼前的問題還沒有解決,想那么遠有什么用?

    “只要你愿意,可以直接像恐怖分子一樣發個聲明說,對這次事件負責。”鬼影竟然來了這么一句。

    “我還沒那么無聊。”HK開始懶得和鬼影說話了。

    “其實我們現在干的事情,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和恐怖分子差不多,只不過我們的針對性較強罷了,奶奶的,這他娘的根本就不是人干的活。”鬼影罵道。

    “或許我們只是讓‘鐘塔’損失點錢,最多刺激一下他們的神經,讓他們惱怒一下,真的能達到我們預期的目的嗎?這恐怕還是個未知數。”對于這一點蟲蟲似乎不抱什么希望百镀一下“戰神再生之兵不血刃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