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61章 出乎意料(02)

    開始重拳還沒太明白布魯斯的意思,不過一瞬間他就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雖然他們已經知道那批人不是李恩斯派來的,但一直忙于和李恩斯的糾纏,沒有把這件事往更深處想,現在仔細回想來,卻發現其中還有值得挖掘的地方,如果這些人是他的老板派來的那會不會是雇傭里恩斯干掉荒原狼的那家伙呢?

    一想到這些重拳多少有了點精神,仔細詢問了相關情況,布魯斯干脆直接將所有的審訊記錄直接發給他,但也提出了一些設想,為什么那個背后的所謂老板對盧西亞如此的重視?會派人先行營救?究竟是想幫李恩斯的忙,還是希望他不要露面?這確實值得深究,另一個問題是這個所謂的老板實力究竟有多強?竟然在短時間內可以在日本找到合適的人來執行營救任務,他在本地有勢力還是他的能力可以掌控這里發生的一切?有太多的問題需要解答了。

    “所以我覺得這也算是在李恩斯被擊落之后你們可以利用的一條線索,本來上次通話就想告訴你的,只不過你他娘的忙的沒時間理我。”布魯斯說,“如果這條線能查下去,那李恩斯的死也就沒那么要命了,你要是真能查到幕后的黑手,我就不相信中情局還會固執到底。”

    “可是沒有李恩斯,他們會相信嗎?”鬼影還是覺得缺了李恩斯的證據有些不足。

    “就算是抓到李恩斯也得查一下背后的人到底是誰,盡管他很有說服力,可是在沒有他的情況下,我們也不能放棄繼續調查,如果真能抓到這只幕后黑手,我們或許還有翻盤的機會。”想通這些之后重拳在精神狀態也一下好了很多,說白了,他是看到了希望,盡管這希望渺茫,但總比沒有一點方向要好得多。

    “我已經對俘虜招認的內容進行進一步的調查與核實,如果有收獲的話會及時反饋給你們,你們先了解一下具體情況,然后我們再商量下一步該怎么辦,具體內容已經及時上報03并通報林蕭。”布魯斯說。

    “好的。”重拳急于看到那份口供的內容所以也就不再多廢話。

    “還有,我再強調一點,不要再往我這送人了,我沒時間顧及也沒地方關。”布魯斯很頭疼的說,“這批人,我會幫你處理好審訊,給你拿到最全面最深度的口供,如果再有這樣的情況,別再來煩我。”

    重拳可沒啥心情去理會他,而是匆匆的結束了通話,開始詳細的研究那份口供,被抓到的幾個人統一招認,他們并非為李恩斯效力,而是效命于為一個叫“鐘塔”的組織,他們是“鐘塔”旗下的一支作名為“圣光”的戰小隊,作為基層作戰人員,他們對整個組織了解有限,據他們了解,該組織旗下的作戰小隊至少有3到5個,每支隊伍人數10到20人不等。

    “鐘塔”組織的具體性質沒人知道,也無從了解他們從事哪個行業,不過通過他們廣泛雇傭外部人員去完成一些秘密任務這一點來看應該屬于高級戰爭承包商或某些國家高層的地下武裝力量。

    根據俘虜招認該組織和李恩斯有著相當廣泛的合作至少有一年之久,李恩斯一直在為該組織東奔西跑,出色完成了上面給他們的一個又一個任務。

    而“鐘塔”手下的幾只作戰小隊的主要任務卻是滅口,他們負責殲滅一切掌控組織信息的人,包括替組織完成任務的一些被雇傭者,因為這一批人曾經和李恩斯合作完成過一次非洲任務,所以多少知道一些與之相關的事情,由于李恩斯的出色表現“鐘塔”打算將之吸納成為該組織的正式成員,但是否達成協議沒人知道,這次他們來東京的目的就是幫李恩斯救出盧西亞,而他們領隊死在了那場戰斗中,剩下的人知道的內容相當的少,價值有限,至于李恩斯干掉荒原狼這件事這些俘虜不清楚,但其中有個人可以確認在那段時間里恩斯確實效命于“鐘塔”,并且在事發地點出現過。

    “這個他奶奶的‘鐘塔’又是什么玩意兒?從沒聽說過。”鬼影在了解了大概情況之后就說,“算情報組織還是恐怖組織?也沒個定義,更沒個方向。”

    “或許只是一個假稱或者代稱,為了掩人耳目的,至于究竟是個什么玩意兒恐怕得費一番周折才能查到。”重拳對這樣的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當年差點把他們都弄死的“握手”和“斷手”同樣也是這種神秘兮兮的組織,其實后來再解開謎團之后發現只不過是他們內部的一些自稱,只不過是某種地下聯合,這個什么“鐘塔”恐怕也有著類似的情況,或許他只是一個松散的有著共同利益的組織,當然也有可能是一個針對性較強,綜合性較強的地下組織,這種組織在世界上成百上千,可能是某個財團為了達到某種目的對自己的另一種稱呼,也可能是,某個流亡政府或者,掌權者的私人武裝,總之,只是聽起來神秘,最終查清之后還指不定是怎么回事呢。

    “你真打算把剩余的精力都浪費在這個聽都沒聽過的什么玩意兒上?”鬼影覺得這不是太靠譜。

    “當然不可能全部投入,不過在沒有其他方向之前我們還可以從這條線上向前追一追,萬一有用呢?”重拳一邊研究著那份口供一邊說。

    “沒準就是李恩斯的朋友想幫個忙還個人情什么的,或許他們之間的關系并沒有你想的那么復雜。”鬼影對這條線并不看好。

    “要是像你說的那樣,那咱真得找個地方躲起來了,我們恐怕真的掉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就算咱們可以置身事外,那大局怎么辦?”重拳揉了揉臉,繼續看那份兒東西,“到了這個地步,我們得抓住任何可能給我們帶來轉機的線索。”

    雖然還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但對他們來說確實算是有了一個努力的方向,不管這個所謂的“鐘塔”組織是個什么玩意兒,他們都要順著這條線查下去,不過現在首要的問題是他們不能留在這兒,這里已經相當的不安全了,所以他們打算盡快離開,幽靈已經就近給他們做出了相應的安排,直接出海,一天后在京都十幾公里之外的海岸邊,他們上了一艘漁船,船老大長得雄壯剽悍,不過對他們三個卻是畢恭畢敬,表示自己是“吉川會”近海漁業公司的負責人石井,奉會長之命送他們離開日本,態度相當的客氣。

    “那就辛苦了。”重拳也很禮貌地說道。

    “您客氣了,能為會長的朋友服務是我的榮幸。”石井必恭畢敬地說,其實他并不是這船的主人,只是為了完成會長的囑托親自登船來護送他們出海。

    重拳不得不感嘆幽靈的能力,在他接管整個“吉川會”之后,社團的視力急劇擴張,影響力越來越大,安排他們離開好像也沒費多大的力氣,這個什么近海漁業公司肯定不止做海產品那么簡單,很可能是幽靈手下負責海外走私的重要渠道,幽靈這種人肯定會保留一條運送“必需品”的地下渠道。

    在第二天晚上他們就已經到了釜山,這速度比他們預想的要快得多,誰會想到短短兩天時間他們就已經跑了韓國。

    剛剛到落腳的地方重拳就通過阿爾法聯絡了布魯斯,了解那邊的進展情況,布魯斯并沒有收集到和“鐘塔”相關的情報,這個組織好像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不過通過那幾個俘虜身份的反向追查發現,這些人都是不存在的,雖然這些人來自不同的國家,但在官方渠道上這些人都已經被列入了死亡名單,他們用的全都是假身份,準確的說,應該是新的身份。

    “這個他娘的‘鐘塔’確實不一般,手下人全都是在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的,厲害啊!”鬼影覺得有點奇怪,這么大費周章的隱藏這批人的身份究竟目的可在呢?難道就是為了方便搞暗殺嗎?這未免太費勁了吧?

    “肯定是為了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兒。”蟲蟲想的可沒他們那么復雜,對于這種神秘組織來說這么做絕對不是為了干合法勾當。

    “沒有線索,怎么查?”重拳一籌莫展的說道,“這么下去可不行啊!”

    “布魯斯正在進一步追查這些人的來歷,他的人已經突襲了‘鐘塔’在東京的落腳點,繼續等消息吧!反正什么也做不了。”蟲蟲倒是比他們兩個安穩的多。

    “等”重拳最討厭這種不確定結果的等待,外面風云變幻,危機四伏,他們卻只能等消息,這種感覺確實不怎么樣。

    隨著調查的深入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牽扯的人和組織也越來越多,可線索卻零亂的理不出個頭緒,從荒原狼事件到現在他們也算是磕磕絆絆的查到了很多東西,但幾乎所有的行動都以失敗而告終,而從這些行動中他們一點點摸索出了一些頭緒,從李恩斯查到‘鐘塔’他們耗費了大量的精力,冒著巨大的風險一路披荊斬棘的走到現在,卻讓他們仍然覺得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而他們偏偏卻又行動受限,不得不東躲西藏的避免被抓住,其實他們還有另一條線索,中情局從什么渠道得到消息說他們在直升機上?布這個局的是不是“鐘塔”?還是另有其人?一想到這個重拳就頭疼,如果再冒出來一個其他的組織或個人介入此事他真的怕應付不來。

    “我覺得背后搗鬼的是‘鐘塔’的可能性比較大,李恩斯落在我們手里對他們沒任何好處,如果這一切都是他們在搗鬼,那他們肯定會避免我們揭穿李恩斯的身份,保證我們無法查清荒原狼事件,保持我們和中情局之間的對立關系,這才能保證他們的初衷不變。”鬼影說。

    “這只不過是你的推測,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這才是最大的問題,但也不能排除其他人從中作梗的可能,所以只能將這種猜測作為一種調查方向,但在找到充足證據之前我們不能放棄其他的調查。”重拳還是比較理智的,畢竟猜測只能作為可能不能作為證據。

    “我們缺少一個關鍵點,只有確認了這個關鍵點才能保證調查的持續性,之前李恩斯是我們調查的關鍵,現在他已經葬身大海了,我們必須找一個新的關鍵點進一步調查,‘鐘塔’只是一個名字,缺少足夠可以支撐調查的細節。”蟲蟲說,“如果布魯斯在‘鐘塔’東京的落腳點能查到新的東西,我們或許會有機會修正調查方向。”

    “哪還有方向?‘鐘塔’這個名兒連聽都沒聽過,原來我以為只是自己孤陋寡聞,可就連布魯斯這樣搞情報的人都沒聽過,那就有點奇怪了,正如之前討論時提到的,這或許只不過是他們內部的一個稱呼,對外肯定還有其他的名字是我們不知道對不上號罷了,所以調查他才會存在難度,只要我們找到這個什么該死的什么**鳥塔和外界的聯系就好辦,可惜啊,這可能是我們目前面臨的問題中最難解決的一個。”鬼影說道。

    重拳沒說話,他叫阿爾法把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匯總了一下,然后自己親自整理了一份詳細內容,去除一些敏感部分之后又再三斟酌之后發給了軍醫,在這種情況下,他確實需要一個內部人幫他查找一些線索,軍醫是最合適的人選,或許他能從內部角度去獲取一些線索,如果能查到擊落李恩斯直升機的情報來源就更好了,現在布魯斯那邊查“鐘塔”,他這邊暫時沒有新的線索,只能從這兒入手去調查其他方向,可以說這一切是他們沒有放棄進一步追尋真相的嘗試,雖然不一定會有結果,但不能放棄任何可能存在的希望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深圳风采56期开奖查询 新疆体彩时时彩11选5 申城上海麻将下载 股票如何入门 湖南幸运赛车视频直播 如何判断股票涨停 北京赛车pk10技巧玩法 浙江6+1开奖结果体彩规则 四肖选一肖免费大公开 pc蛋蛋登陆不了 苹果手机现金捕鱼游戏 河南紫幻麻将 苹果手机版捕鱼游戏下载 豪利棋牌铺鱼 云南11选5奖金对照表 20选8前三直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