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220章 再見獸人(01)

    隨著無人機把各項數據傳輸回來他們對整個基地了解更加深入,也找到了那個機場的進出口,就在整片建筑后面的崖壁上,一個巨大的人工門,表層涂了和周圍石頭一樣的顏色,再加上是晚上所以他們并沒有看到,從進出口的大小上能看出這是一個小型機場,但還不清楚里面的情況也就無法確該機場是否已經啟用。

    整個基地的崗哨部署和巡邏分布都非常的專業,各種監控設備齊全,明暗哨布置的位置合理,巡邏哨分步有序,就連后面的山頂上都布置了固定哨,防止有人從上面爬下來。

    “其實,從后面的懸崖頂上下去是最好的選擇。”重拳說。

    “風險較大,還無法確定崖壁上是否有感應設備,如果在那上面被發現,那基本上就等于是滅頂之災。”軍醫比較謹慎的說。

    “外圍的情況還不夠清楚,但可以確定為墻上有紅外預警裝置,鐵絲網是通電,遍布監控攝像頭,想么進去,卻也不是那么容易。”重拳說。

    “還不急,我們再多看看,這才剛到多長時間?想了解這個地方還需要多花點時間。”軍醫很沉穩的說道,“分組對這里進行24小時全方位監視,其他人休息,養精蓄銳,隨時準備行動。”

    在完成初步偵查之后,他們將人分成三組,輪流監控基地的內部情況,把外圍情況摸清之后,他們將落腳點推進到離營地不足兩公里的地方。

    “基本上已經摸清了里面的人數不超過150,按照數量估計,機場應該還沒有啟用,除了受訓人員和負責警戒的一個排只有少量的基地工作人員,防御級別并不高。”軍醫說道。

    “這一個排的防御力量是政府軍而非‘鐘塔’的人,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看除出政府軍之外的其他人,里面活動的全都是本地人,如果‘鐘塔’的人在這應該很好區分才對,可是這兩天我們并沒有看到出本地軍人之外的其他人。”重拳覺得有些奇怪,“就算是共用基地,也應該有人在這里參與管理工作才對,難不成他們當甩手掌柜子,把這里的一切都丟給政府軍?只有人受訓的時候才過來?這和之前你們拿到的情況完全不同啊!按照當時偵查的結果估算,至少有30幾個‘鐘塔’的人在這里受訓才對。”

    “如果他們真的在早晚會露面的,別著急,我們沒法潛入內部進行偵查,所以只能耐著性子等,就算山體內部還有巨大空間,也不可能只在里面訓練不出來,這完全不合理。”軍醫說道。

    “有什么不合理的,很多秘密部隊在訓練場都建在地下或者封閉建筑。”鬼影說道。

    “你覺得‘鐘塔’有必要費那么大的精力搞得那么神秘嗎?就算他們行事足夠低調,也不會耗費巨資建立一個公用基地,那不去建內部訓練場專供自己人使用了。”軍醫說道。

    “從之前的衛星圖像上能看到在我們到達之前有車隊離開,是直接從基地后面的山體內部開出來的半封閉式的軍用運兵車,所以無法確定里面是什么人,或許‘鐘塔’的人已經走了,只是我們不知道。”軍醫說道。

    “反正我們又不著急動手,先等等吧!畢竟我們人少,如果情況摸不清貿然行動肯定很吃虧。”重拳說道,“繼續在外圍觀察一段時間沒壞處。”

    第三天下午,有幾臺卡車進入了基地,從上面跳下20幾個全副武裝的士兵,從這些人的外貌上看完全有別于本地人,絕大多數都是白人,體格非常的健碩,一看就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精銳士兵,這些人所使用的裝備與那些政府軍也有所不同,可以說,裝備更加的精良。

    “這應該就是‘鐘塔’的人了,不過,這些家伙看起來更像雇傭軍。”鬼影說道。

    “28個,差不多,和之前偵查的結果對上了。”HK說,“應該就是他們。”

    “這些人可比那些政府軍特種部隊難對付多了。”軍醫看到這些人之后就,明白這才是他們真正的對手,“如果‘鐘塔’的人都是這樣的,我們今后的任務肯定會存在一定的難度。”

    “能看出這些人是經過實戰考驗的,真不知道‘鐘塔’是從什么地方網羅了這么多人為他們效力。”娜塔莎說道。

    “組建‘鐘塔’的那批人出身大多都是間諜,所以有的是辦法找到他們想要的人,無非是多花點錢。”軍醫搖了搖頭,“這可能是我們和‘鐘塔’直屬力量的第一次正面交鋒。”

    “那就探探他們的底,看看他們有什么本事,知道這些人的作戰能力之后也就基本上能了解‘鐘塔’的真正戰斗力了。”鬼影說道。

    基地里的情況基本上已經摸清了,現在他們還需要確認存儲數據的設備具體位置,從各種設備掃描的數據匯總情況來看,我認為那是建筑的可能性不大,根本就沒什么人在那里活動,如果是一個信息中心不可能那么冷清,無人及趁著夜色沒了幾個建筑逛了一圈,并沒有發現任何,電子設備的信號輻射。

    最可疑的仍然是在山體內部,但里面的情況,還不是那么容易了解的,無人機不可能直接飛進去四處閑逛,那樣肯定會被發現,所以想要弄清里面的情況恐怕只有派人進去了,或者等任務開始之后摸進去再了解,只不過那樣做的風險性較大,但到目前為止卻也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

    “從崖頂爬下去,破開通風口鉆進去是最好的選擇。”重拳依然堅持之前的看法。

    軍醫點了點頭:“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你是對的。”通過這幾天的觀察他也發現了重拳的辦法是目前最新的有效的,盡管風險性較大,但相比于從地面潛入要容易一些,更何況崖頂上哨兵數量較少,更容易占領。

    “不清楚里面的情況,行動肯定會存在著諸多的不確定性因素,會非常的麻煩。”娜塔莎說道。

    “沒辦法,我們還沒法弄清里面具體是個什么鳥樣。”鬼影也覺得在不了解里面情況的前提下,直接進入確實有些盲目,所以他們目前的偵查條件來看除了進去,沒其他辦法了解更多。

    “那就再等等。”軍醫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辦法。

    這后續的幾天里,偵察并沒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不過卻更多的了解了這里的訓練情況了,那些‘鐘塔’的人除了日常訓練、打靶之外還進行坦克駕駛訓練,甚至還進行了步坦協同訓練,幾乎每天都有射擊訓練科目,以及和政府軍特種部隊進行對抗,甚至還有CQB等特殊訓練課。

    “他們這是要在這接受完訓練之后回去當特警,還是直接進入特種部隊反恐?”鬼影覺得這些人的訓練科目有些特別的讓人難以理解。

    “那你希望他們進行什么樣的訓練?特種作戰專家不熟悉這些還怎么稱為特種作戰專家?不過,可以肯定制定訓練計劃的人肯定是這方面的行家,訓練項目基本上涵蓋了特種作戰的所有方面,這可不單純是訓練了‘鐘塔’的人,那些政府軍特種部隊的受訓人員也同樣得到了磨煉的機會。”重拳說。

    “那他們有必要進行坦克設計訓練嗎?難不成他們會上戰場,有機會開坦克?”鬼影真是有些抓不住的訓練的重點在哪。

    “你也接受過這樣的訓練,到現在為止在實戰中用上過幾次?”重拳反問道,“另外,干間諜的基本上都會這些,有些技能是寧肯學了永遠也用不上,也絕不能再用上的時候不會。”

    “但愿‘鐘塔’的人不都是經過這樣的訓練磨礪出來的,這樣的對手可不好對付。”鬼影搖了搖頭說。

    “估計也沒什么新鮮東西了,我們也差不多該動手了。”重拳去和軍醫制定作戰計劃了。

    “非得弄什么訓練資料,如果是單純的摧毀,何必費這么大的力氣?扛幾門無后坐力炮、火箭彈來就夠了,一陣狂轟濫炸保證這連點渣都不剩。”鬼影嘟囔著說,其實他也很清楚那些資料的重要性,掌握了這些資料,基本上就可以了解‘鐘塔’作戰人員的數量,甚至可以直接追查這些人的身份來厲,這份情報的價值是不言而喻的。

    “你就不能少一些無謂的抱怨,就管不住自己的嘴?”蟲蟲很反感鬼影這種只圖最痛快的嘟嘟囔囔。

    “嘴巴長在我身上,我想說什么就說什么。”鬼影終于找到一個能跟他抬杠的人了。

    “你真無聊。”蟲蟲完全不上他的當。

    前期偵查雖然沒有完全達到目的的,跟他們知道在耗下去,也不可能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所以決定盡快采取行動。

    制定作戰計劃也沒費可大的力氣,重拳和軍醫商量了一下之后基本上就定了下來,行動時間就在當天晚上,采用重拳提出的方案,占領懸崖頂部,然后從上面爬下去經通風管道進入山體內部。

    行動開始的時候重拳把娜塔莎和斯的人留在了外面負責接應,這倒不是因為重拳覺得他們戰斗力不行,也不是要照顧他們,雖然敵人數量眾多,但這種情況下沒必要所有人都進去,特種作戰不是人越多越好,說白了,娜塔莎和他的人就是一預備隊的形式存在。

    “那要他們來還有什么用?”鬼影覺得娜塔莎他們這錢掙得太輕松了。

    “這樣我們就可以放手去干,不用顧忌身后,有人接應安心的多,一旦出現什么意外也不至于沒有后援而身陷其中。”重拳說。

    “就你明白”鬼影翻了翻眼,其實他也明白這個道理,但如果自己人,他絕對不會這么想,現在他總覺得這么干不太合適,花錢雇了一批人來全讓他們閑著。

    “反正都得留人做接應,難不成你想軍醫的人來干嗎?”蟲蟲說道。

    “那還是算了吧?相比之下我更信不過他們。”鬼影搖了搖頭,“再說了,既然是聯合行動,那他們就得一起進去,否則還叫個毛聯合?不如我們自己干了。”

    “想明白就好。”重拳將外骨骼的助力系統調到最大,他們已經習慣了這套系統的一些功能,包括在最大助力情況下保持正常性動狀態,不會突兀的突然跳出去。

    “你們這玩意兒已經用于實戰了,我們的還在測試,現在看來你們在某些技術層面上已經超越了我們。”軍醫提著裝備走過來感嘆著說道。

    “這個我沒法評論。”重拳說,“還是那句話,沒有什么領不領先,這一切只不過是對基礎理論的不同應用,不是誰先想到就能壟斷技術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我看到了獅鷲那套外骨骼系統,能讓他恢復正常人的狀態確實不一般。”軍醫說。

    “可惜身體和心里的傷害永遠無法修復。”重拳說。

    “至少我們都還活著,這比什么都重要。”軍醫把自己的裝備背起來,“差不多了,走吧!”

    向懸崖推進的過程并不容易,這里有政府軍設置的暗哨,盡管前期他們已經把這里的情況摸清,但要避開這些暗哨確實還要更加小心一些,畢竟一旦打草驚蛇,他們的行動將無法繼續下去。

    負責在前面探路的是鬼影和HK,兩個人一前一后的向前推進,配合的還算默契,一行人在兩個人的引領之下悄聲無息地向涯頂推進,如暗夜之中的一群幽靈,悄聲無息,飄忽不定。

    透過夜視儀山林中的一切都清晰無比,但同樣敵人的哨兵也配備了夜視設備,盡管樣式較為老舊,但效果卻也不會差到哪去,所以他們走的非常小心,穿過敵人暗哨控制區就花了將近兩個半小時,雖然時間久了點,但卻打達到了不驚動敵人的目的,到達崖頂的時候已經過了午夜,夜視儀下他們能看到守在崖頂的兩名哨兵正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抽煙,剛剛換過崗,他們還要熬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回去睡覺,這對守夜的人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即使白天睡得再好,晚上也會犯困,尤其是放哨這種單調無聊的工作更容易讓人疲勞,可能是下面存在著大量暗哨的原因,這兩名哨兵的警覺性并不高,他們并不覺得會有人能繞過那些暗哨摸上來。

    鬼影揮了揮手HK立即向另一個方向運動,和鬼影從兩個方向慢慢的摸了上去。

    “我負責左面的,聽我命令,一起動手。”鬼影靠著暗處拔出手槍慢慢地打開保險。

    “收到。”HK簡單的回應。

    “務必一擊斃命。”鬼影盯著那兩個哨兵開始倒數,“3、2、1動手。”

    “噗噗”兩個人從不同方向同時開火,而且都是連續射擊,以確保可以完全將目標擊斃,他們這種人絕對不會只開一槍,而是對不同要害部位進行連續射擊,鬼影的習慣是先打頭,然后是咽喉和心臟部位,以確保絕對擊倒,不給目標任何機會反擊或者發出警報。

    兩名哨兵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徹底被干掉了。

    鬼影端著槍小心地靠上去確認兩名哨兵已經死亡之后才放下槍對后面招了招手,然后托起尸體藏到了石頭后面。

    軍醫的人已經散開,呈半圓形防御圈圍住崖頂據槍警戒。

    “時間剛剛好。”重拳看了看表,“大家動作快點,我們要盡快進入內部。”

    蟲蟲取出繩索固定在一塊巖石上,用力拉了拉,確認沒問題之后第一個下去,另一邊,軍醫也準備好了繩子跟了下去。

    兩個人很快就接近了通風口,直徑足有一米的通風口里面呼呼的向外吹著冷風,看來里面的換氣系統功率不小。

    固定住身體之后開始切割上面的防護網,他們各負責一面,很快就將整塊防護網切了下來,軍醫先鉆了進去探查內部情況,蟲蟲守在入口等其他人下來。

    其余的人陸續都降了下來,鬼影是最后一個,鉆進通風口之后他迅速拉動副繩將繩索收了回來,他們并沒打算從這里原路返回。

    軍醫已經沿著通風管道向前爬了很長一段,后面的人陸續跟上,沿途他們發現了軍醫拆掉的一些紅外傳感器,看來這里的預警系統比他們預計的更加全面。

    通風管道里積著一層厚厚的灰塵,稍一動就會弄得塵土飛,所有人都帶上了面罩,倒不是因為它們多愛干凈,而是為了防止吸入太多的灰塵萬一忍不住打個噴嚏出來,那可就熱鬧了,一旦被敵人發現,他們將變成悶在通風管道里的人肉罐頭。

    在經過第一個通風口的時候,他們能看到下面粗糙的通道,到處都是石壁被開鑿的痕跡,從痕跡上,他們能看出那是挖掘時留下的印記,但不知為什么沒有進行進一步的修繕。

    鬼影小心地打開通風口跳了下去,重拳和蟲蟲緊隨其,軍醫的人依然順著通風管向前推進,內部情況較復雜,他們打算分頭行動,從不同方向開始搜索,尋找存儲設備所在位置,這種規模的基地肯定有一套大型存儲設備。

    三個人沿著通道小心的向前推進,很快的在轉角的地方發現了監控探頭。

    鬼影在前面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先躲起來,然后盯著探頭的轉動,趁著這邊進入監控死角的時候迅速向前推進到探頭的下面,然后用隨身攜帶的設備將探頭的圖像轉為循環播放模式。

    蟲蟲和重拳迅速像通道通另一側推進,盡頭是一個非常巨大的空間,原來這里就是他們之前偵查中提到的那個內部軍用機場,一邊的停機坪上還有幾架飛機,除了一架小型運輸機之外還有兩架米格21和一架“信天翁”教練機

    “信天翁”是捷克研制的一種高中級教練機,也可作為輕型攻擊機使用,在教練機中“信天翁”的名聲不小,有“華約教練機之王”之稱。前蘇聯空軍曾把它作為主力教練機,這是上個世紀80年代的產品,沒想到這里還在用,不過對伯埃爾這樣的國家來說能用上這樣的飛機也算不錯了。

    從飛機的涂裝和漆層顏色來看好像是已經很久沒飛了,但狀態上看起來還不錯,保養的還可以,真不知道把這些玩意兒弄到這兒來干什么?難不是為了訓練飛行員?但從這個基地的基本情況來看,應該沒有這樣的功能才對,重拳有些想不明白,停機坪的邊上是一輛加油車,這個內部機場不光是看起來簡陋,而且一切都布置的亂七八糟,好像是修了一半就停工了,但是飛機出現在這說明這機場至少可以用,真不知道是不是沒錢修下去了,還是這打算湊合著用。

    機場里沒看到人,三個人從邊上繞過去,進入一條通向更深處的通道,但也就30幾米他們就發現進入了另一個地方,這里停滿了卡車和裝甲車,在一邊的角落里還有十幾輛坦克,不過,型號雜亂老舊,只有幾輛T62和T72還勉強能看的過眼,另一邊還有幾輛被拆開的坦克,看你樣子是在大修。

    “這尼瑪是個什么地方?一個訓練基地?分明就是個軍火庫。”鬼影覺得這個地方比他們預想的要復雜的多。

    “你看上面的塵土,絕大多數都已經很久沒開過了,邊上的幾臺比較干凈,明顯是用來做訓練的,怪不得這里受訓的人什么都要接觸,原來這里除存了這么多我們沒想到的東西,這確實不是個表面上看起來的什么訓練基地,稱之為軍事要塞都不為過。”重拳也覺得這個地方非常的古怪。

    “我們得往里走,如果有存儲設備,肯定不會在這兒。”蟲蟲第一聲說道。

    “軍醫,你們那邊情況怎么樣?”重拳通過單兵電臺低聲詢問。

    “我們找到了導彈倉庫,對了,這里面至少有一個連的導彈發射車,全都是薩姆2防空導彈,這里肯定不只是‘鐘塔’的訓練基地那么簡單。”軍醫說道。

    還他娘的有導彈倉庫?這究竟是個什么地方,?鬼影和重拳面面相覷。

    “說重點,有沒有找到他們的數據存儲設備?”重拳雖然震驚,但也不打算繼續糾纏這個問題,還是先找他們想要的東西為好。

    “設備掃描顯示,這里有大量的電信號傳輸,應該有一個通信中心,如果有存儲設備,應該離那不遠,我們正追蹤信號搜索,已經接近發電室,應該離的不遠了,這到處都是政府軍。”軍醫低聲說道,“情況比我們預想的復雜的多,你們小心點兒。”

    就在這時鬼影突然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然后打手語叫他們躲起來,三人迅速借助附近停放的車輛藏身,很快不遠處就傳來個腳步聲,一隊巡邏兵出現在車輛中間的通道上,沒多久就經過他們藏身的位置向遠處走去。

    “為什么只有巡邏兵?沒有一個固定哨?”鬼影有些想不通,這里的警戒級別實在是太低。

    “可能是整個空間都是封閉的,他們認為這里不可能有人進得來,沒必要布置那么多的人來守衛。”蟲蟲猜測著說道。

    “那未免也太過松散了。”鬼影覺得蟲蟲的猜測明顯缺乏說服力。

    “不管這些,往里面走。”重拳急于找到想要的東西,他掃了一眼手里的地圖,阿爾法已經根據他們的行動路線繪制內部結構圖,但現在他們經過的區域還太少,起不道多大的參考作用。

    “找到資料室了,我們需要時間。”軍醫耳機中低聲說道。

    “我們馬上過來。”重拳立即說的道。

    “沒必要,這邊情況比較復雜,敵人活動頻繁,最好不要過來,我會同步收取數據,你們能不能看到。”軍醫說。

    “我們會沿途接應你們,多加小心。”說完之后重拳揮手示意繼續向內部推進,但很快他們就發現越往里活動的士兵數量越多,他們不得不放緩了速度,鬼影去找了幾套軍裝回來換上之后他們的行動才更容易了一些,但也不像外面那么自由,很多地方都有人把守,是不能隨便進出的。

    就在他們躲避巡邏兵的時候重拳從軍醫同步的數據上看到了一些關于這個基地的信息,原來這里確實是準備建成一個軍事要塞,作為鎮壓叛軍的前沿陣地,可修建到一半的時候叛軍已經被清剿差不多這里,錢也花的差不多了,也沒有再繼續建下去的必要,所以這里就變得亂七八糟成了現在的樣子,但后來‘鐘塔’看上了這個地方,并同意有限度的將這里改造成一個現代化的訓練基地,軍方最終同意了這個計劃,才再次開工建設,這里的改建工程并沒有完工,因為施工材料的嚴重不足,所以這里的進度非常的緩慢,一只直修修停停,不過訓練基地早已投入使用。

    “怪不得搞成這么一個德,原來是沒錢沒料。”鬼影看了資料之后才恍然大悟。

    這正是耳機里傳來了軍醫的聲音:“該死的,我們暴露了”百镀一下“戰神再生之兵不血刃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