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83章 聯合行動(03)

    在調查核實這些消息的同時重拳已經開始搜集巴多比亞共和國的相關資料了,該國的內亂持續了將近20年,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該國政府最控制區域不到國土面積的1/5,絕大多數地方都處于無政府狀態,大小的軍閥和地方武裝至少有幾十個,而這個伯恩斯就是其中一個規模找到的反抗力量的領導者,對于這種人的資料搜集相對要容易些,不過可信度嘛,就不太好保證了,可以看得出這些資料中的一部分是經過“精心”處理的,應該是他手下人對其對外宣傳的一部分,這些資料上稱伯恩斯是土生土長巴多比亞人,一直帶領苦難街級反抗統治階級的壓榨,致力于該國的獨立運動,并愿意為此奉獻終生,多年來一直和其他反抗勢力和獨裁政府奮戰,為爭取民族的獨立與解放不懈努力,在最困難的時候曾經帶著一只不到三十人的隊伍轉戰亞馬遜叢林,和數千政府軍周旋一年之久,期間家人遭到政府軍迫害最終被殺,為革命事業做出了無悔的付出。

    而另一部分屬于官方對其的評價,在這份資料中他被稱為瘋子,惡魔獨裁者和萬惡的軍閥,指責他招募娃娃兵,種植毒品,販賣人口,蓄養奴隸,濫殺無辜,指責他生活奢靡,斂財無度,住金屋,睡金床,妻妾成群

    “這狗屎一樣的資料簡直沒什么可信度。”鬼影從來都不相信這些鬼話。

    重拳點了點頭:“不過他的軍事實力確實夠強,這個國能和政府軍正面抗衡的力量沒有幾個,他也算得上其中的佼佼者了,相比之下,他手下這支軍隊的裝備情況和政府軍相比毫不遜色,這得益于他占領區的富有程度和充足的外部援助,其中包括財團提供的資金和武器,而這些支持他的財團中實力最強的當屬N次方了,沒錯,又是這個國際投資集團,看來哪里有戰亂哪里就有他的身影,如果不是這個伯恩斯我們還真不知道N

    次方在這里還有投資,至于這家伙是怎么到巴多比亞的還不清楚,目前還沒有與之相關的資料,不過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是巴多比亞人,通過他和韋德.西里亞斯之間的關系可以肯定N次方想通過這個人來控制巴多比亞,如果伯恩斯真的奪取該國的政權,那么巴多比亞就成了N次方的囊中之物,切實地將整個國家掌控在手里,這可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這盤棋下的有點大呀,這投資可不是什么人都敢做的,沒點經濟實力可賠不起,看來他們很擅長通過這種方式對一個國家進行控制,克努比亞是這樣,巴多比亞也是這個套路,這究竟是N次方的獨立行為還是背后‘鐘塔’在指手畫腳呢?”蟲蟲一想到這些不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一潭水究竟有多深?怎么有種看不到底的感覺呢?這種大手筆的投資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來的,就算是背后有強大的經濟實力支撐這也無異于一場風險投資,是一場豪賭,賭對了一本萬萬利,賭輸了肯定會面臨巨大的損失,不過到現在為止,他們竟然發現N次方集團至少對兩個國家進行了這樣的投資,那么這個集團究竟有多強的實力呢?這真的可以算得上一個看不見的隱形帝國了,他們用金錢打通一切買通關系支持叛亂國的地方武裝崛起成功掌控國家,進而獲得更大的利益,這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大手筆,看來這個“鐘塔”真的改改名兒了,叫上帝之手都不算夸張。

    “在國際財團中這種投資也算不得什么新鮮事,只不過能同時對多國投資的比較少見,畢竟這種投資的風險相當的高,沒有足夠的資金實力是不敢這么干的,或許這正是可以從側面來證明‘鐘塔’的實力,李恩斯曾說過N次方只是‘鐘塔’的一部分,其中一部分就敢做這么大的投資,那整個‘鐘塔’的實力又得強到什么地步呢?”重拳在想到這些的時候也覺得有些冷汗淋漓,甚至有些恐懼,他們即將面對的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對手?

    “到目前為止不管是中情局還是我們都沒有什么關于該組織的具體情報,只能摸到一個大概的范圍,或者說我們只是觸到了該組織的一角,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解開它的真正面紗,看看人家的規模,再看看咱們這點實力,確實不是一個層次上的,絕對可以說是皇帝和乞丐的區別。”鬼影也覺得這個對手確實太強大了。

    “一點點的查吧!相信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對手越強大,威脅等級越高,現在看來他不只是威脅我們的存在,甚至還可能危及到國家層面,確實相當的麻煩。”重拳沉思著說。

    “這謎題還得一點兒點兒解開,真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鬼影感覺有些厭了,這段時間他們真是遇到了太多的麻煩,可是隨著調查的深入這麻煩似乎越來越大了,他們面對的敵人好像已經強大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他們的反擊,不過這一天早晚會來的,真不知道那時候是個什么局面,這么大一個組織,肯定不會像綿羊一樣任我們宰割的。”蟲蟲也對未來充滿了擔憂,對于“鐘塔”這樣的組織來說,絕對不會坐以待斃的,肯定會采取一系列的行動,到那時他們是否能應付的來還是個未知數。

    “別忘了我們可不是孤軍奮戰,‘鐘塔’再強大也只不過是一個組織,我們也并非沒有機會與之抗衡,繼續我們的工作,管他是誰?管他有多強,敢惹我們就得付出代價。”重拳用力呼了口氣,“我們去南美洲去會會這個伯恩斯.西里亞斯,看看他到底是個什么貨色。”

    “渠道還沒有更多的信息反饋,我們是不是有點盲目?”蟲蟲比較冷靜的說。

    “能確認他和韋德的關系就值得我們去會會他。”重拳并不想在這坐等下去。

    “03可是還沒讓我們動,我們該聽聽他的意見。”蟲蟲還是比較謹慎的。

    “我已經把資料發給他了,還沒有任何的反饋,先做準備吧,估計用不了多久他就會聯系我們。”重拳說。

    “在想什么?”蟲蟲見鬼影不說話就問道。

    “我在想地球上這些地方我還有哪沒去過?”鬼影撓了撓頭,確實,他自從進了這行之后就一直在世界范圍內東奔西跑,對于普通人來說這個世界很大,很難開始一場想走就走的旅程,可對他們來說似乎很難做到想停就停,他們的行程基本上都是用跨洲來計算的,所以有人經常開玩笑說他們是一直在用一種洲際巡航的模式來環游世界,只不過每次他們都是帶著不同的任務去不同的地方,除了干活之外,基本上沒時間看看各地的風情,來去匆匆從沒機會為自己停一下好好欣賞去過的每一個地方。

    “好像你都記得去過哪些地方是的。”蟲蟲撇了撇嘴,“咱們這種游走于世界各地連走馬觀花都算不上,這可不是什么旅行,最多算是另一種有目的的冒險,回過頭來才發現對那些去過的地方似乎除了名字都沒有什么太多的印象,甚至有很多地方都想不起來去過,干這行最大的悲哀就是走了那么多地方卻沒法欣賞那些地方的風景,相比這種生活我更向往偏安一域老死不出的個生活。”

    “有人羨慕我們可以滿世界的跑,你卻想過哪也不去的生活,究竟是誰不知足呢?”鬼影好像也想不太通。

    “人永遠不會享受自己現在擁有的東西,包括生活方式,總是在羨慕別人,想要自己現在沒有的,其實我們也一樣,很難逃出這個怪圈,人最大的問題就是永遠做不到想怎么樣就怎么樣,最自在的生活,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是你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重拳說。

    “你到底是想干什么?還是不想干什么?”鬼影完全沒聽懂。

    “慢慢想吧!”重拳站起身,“我去洗澡,別打擾我。”

    “阿爾法沒事。”鬼影搖了搖頭,靠在沙發上,枕著自己的手臂又陷入了沉思。

    “我在。”阿爾法說。

    “沒事。”鬼影又說道。

    “如果有需要隨時叫我。”阿爾法又陷入了沉默。

    “阿爾法,聯絡一下03。”蟲蟲說。

    “03已經轉入被動通信模式,我只能給他留言,無法進行直接呼叫。”阿爾法說。

    “隊長呢?他那邊有什么消息?”蟲蟲又問。

    “正在任務狀態,不接受任何外部呼叫,此狀態已經持續21小時。”阿爾法說。

    “怎么都消失了?”蟲蟲搓了搓臉,一時不知道該干點什么。

    直到當天晚上03才聯絡上他們,對于他們打算前往巴多比亞這件事兒03的態度很明確,在收集到充分情況之后可以前往該地區,但也明確表示抽不出人手給他們提供任何的幫助。

    “林蕭那邊的情況比較特殊,肯定抽不出人來,現在傷員人大多都在恢復期間,本來可用的人就比較少,這個問題你們恐怕得自行解決問題了。”03說,“現在N次方是最大的突破口,不過進展相當的緩慢,老美的正規渠道走下來非常的麻煩,N次方的負責人是一個公眾人物,這沒有直接證據之前是無法采取任何直接手段的,最重要的是這個人還受當地政府的保護,想動他覺對沒那么容易,所以想要從他身上獲得突破或許需要更長的周期,另外針對貝恩集團的調查也再繼續,可以確該組織下的那只武裝力量確實有出現在‘鐘塔’和N次方的直屬產業中,不過只是以雇傭方式存在的,這也不能說明具體的問題,還是缺乏足夠的關鍵性證據,但從多方面對這兩個集團的針對性行動已經展開,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有更多的進展,至于能否找到突破口,還是個未知數”

    看得出03對整件事情的調查也是充滿了擔憂,雖然從表面上看他們好像正一點點的接近真相,但這些調查的周期可能會長的難以估計,更有可能遇到各方的阻礙,畢竟現在他們已知的可以確定的“鐘塔”對外直屬機構只有N次方,而且還是個跨國集團,在諸多國家都有著大規模的投資,而老美進行的官方挺好查,很可能受到這些被投資國的阻礙,所以想要取得進展可能需要通過相當繁瑣的外交手段才能實現,而作為另一個調查方向,他們卻可以不受這些條條框框的限制,如果真的可以通過伯恩斯.西利亞斯這條線找到韋德,他們才算是真正的接觸到了“鐘塔”組織的人,可誰都知道這并不容易,作為巴多比亞的實力派軍閥伯恩斯絕對沒那么好對付。

    “也就是說,這家伙是目前我們最直接的希望。”鬼影撓了撓頭,看著立體投影的03。

    03點了點頭:“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是這樣,明天我會和他們再次會面,洽談下一步的深化合作問題,我們不能只干這些臟活累活,他們也得表示一下誠意。”

    “你擔心他們會讓我們背黑鍋?”蟲蟲敏銳的察覺到了03在想什么。

    “確實有這方面的考慮,我們可以沖鋒陷陣,但絕不會傻到被人當槍使。”司云飛說,“所以必須讓他們拿出更多的誠意。”

    “我們明天就動身去南美,具體的行動方案會在到達之后制定,不過這肯定是一場硬仗,伯恩斯作為一個能獨霸一方的軍閥絕對不好對付,他也肯定不像我們了解的那么簡單,而我們只有三個人,這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面對他手下的軍隊,我們三個確實為不足道。”重拳說。

    “靠你們三個當然很難完成,但解決問題有很多方式,去想辦法吧。”司云飛似乎并沒打算幫他們出謀劃策,“估計在你們到達之后,我這邊就會有結果了,我會及時通報你們,先去查詢那邊的情況,至于該怎么干你們根據實際情況決定吧”

    (本章完)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