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68章 迷霧重重(03)

    對于重拳前往車臣這的打算03直接反對,理由很簡單,沒必要只是為了一種可能去滿世界的折騰,這些調查可以通過渠道進行,至于他們三個還是老實的呆著比較好。

    “要我看他就是怕我們被中性局抓住。”鬼影有些失望的說,“好不容易有點頭緒,還不讓我們去,他可不知道呆著有多無聊。”

    “你只是想早點翻身甩掉這要命的壓力,弄清事情之后,輕松一下而已,并不是因為無事可做。”蟲蟲像看透了他一樣說到。

    “哇靠,你說的倒是輕巧,被全世界通緝的可不是你。”鬼影斜著眼睛看著她,“背黑鍋的滋味不好受,更何況是背這么大一鍋,我最討厭被人陷害,現在總算是有點盼頭了,03還啥也不讓我們干。”

    “你應該把這當做上面的愛護和照顧,他不是不讓我們干什么,只不過是不想讓我們盲目的到處亂走。”重拳倒是很理解03的想法,“現在確實有了希望和方向,但這并不代表我們現在所進行的一切是正確的,還沒法確認這個所謂的‘鐘塔’就是指使李恩斯冒充我們干掉荒原狼的幕后黑手,所以不要盲目樂觀,穩中求勝才是關鍵。”

    “你可不是什么求穩的人,怎么突然說出這樣的話?”鬼影當然清楚重拳的性格,這家伙雖然算不上急功近利,但也可以說有著明顯的急于求成心里,其實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們兩個人的性格很像,都知道做事應該穩中求勝,扎實的一步步的走下去,可是這樣做最大的缺點就是進展緩慢,而現在對他們來說,需要的就是盡快解決問題。

    而從蟲蟲的角度來看重拳并不是真正的像是他說的那樣想穩中求勝,只不過他能從03的角度去考慮這些問題,也不想太過于一意孤行,畢竟前一段他們太多次違反常規,違抗命令的去自行完成一些自己認為正確的任務,盡管結果并不盡如人意,但總體上來說他們的判斷也不算錯,起碼正一點點的接近真相,如果不是他們堅持下來,也不可能查到現在這么多的線索,雖然做正確的事情沒錯,但總得顧及一下上面的感受,不能一直抗命走下去,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還得,事實的遵從上面的命令,讓上面覺得他們并非已經失去了控制,當然,這只是蟲蟲的理解,具體重拳是怎么想的就無從知曉了。

    “不過這也不等于我們什么都不做,不能真如03說的那樣老實的呆著,我們還得繼續查下去,可以不去車臣,但工作仍然要繼續,我們通過哈瑞.貝斯獲得了大量的有價值信息,已經初步對這個‘鐘塔’有了一些了解,這些正是我們繼續追查下去的線索,盡管渠道反饋的情況不容樂觀,但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有新的東西浮現出來,這正是我們進一步調查的方向,也算是在絕望中能看到的唯一的希望,所以我們沒有放棄的理由,身體的休息不等于大腦也停止運轉。”重拳的話說的再明白不過了,他們可以不去車臣,但他們也不會停止工作。

    “這還像點人話。”鬼影點了點頭,“可是你也看到了,下面反饋上來的信息基本上都沒什么實際性的價值,哈瑞.貝斯說的沒錯,外界根本不了解這個組織,但從另一個角度想,有沒有可能這些是他編造的?或者說大部分是他編造的,所以外界才查不到,在沒法證明他說的都是真話,之前我們不能以他所招人的內容為調查依據。”

    “當然,我們不能不做這樣的準備,所以我們在調查的同時也要考慮到這種可能性的存在,不過我覺得哈瑞.貝斯招認的那些的內容還是部分可信的,我們在調查他提供的大量信息的同時也要繼續尋找那個代號斑點的韋德.西里亞斯,首先,我們得確認這個人是否真的存在,當然,這還得通過渠道,特別是布魯斯來確認,如果能找到這個人,那基本上就可以證實哈瑞.貝斯提供的那些線索的真實性,我相信他不可能偽造一個人出來欺騙我們,那實在是太幼稚了,他肯定知道我們會去調查,如果被我們證實他說的都是假話,他應該明白會有一個什么樣的下場,所以從這些角度去考慮,哈瑞.貝斯招認的內容可信度應該超過50%。”重拳仔細的分析之后,又打了一通電話聯絡一些關系進行進一步的情報收集,可是他寄予厚望的幾條渠道都沒有給他什么有價值的東西,包括布魯斯那邊也沒有查到什么實質性的內容,反倒是通過幽靈轉過來的一份情報讓他們看到了一些希望,當然這又是軍醫干的,這家伙一直以來都沒有和他們直接聯系過,全都是通過幽靈轉達,這份情報確實的證明了‘鐘塔’的存在,盡管這份情報簡要的讓人有些難以接受,但是確實肯定了中情局確實針對‘鐘塔’進行過詳細的調查,只不過這項調查這級別很高,而且極其的秘密,只限于高層人員才有機會接觸,軍醫提到針對該組織的調查可以追溯到3到5年之前,之所以范圍這么大,是因為他能查詢的權限不足,所以可了解的內容有也受到了限制,在他的權限范圍內,有的可了解的那部分大體上能側面證明哈瑞.貝斯所提供內容的真實性,并且確認了韋德.西里亞斯,代號斑點這個人的存在,并附上了一份不算詳實的身份資料。

    韋德.西里亞斯,原名為韋德.巴恩斯,前國家戰略情報處秘密特工,于十幾年前的中亞藍色之光行動中因公殉職,死于一場油田大火,并沒有找到尸體,在三年前的一次針對‘鐘塔’的調查過程中被一名曾同樣參與那次行動的中情局特工認出,隨后消失,此事件在經過反復調查之后被記錄在案,在后來的兩年中他曾經出現在北歐、伊拉克和日本,而且經過面部識別確認身份,但后續追查中在無發現,所以只是列入檔案,但后續追查一依舊無果。

    “看來這家伙不是太好找啊!”這是鬼影再看了這一份資料之后得出的第一個結論。

    “這種人如果好找,也不可能活到今天。”蟲蟲說,“這種人很善于隱藏自己,尤其是在假死之后,他們很清楚被發現是什么后果。”

    “中情局都找不到的人,我們能找到嗎?”鬼影對此還是有些擔憂的!

    “肯定有難度,但也不是沒希望,很多時候地下渠道比正規渠道的消息更靈通,尤其是對于中情局這種組織他們在很多時候也要通過非正規渠道去搜集情報,只是他們機構龐大人員較多,比我們更有優勢,但我們也不是全無機會。”重拳對于這樣的結果早有心理準備,他們面對的敵人沒一個是好對付的,想要找到這些人確實存在難度。

    “他最后一次出現在日本是兩個月前,不知道下一次會什么時候露面。”蟲蟲也覺得這種調查的希望太渺茫。

    “可以肯定他一直在活動,而且是在不同的地點,只不過是沒被發現,雖然我們可以確定找到他的難度很大,但至少我們現在有了他的照片。”重拳敲著屏幕上的幾張照片說。

    “最清晰的一張還是他在戰略情報處的檔案照,而且都是十幾年之前的,其余的都是監控設備拍到的,并不清楚,用這些作為情報搜集的參考肯定會存在一定的偏差。”鬼影也盯著那些照片,“現在恐怕只能把這些下發渠道了,相比于中情局的秘密調查,我們可能得撒出一張更大的網,或許收效會更快一些。”

    “最有效的辦法也是最簡單的辦法,先整理一份調查紀要合照片發給渠道。”重拳把那張韋德.西里亞斯的正面照片放到最大,似乎是要找到更多的細節,之所以要用這個名字給渠道去調查就是因為這是他現在用的名字,之前的本名反而沒那么重要了,或許在假死之后他就一直在用這個名字活動,如果用他在戰略情報局的名字反而更難以查到。

    “這樣會不會對你的朋友產生一定的影響?這些是內部資料,散發出去可能會引起中情局的懷疑。”蟲蟲考慮問題還是比較周全的。

    “嗯”重拳點了點頭,確實存在著這樣的問題,他們不能不考慮軍醫的安危,“所以要重新整理調查紀要,最大限度上避免暴露他透露了這些消息,只保留基本信息,包括他的來歷和真是身份的部分要去掉,照片也要重新處理,交給布魯斯的技術小組去做。”

    總之他們的調查已經從幾個方向展開,找人的找人,調查“鐘塔”的調查產業,雖然一切看似都已經順利展開,但重拳他們卻很清楚就算是大范圍的調查,最終能獲取的有價值信息恐怕也會少的可憐,畢竟這個“鐘塔”不管是對于他們還是對于中情局來說都是一個極其神秘的組織,神秘到很難查到與之相關的信息,中情局已經調查了幾年,可能積累了大量的資料,但依然沒有突破性的進展,當然,這也可能是軍醫那邊能獲得的權限有限而得出的錯誤猜測,或許中情局已經將之著清,只是一直保密,而對于重拳他們來說一切只不過是剛剛開始,他們也沒有中情局那樣的實力和廣泛的渠道,所以對他們來說想弄清這個“鐘塔”具體是怎么回事?難度可想而知。

    布魯斯那邊的持續對哈瑞.貝斯審訊收效不大,這家伙并沒有在吐露更多有價值的信息,不過近期這審訊內容中提到了韋德.西里亞斯在跟著他哥哥的那段時間經常出沒的一些地點,包括當時的住所和辦公地點,以及當初他哥哥工作的那家公司。

    “我通過渠道調查過,這是一家在荷蘭注冊的外貿公司,三年前已經倒閉,可以說已經不存在了。”布魯斯說,“不過調查中發現該公司盈利情況很好,每年都有上千萬的利潤,據資料上顯示他們從事高精尖設備的進出口,但并沒有真正進行過幾筆正式的交易,都是賬面上的記錄,所以這很可能是一家空殼公司,專門用來洗錢的,在經過橫向調查之后,發現他們賬務來往最頻繁的是一個東亞的財團,在一年之前同樣也申請了破產,而該財團的注冊人正是韋德.西里亞斯的另一個名字,我們通過注冊資料上的照片對比確認了他的身份。”

    “兩家自己的公司做生意,左手導右手把黑錢洗白。”鬼影明白了他的意思,“最初級的洗錢方式。”

    布魯斯點了點頭:“雖然沒有證據,但是這種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這種空殼公司在運營幾年之后直接倒閉或申請破產,就是為了逃避調查。”

    “這些東西的價值不大呀。”蟲蟲不覺得這算是什么真正的收獲。

    “可以作為側向調查的參考。”重拳說,“能確認資金流向嗎?”

    “兩家公司的產業最終拍賣之后所獲得的資金全都用于還貸歸如銀行系統。”布魯斯說。

    “私人銀行?”重拳敏銳的察覺到問題的所在。

    布魯斯點了點頭:“是的,一家總部位于迪拜的國際金融公司。”

    “你們的意思是”蟲蟲好像也想通了一樣,“包括這個國際金融機構在內的這三家公司都屬于一個財團,通過成立公司破產抵債的一系列方式把黑錢洗干凈”

    “如果是為了洗錢,至少這三家公司不可能屬于一個財團,至少表面上不能說不能屬于一個財團。”鬼影說。

    “這是我們的猜測,還不能確定。”重拳比較謹慎的說,“繼續順著這條線查下去,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們去拜訪一下這家國際金融機構”

    (本章完)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