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209章 航空母艦(02)

    軍醫的出現沒讓任何人覺得尷尬,包括他自己,所有人都裝成之前的事情沒發生過一樣,尤其是重拳,這小子好像得了失憶癥,完全不提那檔子事,既然是上面壓下來的工作,那就沒必要因為那些已經過去的事情傷頭腦,所以,大家都是以一種面對工作的態度相互交流,當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這樣的心態,火影就幾次發難,但都被蟲蟲擋回去了,而軍醫確對此視而不見。

    “這確實是目前你們能想出的唯一可行性計劃,但其中存在的關鍵性問題較多,如果得不到解決,這個計劃基本上是無法實施的。”軍醫在全面了解了鬼影的主張之后就說到,“盡管計劃很冒險,但不得不承認這是目前解決問題最有效的辦法。”

    “問題我們都清楚,現在就是在想解決辦法,如果你沒有什么建設性的意見,最好是別跟著瞎摻和,我們可沒時間聽你廢話。”鬼影的話說的相當的不客氣,他總是覺得軍醫出現在這并不是為了彰顯雙方的合作,而是來去監視作用的。

    重拳抬手示意鬼影不要太過分,然后問軍醫:“那你是什么意思?看樣子是你有解決辦法。”

    軍醫點了點頭:“我可以幫你們打通關卡,找到內部人給你們提供便利。”

    “你會那么好心?”鬼影根本就不相信。

    “既然是合作我們應該出一份力,表示一下誠意,說實話,上面對這個計劃很感興趣,也曾對其進行評估和論證,甚至曾一度想單獨執行該計劃,但為了從大局考慮,保證我們之間的合作關系還是由你們來進行比較合適,我們提供必要的輔助也算是達成合作關系中做出相應的努力。”軍醫說道。

    “哼,我才不相信你們這么好心,該計劃的風險性顯而易見,你們應該是不打算讓自己人冒險進入吧?官方渠道沒用吧?想不到其他辦法,所以才選擇和我們合作吧?”鬼影根本不想聽軍醫那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不否認有這些原因,但這并不是我考慮問題的初衷,至于上面怎么想和我無關,我只執行正確的命令,他們派我來是為了協調雙方之間的合作關系,那我也就會在最大限度上發揮自己的作用,在合作的大前提下給你們提供必要的幫助,而這恰恰可以幫你們解決計劃中最關鍵的部分問題,所以我只能說你們不要想太多,既然是合作你們也應該有針對性的相信我們,盡量避免損害我們雙方的利益,保持這種合作關系對誰都好。”軍醫的這番話帶著一些提醒的意思,似乎是在提醒他們不要忘了雙方現在的合作關系不單單需要一方維護,應該是雙方努力的結果,并且明確這種合作的必要性。

    “這些都是廢話,沒有任何的意義,你如何打通關系?能保證這些關系在可用性的同時不會出現問題嗎?”鬼影可懶得聽他那番長篇大論,相比于講道理他更看重于付出行動來的更實在。

    “我們有兩條線可用,分別從高層和基層同時入手,高中高層可以利用權力做一系列的安排,基層的看守可以提供一些便利條件,諸如和目標共同關押分離其他犯人,制造一些接近目標的機會等一系列的幫助”軍醫見幾個人似乎對這種描述不是很感冒,就繼續說道,“我們已經在做相關的工作,金錢收買的同時會通過其他方式保證他們不會在這一期間出賣你們進去的人,能在最大限度上保證不出現意外。”

    “那能爭取多長時間?”鬼影覺得如果真能達到軍醫說的還算靠譜,如果真能做到這一點,那確實解決了他們的大問題。

    “還不確定,你們需要多長時間能完成該計劃?我們的團隊也在做類似的評估,但和韋德這種人交流獲取信息絕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時間上應該是越久越好,當然,我們得有一套方案,保證進去的人可以和外邊能保持正常的聯系,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我們知道里面的進展,然后根據實際情況調整關押時間,不過,傳遞消息這項工作我不打算交給買通的那些人,這不是信任與否的問題,而是效率太低,如果有什么緊急情況根本來不及,所以我們需要更精密的設備。”軍醫說。

    “直說吧,不用繞彎子了,我只想聽結果。”重拳確實沒心情聽軍醫說這些。

    “這一次我帶來了一個新式通話器,當然,算不得什么新技術,只不過是通話設備的小型化。”說完,他拿出一個很小的盒子,里面是幾個類似于米粒的東西,“最新式的傳送器,可以裝在牙齒里面,并且保證不會被電子設備發現,可以持續工作一個月,有效距離50米,可以通過骨骼震動傳遞聲音進入耳朵,保證使用者在極端嘈雜的環境下也可以接到外面傳遞的聲音。”

    “50米距離短了點,關押地點的占地面積不小半徑可不止50米。”重拳說。

    “可以在該范圍內設置信號放大設備,將信號傳到更遠的地方,這不是什么大問題,只要內部有人完全可以解決。”軍醫倒是不擔心這一點。

    “什么時候可以打通關系?我們的計劃必須盡快實施,現在對韋德感興趣的可不只有我們,還有一些勢力正在為其運作打通關系,試圖把他弄出去,這也是之前我們請你幫忙調查這些機構和‘鐘塔’關系的主要原因。”鬼影說。

    “再需要2到3天吧,你們打算派什么人進入內部與韋德接觸呢?”軍醫問道。

    “我去。”鬼影說。

    軍醫皺了皺眉,只是看著他沒說話,鬼影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開口說道:“你是擔心我被韋德認出來是吧?沒關系,我會帶上面具,一時間確實找不到太合適的人派別人去又信不過,倒不如我自己去,我干這行也不是一兩天了,當然明白該如何把握尺度,這個問題沒必要過多擔心。”

    “說實話,這不是個好主意。”軍醫說道,“不過你要堅持我也不會反對。”

    “在牙上打洞?”鬼影看著那米粒大的通訊設備問道。

    “對,很簡單。”軍醫點了點頭。

    “奶奶的,我這口牙保持到今天不易,一點都沒壞,現在還得在上面鉆洞。”鬼影很不情愿的說道。

    兩天后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已完成,鬼影也已經做好了相應的準備,這次他不需要刻意裝扮成別人,只需要讓人認不出是他本人就行,而這次的面具,也是軍醫提供的。

    “這面具戴上之后會和皮膚粘在一起,是撕不下來的,但只能維持一周,一周之后要重新處理,希望你能在一周之內完成這項工作,否則就得想辦法重新給你處理這張臉。”軍醫一邊幫他處理好面具的邊緣一邊說道。

    “如果不及時處理,會怎樣?”鬼影總覺得自己好像上了軍醫的套。

    “可能會有些反應。”軍醫取出一種藥水點在面具和皮膚的貼合處,很快那個位置的面具邊緣就不見了,好像和皮膚長在了一起,“這是仿生面具,時間太久了可能被你的皮膚吸收掉,但也有可能和你的臉真正融為一體,徹底改變你的面貌,也有可能發生排斥反應,讓你的整張臉爛掉,這東西從造出來到現在還沒人佩戴超過七天,所以還沒有發生預料之外的情況,如果你感興趣,可以做一些這方面的常識,或許結果不會那么糟。”

    他的這番話說的鬼影冒了一身的冷汗:“那照你這么說,這些算不算是副作用?”

    “只能算不按照說明攜帶的后果還不至于是副作用,這東西沒什么太大的副作用,最多讓你的臉上起紅疹,癢癢,這些反應只會出現在一些皮膚嬌嫩的人臉上,至于你應該不需要擔心這樣的問題。”軍醫退后看了看他的臉,“沒問題了,你現在是試試能不能撕下來。”

    鬼影用手捏住臉頰用力向下扯,手感上好像是皮厚了一些,除此之外沒感覺與平時有什么太大的區別,他活動了一下下巴轉頭看鏡子里那張陌生的臉,配上那亂糟糟的的褐色長發,怎么看自己都像個強奸犯:“你確定這玩意兒還能摘下來。”

    “這東西從研究出來到現在使用沒出現過什么大的問題,雖然還到不了100%安全,但基本上出現的問題都是在可控范圍之內的。”軍醫一邊說,一邊示意鬼影張嘴,“再把通信器裝上就大功告成了。”

    “你打算以什么罪名把我送進去?”鬼影問完了之后才張嘴。

    “故意傷人,在這里這種罪名的定罪周期較長,在這之前,你一直被關在警局的看守處等待審判,期間你有充分的機會和韋德接觸。”軍醫開始往鬼影的牙上裝通訊設備。

    “如果能帶個攝像頭進去就好了,我們也能隨時了解里面的情況。”重拳在一邊說。

    “那簡單。”軍醫一邊給鬼影的牙齒打洞一邊說,“我這有偽裝成眼球的攝像頭,可以挖他一個眼睛出來,用我的代替。”

    “算了。”重拳苦笑,他還沒喪心病狂到挖掉隊友眼睛的地步。

    “沒有扣眼兒攝像頭嗎?”蟲蟲問。

    “有,不過你覺得帶的進去嗎?”軍醫說,“進去都要換上囚服,上面是沒有任何扣子的,更不可能帶其他私人物品,你覺得帶上那東西有意義嗎?”

    “他們只不過是沒審判的嫌犯,需要這么嚴格嗎?”娜塔莎問。

    “本來是不需要的,但你們折騰完之后,這里的一切都變了,包括對囚犯的待遇,盡管這是臨時關押,但他們在看守眼里和囚犯沒有太大區別,非打即罵是常事,在他們看來這些人是否有罪根本就無關緊要,他們只負責看管,而且看管的也相當的放松,只要不鬧出人命,他們就不管,所以在這里經常有犯人門毆斗每周都有人被打承重傷而送到醫院。”軍醫一邊封堵鬼影牙齒上的洞一邊說,“可以說,里面就是你大著你拳腳的地方,不過也不要因此而暴露了你的身份。”

    “我知道里面亂的很,之前已經了解過了,有心里準備。”鬼影對著鏡子看了看自己的那顆牙沒發現什么破綻才放心的說,“那我就跟你們演一出鬼影版的監獄風云。”

    “一定要記住,不要輕信任何人,不要強行和他接觸,這種人不是那么好接近的,你得找出合適的理由和機會,而且還要快。”重拳說。

    “又要等機會,又要快,你不覺得這矛盾嗎?”鬼影去掉身上所有的東西,只穿了一件很普通的外套,“晚上怎么送我進去。”

    “已經安排好了,下午會有人來接你,在進去之前還得演出戲,已經幫你聯絡好了,當地幫會會在今晚火拼,你去參與一下,順便被抓。”軍醫將一份資料遞給他,“這是你的掩護身份資料,記熟。”

    “安德羅波夫.久加諾維奇.吉米楊科.安德列夫你能不能給我起個正常人的名字?”鬼影看著這一大長串就皺起了眉。

    “韋德上小學時的鄰居就是烏克蘭人,他們是近三年的同學,關系不錯,名字的后一半和這一樣,這面具也借鑒了那個人的外貌,包括膚色和發色,這有助于讓他對你產生好感。”軍醫說道,不得不說,他們的基礎工作做得相當到位,韋德的檔案幾乎詳細到從他出生到離開情報機構之前的所有細節。

    “還好不用說俄語。”鬼影看著資料說,這個人的身份是一個烏克蘭裔,在當地出生長大,以西班牙語為主。

    “這還有一份韋德的個人資料,非常的詳細,可能對你的行動有幫助,最好仔細閱讀。”軍醫又取出一個存儲器放在桌上,“希望你能更深入的了解這家伙。”

    “哎看來合作還是有用的。”重拳不得不承認,中情局的情報搜集能力和龐大的數據庫里存儲的東西是他們想查都查不到的。

    當天下午鬼影開始了行動,晚上如約的參加了兩方黑幫的火拼,一個人把六個黑幫打進了醫院,然后被警方帶走單獨監禁,取證宣判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雖然是臨時關押,但被關在里面的人,可確實不少,其中就包括偉德。

    “真他娘的不錯,單間兒。”鬼影躺在硬板床上低聲說,這里所有的東西都是固定死的,以防止被關押者用這里的東西自殘或者成為他們互相攻擊動武器。

    “不急,一兩天就會把你調到韋德那邊。”軍醫在通信設備中說道。

    凌晨三點多一名看守在巡邏經過鬼影關押的單間時停了下來,鬼影敏銳的察覺到他的存在,立即抬起頭,看守盯著他點上一支煙,抽了幾口之后把煙盒和打火機放在了地上走了。

    幽靈明白,這家伙應該是軍醫拖關系找到的底層人員,這次出現是向他亮明身份。

    鬼影從欄桿縫隙伸手出去,把煙拿進來點了一只用力吸了一口:“你的人到了。”

    “你還需要什么東西嗎?我可以讓他帶進去。”軍醫問。

    “暫時還沒有,不過你肯定不會給我帶把槍進來。”鬼影開著玩笑說。

    “如果有必要的話,或許可以。”軍醫倒是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我們這邊24小時都有人守在通話設備旁邊,你有什么需要或者發現什么情況可以隨時說,我們都收得到。”

    “至少在天亮之前沒事。”鬼影打了個哈欠,用力抽了幾口煙,“好了,我要睡覺了。”

    一夜無話,除了鬼影如雷的鼾聲之外還真沒什么其他聲音傳回去。

    第二天一早吃早飯的時候鬼影看到了韋德,這家伙身邊居然已經有了幾個跟班。

    就在鬼影觀察韋德的時候有人來找麻煩了,幾個壯漢以他是新來的為由找他的麻煩,拿走了他的食物,鬼影沒有反抗,任由那些家伙拿走了東西,其中有個人還警告他,讓小心一點,晚上要給他好看。

    “就這么算了?”鬼影覺得有些無趣,他還以為要打一架,沒想到這些家伙沒有動手的意思,只是咋咋呼呼。

    “等到放風的時候,就會有人找你麻煩了。”軍醫說,“他們會胖揍你一頓,然后榨你的錢,如果你有用,或許會叫你加入幫派,如果你沒用,那你只能淪為所有人欺負和壓榨的對象。”

    “看來韋德在這混的不錯,手下已經有幾個人了,這才幾天。”鬼影坐在那兒無聊的說道,既然現在沒人找他的麻煩,那他也沒必要跳出來鬧事,不過他也發現了韋德已經注意到了他,并且不時的向他這邊看,可能是覺得他眼熟。

    “不要主動去和他接觸。”軍醫提醒道,“等他來找你。”

    “他要是不來找我呢?”鬼影低聲問,他的東西都已經被那些大漢瓜分了,現在面前除了一把塑料勺子什么都沒有,而且他這張桌子只有他一個人,所有人都如同見了瘟神一樣離他遠遠的。

    “如果三天之內他不來找你,再想其他辦法,先盡量把里面的情況摸清,起碼得先站住腳。”軍醫說道。

    “放心吧!這地方雖然大,但也不是那么復雜,確實有逃出去的可能,韋德是沒這個本事還是不想逃?”鬼影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這種地方應該困不住偉德這種人,除非是他的身手退化了,不過之前交戰的時候,他們確實看到韋德的身手不錯。

    “別太得意了,肯定沒你想的那么容易,否則他早跑了,注意觀察,先把情況摸清,不要妄下定論。”重拳也覺得鬼影把事情想的太簡單。

    果然,放風的時候麻煩來了,幾乎所有的犯人都圍了過來,鬼影被推到了中間的空地,七八條壯漢圍著他,有人開始賭他撐不過20秒,而那些壯漢卻開始要他付過堂費,新人來這兒一頓打是免不了的,可以根據他出錢的多少來決定他挨揍的程度,鬼影聽聞差點笑出聲來,一直以來都是他揍人,從來沒人能揍他,不過今天的情況有點特殊,他不能表現的太引人注目,如果他把這七八個人都揍趴下,那肯定會引起韋德的懷疑,可要是不反抗,這也不現實,太窩囊了反倒更不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所以權衡了半天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就在這想這些事情的時候,那些壯漢已經動手了,那些家伙以為他慫了,已經被嚇得不敢說話,所以他們打算先讓他嘗嘗厲害,然后再逼他拿錢會更容易一些,先是有兩個壯漢上來對他進行拳打腳踢,鬼影當然要反抗,但反抗的很有技術,看似躲避亂跑,其實那兩個家伙的拳腳很少能招呼在他身上的關鍵部位,打的雖然疼,但傷不到要害,其中一個家伙還是因為他亂跑被絆倒撞傷了頭,半天也爬不起來,很快,其他人就忍不住一起對他動手,他不停的反抗,但最終還是被揍趴在地上,不過那七八個人至少有一半被他打傷,還有兩個被他打暈,這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尤其那些買它撐不過一分鐘的人,可算是賠大發了,鬼影算是自始至終都沒放棄抵抗,只不過他有限度的控制了自己,恰到好處的揍趴下兩個人之后躺下不動,裝作被人打暈,讓人覺得他身手不錯,卻又不至于太過顯眼。

    “這關不好過吧?”重拳也聽出了他那邊亂糟糟的打成一團。

    “他奶奶的,什么時候受過這窩囊氣?”鬼影哼哼著說,人群散去之后,他被丟在原地無人問津,他也沒打算爬起來,想再等一會兒,應該說是再裝一會兒。

    “韋德有什么反應?”軍醫問。

    “那孫子一直在看熱鬧。”鬼影翻了個身裝做醒了過來。

    “別急,他在觀察你,此人生性謹慎,不會輕易和任何人交流,他現在已經在這里建立了自己的小群體,不管是用錢還是用拳頭,他是那種不會甘于人下的人,不過從我了解的情況來看,他的小群體還很脆弱,所以他很可能會拉攏更多的人,你的表現會引起他的注意,或許他會拉你入伙。”軍醫說。

    “我靠,那這豈不是要在這耗很久?”鬼影覺得這任務似乎有些遙遙無期,弄得好像自己很愿意進來受苦一樣,這么快來,恐怕不是十天八天能解決的問題。

    “現在韋德被關在這兒,誰都弄不出來,你進去接近他,可能是唯一的辦法,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就繼續下去吧,想想辦法,找機會接近他。”軍醫說。

    “媽蛋的”鬼影從地上坐起來,擦了擦臉上的,“上了賊船了。”

    “你自愿的,怪誰?”蟲蟲有些幸災樂禍。

    “這只是個開始,他們肯定會試圖打服你,或者逼你拿出錢來,所以這樣的事還會發生,直到你找的靠山,或者立威讓他們不敢再動你。”軍醫好像很明白這里的規矩。

    “那下次我就讓他們好看。”鬼影回去用冷水洗了洗臉止住鼻血,“多久沒挨揍了,真他媽的爽啊!”

    “我們找的上層關系說了,只要不鬧出人命來隨你折騰。”軍醫說,“所以放手干吧。”

    鬼影沒在等那些家伙找上門,而是選擇了主動出擊,當天他就動手了,找他麻煩的幾個家伙都中了他的算計,兩個被打斷鼻梁骨砸暈之后丟在廁所里,一個被他踹斷了腿,另外兩個也被他打成重傷送進了醫院,加上白天被他打暈了幾個,找他麻煩的全都找到了他的報復,導致該團伙的老大手下已經無人可用,為了面子親自動手試圖維護自己的尊嚴,結果被鬼影咬掉了一邊耳朵。

    一時間鬼影的惡名在監獄里傳,所有人都對他避之唯恐不及,幾個團伙開始想聯合起來對付他,但都還沒等動手就被他各個擊破,幾個帶頭老大全都被他打進了醫院,不到一周時間他幾乎打平了整個監獄,再沒人敢找他的麻煩了,可整個過程中,韋德并沒有表現出對他的任何興趣,只是一直冷眼旁觀,也沒參與過其中任何一次針對他的沖突。

    “再打下去,你就能統治整個監獄了。”重拳知道里面滴情況之后苦笑著說道。

    “現在身邊一大堆阿諛奉承的勢力小人,非常希望我成為這里的老大。”鬼影說道,“可是韋德還是沒有表現出對我有任何的興趣。”

    “你有什么打算嗎?不過最好不要輕舉妄動。”軍醫問。

    “這么下去不是辦法,看來我得主動出擊,馬上一周了,我可不想這玩意兒貼在臉上拿不下來。”鬼影說。

    “你最好想清楚,如果引起他懷疑你不會有第二次機會。”軍醫提醒他。

    鬼影沒說話,而是向不遠處曬太陽的韋德走去,韋德轉頭看著他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也沒有說話。

    鬼影陰著臉看著韋德:“出手吧,現在就剩你沒和我打過了”百镀一下“戰神再生之兵不血刃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