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76章 分工協作(01)

    重拳突然發現自己變的似乎比以前軟弱了,在他的印象里,自己好像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考慮過問題,這針對給他們造成巨大麻煩的“鐘塔”組織時,有必要這么“仁慈”嗎?對手可從沒有考慮過他們的死活,而現在自己為什么還要擔心傷及無辜呢?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已經夠鐵石心腸,可以近乎冷血的就考慮遇到的問題,今天的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他很清楚鬼影是對的,作為第一次直接針對“鐘塔”旗下產業的行動,他們應該更果斷更直接,完全沒必要瞻前顧后,針對一個不擇手段的組織,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比他更不擇手段,婦人之仁又如何成大事?可是就算這些工人知道這里在從事走私他們也無權決定這些人的生死,雖然在這場殘酷的斗爭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但剎那之間他那顆對殺戮已經習以為常的心突然抖動了一下,一句不知道在哪里聽得的話出現在他的腦海里:每個生命都值得尊重。

    “這個你不用管了。”鬼影似乎看出了他的猶豫不決。

    “拿捏好尺度,不管怎么樣你必須時刻謹記一點我們不是屠夫。”重拳嘆了口氣,他當然知道即將發生什么,但是內心的掙扎卻讓他無法說出那句話。

    鬼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叫他先撤出去,這邊交給自己。

    重拳提著兩個俘虜撤到了外圍,此時油井區,已經陸續出現了小規模的爆炸和迅速燃起的火焰,幾個鉆井正在慢慢的傾倒,定向爆破讓這些鋼鐵巨獸失去平衡開始偏向一側,金屬碰撞的聲音不絕于耳,其中還摻雜著一些驚呼聲,起火點越來越多,里面的人開始還在努力撲救,但很快就發現這伙勢已經無法控制,開始迅速蔓延,一些反應較快的人已經向外逃竄,就這樣火越燒越大,爆炸越來越密集,半邊的天空都被照的一片通紅,油井燃燒發出的濃煙直沖云霄,地獄般的場景讓人不寒而栗。

    “你在擔心什么?”不知道什么時候蟲蟲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后。

    “沒有。”重拳輕輕地說道。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所謂的無辜,路是自己選的,怪不得別人。”蟲蟲說。

    “可他們只是普通的打工者,賺著或許比普通人高一些的薪水,或許多少參與了一些非法勾當,但這也不是至他沒死地的理由。”重拳說。

    “綜合數據分析得出的結論是,這里的武器運到鄰國,然后轉運到伊拉克和敘利亞以及非洲的一些戰亂國家,大部分都賣給軍閥和叛軍用來作為屠殺的工具,我們毀掉這批軍火,雖然解決不了實質問題,但或許會就下幾百條人命。”蟲蟲說。

    “這只不過是一種自我安慰,我們只殺該死的人,與我們目的無關的人都可以稱作無辜,至少不該由我們來決定他生死”重拳說。

    “那么,你怎么確定誰該死呢?”蟲蟲反問道。

    重拳一時語塞,這個標準確實沒法界定,哪有什么該死的人,又有幾個愿意死呢?

    突然倉庫和儲油罐發生了劇烈的爆炸,巨大的火球沖天而起,無數的碎片被拋上天空,燃燒的油滴在空中亂飛,紛紛揚揚的從天而降,下起了一場世間難得一見的火雨,無數燃燒著的碎片拖著煙火重新砸回地面了,猶如一顆顆沖破大氣層墜向地面的流星

    “你變得軟弱了。”蟲蟲看著眼前地獄般的景象說道,“但愿我錯了。”

    原本他們以為可以進行定向爆破摧毀這里的設施,造成足夠的經濟損失,以達到刺激“鐘塔”的目的,可沒想到最終的結果還是將這里夷為平地,這個油井的所有開采設備,包括存油幾乎全都被毀于一旦,當然,那些軍火和儲備的油料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否則光靠他們的帶點爆破物是達不到這樣的效果。

    經過一天的撲救這里的大火才算熄滅,此時整片油井區已經面目全非,成為一片還冒濃煙的焦黑地帶,成為這片沙漠中一塊十分顯眼的黑斑

    初步估算這次事故的損失高達數億美元,光整個石油的重建就需要大量的資金和數個月的時間,至此,他們成功的達到了對“鐘塔”的首輪打擊,盡管他們還不清楚這樣的打擊對于“鐘塔”這樣的組織來說會起到多大的作用,但這標志著他們已經開始反擊,并初步達到了目的。

    兩個抓回來的人被重拳直接甩給了布魯斯在中東的情報站,他們可沒心思干審訊犯人這種事兒,“鐘塔”的產業還有很多,他們要以最快的速度逐一進行調查,至于情報榨取和分析這種事情都交給布魯斯得手下去做,對此布魯斯除了抱怨也沒其他的辦法,重拳也不打算解釋什么,就直接把人塞給他,其實重拳他們都清楚,現在抓到的幾個只不過是小人物,就算知道一些事情也不可能提供太多更有價值的信息,對于“鐘塔”這么一個龐大的組織來說,底層人員是沒有多少機會了解上面的情況,更何況出于嚴格的保密管理“鐘塔”一直都致力于控制信息的外流和保持高層的神秘性,而且做的相當好,這都得益于該組織的創建人基本上都出身于高級間諜,知道該利用什么樣的手段來隱藏自己,明白該如何保護自己,所以這個隱形帝國經過十幾20年的發展才慢慢的壯大起來,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隱藏在暗處窺視著整個世界

    在休整的過程中重拳他們又得到了一個新的消息,中情局針對N次方的調查已經有了一些進展,但進度卻相當的緩慢,盡管可以確定這是“鐘塔”旗下的產業,但并沒有查到該公司有任何的違法行為,可以肯定的說他們的對外工作做得相當好,沒有任何的疏漏,讓人抓不住把柄,一切都是在現行法律框架之下的合法行為,在國外的投資也嚴格遵守投資地的法律,這就讓他們有種狗咬刺猬無從下嘴的感覺,明知道這就是對手賺錢的機構,卻無法對其進行任何的正規調查,其實李恩斯已經明確了N次方和“鐘塔”的關系,但卻拿不出足夠的證據,上次他到迪拜就是完成“鐘塔”交給的任務,就是為了押送一批N次方集團的貴重珠寶前往意大利,這任務是韋德.西里亞斯也就是那個代號斑點,這家伙直接交給他的,只不過因為盧西亞當時被重拳他們控制才導致李恩斯放棄了這個任務直接飛往東京。

    李恩斯還供認韋德.西里亞斯曾經和他提過N次方的事情,并透露這是“鐘塔”旗下最賺錢的跨國集團,之所以這么說,是希望你認識可以加入組織,成為“鐘塔”隱形帝國的一員。

    “其實歸根到底我們最大的問題還是找不到知情人,這些產業雖然擺在那兒,但里面干活的全都是打工仔,可以說這些人對背后的控制者一無所之,問題的關鍵是該怎么找到這個韋德.西里亞斯,這只斑點狗確實有點難抓,這么長時間我們連根毛都沒發現,面對這么個大集團中情局都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他們就屬于那個并不存在的‘鐘塔’,所以就算知道拿不出證據了也是白費,李恩斯的話只能確定這個集團的背后歸屬,卻無法作為直接的證據,真是麻煩。”鬼影對于這種紛繁復雜的調查和取證相當的頭疼,這種事情如果走正規渠道的話,肯定會變得相當的繁瑣。

    “所以我們得想辦法找到韋德.西里亞斯,可以肯定中情局也在找他,如果他們先得手,你覺得他會和我們分享情報嗎?”重拳也是一愁莫展,盡管他們他們的處境有所改觀,可隨著調查的逐步深入他們卻發現面對的敵人越來越強大,最要命的不是因為敵人捉摸不定,而是敵人本身的實力遠超他們的想象,每次調查取得進展之后他們都會發現對這個組織的了解還是少的可憐,仿佛每次都要面對一個更大的謎團,而他們卻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從確定了有共同敵人之后,03和中情局的接觸就更加頻繁起來,在調查“鐘塔”這件事上雙方的態度是一致的,鑒于前期這個組織給雙方造成的誤會和麻煩,必須讓該組織付出相應的代價,并負相應的法律責任,當然,這一切都是在高層交流之后得出的結果,合作是必然,而且要深入的繼續下去,所以為了表示誠意,中情局特意派了聯絡員來協調雙方的情報和各項事宜,而這個人正是重拳最熟悉的軍醫

    “我是來工作的”這是軍醫見到他們說的第一句話,“所以我們應該秉承原則公示公辦。”

    “沒想到又是你。”重拳示意軍醫坐下。

    “我名義上的助手,實質上的監視者,蘭德.沃森中尉。”軍醫介紹的身后的人說。

    蘭德很尷尬的點頭示意:“我我只是助手,您開玩笑了。”

    “哼”軍醫撇了撇嘴,“你回去打聽打聽入行這么多年,我用過助手嗎?上面硬把你塞給我的目的顯而易見,如果不放心,干嘛派我來?明擺著不信任我。”

    “這話說起來沒意思。”重拳擺了擺手不想糾結于這個問題,這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很顯然不怎么樣,軍醫的直接倒是提醒了他要注意雙方的身份。

    “我是聯絡員,負責溝通接洽,其他的事情我不管,也不敢管。”軍醫的后一句話說的陰陽怪氣,很顯然是給背后的蘭德聽。

    “說點有用的吧!”重拳看著軍醫,“有什么新消息?”

    軍醫搖搖頭:“還沒有,只是上面希望你們繼續打擊‘鐘塔’的產業,他們說這是針對該組織反擊的一部分。”

    “這事兒干嘛非得要我們來干?你們人多槍多,我們才幾個人?”鬼影很討厭這種指派命令的口氣。

    “這是上面說的,跟我有什么關系?”軍醫斜了他一眼,“再說了,我們是合法機構,怎么能干這些非法的事情,打打殺殺侵犯人權可不是我們這民主國家的合法機關干的出的事。”

    幾個人都在軍醫的這話里聽出了冷嘲熱諷的味道,這分明是在諷刺上面把這些雜活累活都推給了獨狼,自詡尊重人權,不屑干這種地下勾當,道貌岸然。

    “哎呀,看來你更了解這些人有多臭不要臉,這種事見不得光,一旦被揭穿了,肯定是要冒很大的政治風險,對于那些掌權者來說要干也不能讓別人知道,但現在是合作時期,他們干了我們肯定知道,那倒不如推給我們呢。”蟲蟲算是看透了中情局的打算。

    “哎這是你們說的,我可沒說。”軍醫用手指著蟲蟲一副你真聰明的表情,“上面說了對你們的行動會全力支持,除了人員之外,包括裝備,交通工具,情報支援一并給予,都會全力配合。”

    鬼影也不傻,馬上聽出了其中的意思,于是也冷嘲熱諷:“真牛叉,說的好像給了多大的支持一樣,除了人之外什么都可以提供,什么都可以滿足,但實質上這不就是他娘的不想花一分錢讓我們幫他干活嗎?給點裝備糊弄糊弄就完了?不用出人冒險,不用擔政治風險,還能達到目的,他們怎么那么會想呢?這是使喚傻小子呢?啥樣的人我都見過,但這么臭不要臉的人,確實少見吶。”

    “哈哈”軍醫大笑著說,“小子,我欣賞你的直白與坦率,想法不要那么齷齪,我們是在通力合作,情報裝備,交通工具,這也是要花不少錢的,這是我們的優勢,可以提供技術支持,最大限度上滿足你們的需求,這是你們沒有的資源,我們提供這么多東西,你們總得出點力呀,這也確實很公平啊!”

    對于這番冠冕堂皇的理由,鬼影只恢復了一個字:“操”

    (本章完)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