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227章 毫無進展(02)

    其實倉鼠的身體狀態一直都不好,從上次住進醫院到現在也沒出來,上次病發,差點沒命,可這次突然病危,卻一點征兆都沒有,午飯時還好好的下午就突然昏迷了,一開始手在外面的特工還以為他在睡覺,直到護士查房的時候才發現他狀態不對,立即開始搶救,卻一直都沒醒過來。

    軍醫趕到醫院的時候,搶救已經結束了,醫生告訴他,倉鼠狀態不是很好,能不能挺過這關還是個未知數,這確實是一個極其糟糕的消息,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本以為這家伙病情穩定之后可以慢慢恢復,可沒想到他的病情會突然加重。

    03得到消息之后就第一時間趕到了醫院,軍醫的人已經開始做內部調查了,這種情況太不正常,他們懷疑可能是有人做了手腳,但醫生卻并沒有得出倉鼠的病情加重是否有人為的成分存在的結論,不過還是將所有東西送檢,逐一排除可能。

    誰都清楚倉鼠的重要性,但對他的狀態卻又都毫無辦法,他們可以想近辦法把倉鼠活著抓回來,但卻無法控制他的病情,這確實讓所有人的心情都變得非常的糟糕,他們所做的一切努力很可能因為倉鼠的身體原因而付諸東流,為了抓這家伙,他們確實費了不少的力氣,還差點被凍死在那冰天雪地的地方,可如今倉鼠,就算能熬過去,恐怕要在很長時間內無法起到應有的作用。

    “為什么會突然發表病?之前的狀態不是很好嗎?醫生到底是怎么說的?”03也覺得這事情發生的太過不可思議。

    “醫生說他的心臟功能衰竭,但之前并沒有發現類似的征兆,他們也覺得奇怪,按理說,倉鼠的身體雖然很差,但也不至于突然出現這么大的問題。”軍醫頹然說道。

    “所以你懷疑有人做了手腳,將所有東西都送檢了是嗎?”03又問。

    “我也不相信他會突然發病,而且這么重,我咨詢過專業人士,在某些藥物的作用下,確實可以達到類似的效果,但卻需要極高的專業知識,所以不排除人為的可能。”軍醫說。

    03沒在說話,他很清楚,如果真的查出是人為的,那這事情就復雜了,這可不是什么外面的醫院,就是中情局內部的醫療部門,是不對外的,而且倉鼠的病房是有特工24小時看護的,如果在這都能出問題,那只能說明,威脅來自于內部,事情變得相當的麻煩,如果真是人為的那會不會是‘鐘塔’滅口?只要倉鼠能閉嘴就保證很多的秘密,但也不排除倉鼠的其他對手所為的可能,當然,現在想這些還為時尚早,至于真的是人為的,還需要看后續的調查結果。

    “結果什么時候出來?”03問軍醫。

    “1到2天吧!送檢的東西很多,會陸續出結果。”軍醫說。

    “嗯,我知道了。”03嘆了口氣,“倉鼠說關鍵,沒了他,我們之前的努力都算白費,我建議把他轉移到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單獨看護,能接觸到他的人越少越好。”

    “嗯,我會做出相應的安排。”軍醫點了點頭,“真是很頭疼。”

    03又說道:“不光是倉鼠,韋德也要單獨監管,如果他再出了問題,我們的一切努力恐怕真的要歸零了。”

    檢驗結果出來之后,果然發現了問題,在注射液中發現了一些非治療藥物的殘留成分,具體是什么還沒有得出最終分析出來,這事兒就開始向他們想看到的方向發展了,在守衛如此森嚴的對其下手,看來這些人的能量很大,這里不是外面的醫院誰都能來,作為一個內部醫院,在這里活動的大多都是特工,或者是相關工作人員,這個地方究竟是被滲透了,還是說有潛伏在他們身邊的特工呢?這又讓軍醫想起了之前走漏消息的事情,上面雖然成立的專門的調查組進行針對性的調查,但現在仍沒有查出什么結果呢,所以他打算暗地里自己查,如果真的是‘鐘塔’已經滲透進來了,那究竟哪些人是可以相信的那些人存在問題呢?思前想后之下,他決定親自去查,先從監控錄像查起,然后再逐一排除,當然,這是一個非常繁瑣的工作,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完成的,也不是一個人就可以做到的,所以這可能是一個較為漫長的過程

    可是到現在為止倉鼠還沒醒,醫生說她他的狀態沒有任何的好轉,反而更加的糟糕,該做的已經都做了,最終結果如何只能聽天由命。

    對于這件事,反映最強烈的就是鬼影了,他始終認為把倉鼠交給軍醫是個錯誤,如果由他們來看管,肯定不會出這么大問題,他還一度懷疑是軍醫想搞什么陰謀詭計。

    “現在可好,搞成這個樣子,他可是我們目前唯一的希望。”鬼影搖頭嘆息的說。

    “與其去擔心倉鼠的死活,倒不如先找的貝恩。”蟲蟲說。

    “怎么找?現在一點線索都沒有,南亞那么大,想找一個人談何容易?”鬼影攤開手,一副無奈的表情。

    “如果事情真的那么容易解決,那也沒必要交給我們了。”重拳煩心的說道,“布魯斯已經啟動了所有在南亞的渠道,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但也不排除一無所獲的可能,等吧!沒別的辦法。”

    就這樣一連幾天過去了事情依然毫無進展,倉鼠被軍醫轉運的一個秘密地點繼續接受治療,但這家伙卻始終沒有醒的跡象,韋德也被轉運重新安置,繼續對其審訊。

    在這段期間布魯斯的人在南亞活動雖然,沒能找到貝恩,但卻發現了一些可以確認身份的‘鐘塔’作戰力量在那里活動。

    得到這個消息之后,重拳立即聯絡布魯斯詢問情況。

    “一共六個人,先后在一周內以一不同方式進入加蓋爾共和國”布魯斯再次出現已經是一周之后了,從傳輸的圖像中能看到他正在某個地方的海邊。

    “你這是在度假?”鬼影看著一身休閑的布魯斯問。

    “工作需要。”布魯斯簡單的說道,“我人在調查過程中偶然發現了這六個人出現在該國,他們陸續入境,都是這一周的事情,盡管他們用了不同的身份,但通過面部識別系統的比對,確實是你們之前提供的那份資料中的幾個可確認身份的‘鐘塔’武裝力量成員。”

    “加爾蓋公和國,群島之國?”鬼影對這個國家的印象比較模糊。

    “是的,剛剛結束內戰不到五年,政局趨于穩定,旅游業興盛,有大小數百個島嶼島礁珊瑚礁組成,是南亞著名的度假圣地,海洋石油資源豐富。”布魯斯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這個國家的情況。

    “他們去那干什么?”重拳覺得奇怪,“難道‘鐘塔’在那里也有投資?”

    “他們不屬于被恩集團,對吧?”鬼影想了想又重新問,“不是被恩集團旗下安保公司的人。”

    “我們之前已經把貝恩集團的安保公司從‘鐘塔’訓練的那批人中剔除了,他們是完全不同的兩支隊伍,所以這些人和貝恩集團無關。”重拳說道。

    “他們的最終目的地是哪?”蟲蟲問。

    布魯斯搖了搖頭:“還不知道,我的人正在查,之前只是發現了他們的入境記錄,但不知道他們的最終目的地。”

    “有沒有可能和貝恩有關?”鬼影問。

    “還不清楚,不過針對貝恩的調查還在繼續,我們把重點放在了斯里蘭卡和馬爾代夫,根據中情局新一輪更新的情況來看,他曾經在那里度過假,而且還住了半年之久,雖然還沒法確定他現在是否在那,但也不排除這樣的可能,如果他真的處于半退休狀態,很可能在那個地方休養,他的年紀不小了,不太適合東奔西走,如果是我肯定會在馬爾代夫安享晚年。”布魯斯說。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會選哪?”鬼影撇了撇嘴。

    “你也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不會選那?”布魯斯笑了笑,“開個玩笑,之所以把調查重點放在這兩個地方,是因為在調查的過程中,我們發現貝恩集團的一些工作人員和安保人員曾經頻繁出入兩個國家,近期雖然有所減少,但依然有該集團的人在這兩個國家活動,原本我打算在有結果之后再告訴你們,可沒想到你們這么急。”

    “你懷疑那些人是去見貝恩的?”蟲蟲問,“那是否該國有被人集團的辦事處或者分支機構呢?”

    “我們正在進行這方面的調查,從現在了解的情況來看,還沒發現有任何一家企業和貝恩集團有關,當然,他們可能在這里有合作項目,或者投資,不過就算在這兩個國家查不到貝恩的下落,也可以順藤摸瓜的查一下他們在這里的目的,或許會有意外收獲,加蓋爾共和國是我們延伸調查的一部分,發現這六個人入境,純屬意外。”布魯斯說。

    “看來這調查的過程需要多長還是個未知數。”重拳有些失望的說,原本他以為布魯斯這方面有一些不錯的進展,可現在看來卻并非如此,他們只是確定了一些可能。

    “所以不要太過著急,能從毫無線索查到現在也算是有了不錯的進展了。”布魯斯說,“相信軍一個人也很快會查的這些,但我們多少會快一些,我們這邊的進展情況會隨時通報你們的,等消息吧!”

    “你不知道等消息有多難受”鬼影說。

    “等待在所難免,因為所有事情都不可能一切順利,好了,我這邊還有工作,就到這吧!”說完之后布魯斯結束了通話。

    “他們查到的東西太邊緣化了,連調查方向都算不上,查來查去,只不過查到貝恩集團在那邊的人員活動,至于是否和他們的老板有關系,還無法確定。”鬼影其實不覺得這算是什么進展。

    “讓他們去查吧!如果連布魯斯的人都查不到,那我們就不可能有機會再找到貝恩了。”重拳說。

    很快03也反饋了一條信息,確認了六個人出現在加蓋爾肯定另有蹊蹺,作為‘鐘塔’旗下的作戰力量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絕對有問題,軍醫的人跟進深入調查之后發現‘鐘塔’在該國有著石油業的投資,在海上有兩個鉆井平臺,那六個人的真實目的地很可能就是上鉆井平臺。

    “給鉆井平臺提供保衛?”鬼影好像有點明白了,“但是這個國家都不打仗了,有這個必要嗎?”

    “其中有一座平臺在公海,很可能是為了防海盜,所以才派人守衛。”重拳看著手頭的資料。

    鬼影點了點頭:“如果說防海盜派幾個人守著,也算勉強說的過去。”

    “那把這個消息通告給我們的目的是什么?讓我們去把它炸了?”鬼英問。

    “暫時沒有這樣的考慮,03叫我們繼續等,其實,軍醫那邊也懷疑貝恩在馬爾代夫,并且已經縮小了范圍,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了。”重拳說。

    在這期間,他們又接到了軍醫的通告,對上次他們從伯埃爾帶回來的資料破譯工作已經完成,包括‘鐘塔’這個基地的訓練計劃和訓練記錄在內的大量信息被整理了出來,但和之前他們得到的線索差不多,基本上只能確定那些曾經在哪里接受過訓練的非伯埃爾國防軍成員的數量,至于身份沒多少卻能查得清楚,能確定身份的‘鐘塔’受訓人員最終只有不到200人,能在現實中查到真實身份也大多使用的是假名,只能通過人臉識別系統進行全面的比對繼續確認,不過這個過程恐怕會相當的漫長,幾百號人的逐一比對是需要時間的,更何況還要一個個的理順確認,這速度不可能太快。

    “盡管查到的東西雖然不少,但都是目前我們用不上。”鬼影說道,他現在最感興趣的就是如何找到貝恩。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也了解到‘鐘塔’除了在加蓋爾有直接投資之外,還通過備案集團與該國展開一些相關的技術合作,甚至連在加蓋爾的海洋石油開采都是貝恩集團提供的基礎服務,還發現包括原料和設備的提供和相關的所有海上運輸都是貝恩集團來負責的,又是自家公司的兩手買賣,攬一筆生意,賺幾筆錢

    “這買賣干的確實劃算,雖然查的很清楚,但還是沒找到貝恩。”鬼影根本就不關心‘鐘塔’靠什么賺錢。

    “盡管沒找到這老家伙,但也算是有了一些收獲,兩座海上鉆井平臺的年收入可是個天文數字,這么多年下來‘鐘塔’可是賺了不少錢。”重拳說,“調查中顯示‘鐘塔’還為該國海軍提供了一系列的服務項目,包括兩艘巡邏艦和大批的艦載導彈,而且有跡象表明他們已經投資該國的造船工業,幫他們提供新的造船技術用于生產潛艇和軍艦,不過還不清楚他們具體進展到了什么程度。”

    “他們想要控制這個國家的海軍?”鬼影馬上聯想到了之前‘鐘塔’對一些國家軍隊的投資都是有其特殊目的。

    “目前還不清楚他們是否有這樣的打算,也沒有查到相關的線索。”重拳說,“不過,不排除這種可能,以他們以往的行事作風來看,這種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這上面不是說找到了一個貝恩集團在馬爾代夫的辦事處嗎?他們在那里有投資,但具體的情況確實一點都沒有,這未免也太籠統。”蟲蟲看著軍醫更新的資料說。

    “他們正在通過該辦事處調查貝恩的下落,還沒有什么進展。”重拳也看著手里的資料說,“從目前掌握的數據顯示,貝恩集團在該國成立辦事處已經有三年之久,但并沒有貝恩集團的名義進行任何的投資與合作,他們很可能用另一種身份在進行相關的運作。”

    “有錢就是好,隨便投點就能建個公司,弄個集團,然后再用這些名頭去干一些不方便自己出頭的事,也可以很好的避開外部調查,這些老家伙真是有一套,變個花樣就能讓我們摸不著頭緒。”影說道。

    “這在一些跨國性的大型金融機構中這很常見,很多時候參與一些大項目競標的幾家公司很可能都是一個集團操控的。”蟲蟲說。

    “從這數字上看,被恩集團在這里的作為不是很大,最多算是給‘鐘塔’打零工的小公司。”鬼影算是明白了,在這幾個國家貝恩集團最多算是跟著‘鐘塔’在這里的投資賺點小錢。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確實如此,但我相信那么大個集團不可能只干這點和他們身份不對稱的項目,這些天調查的進展速度還算快,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把這種情況徹底摸清楚,貝恩在不在這也該有個結果了”百镀一下“戰神再生之兵不血刃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