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60章 出乎意料(01)

    直升機化成燃燒的碎片紛紛落下掉入海中,重拳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原本以為即將達到目的,現在卻突然功敗垂成,他分析過無數種可能,卻從沒想過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這半路殺出的家伙究竟是誰?為什么要攻擊直升機?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是阻止他們抓到李恩斯還是單純的和李恩斯有仇呢?

    “你爺爺的”鬼影也被這場面鎮住了,不過他的反應確實快,立即開車向那個方向沖了過去,遠遠的看到一個人丟掉火箭筒從屋頂上跳下去,“他用的是毒刺,蟲蟲過去堵他。”

    “馬上就到。”蟲蟲在耳機里說的。

    “他奶奶的,一定要抓活的,弄清楚事情之后我要把他大卸八塊。”重拳大吼一聲開車向那個方向沖了過。

    鬼影的車是最快的,他離那個位置也最近,可是等他即將趕到的時候,發動機艙蓋突然被掃來的子彈連續擊中,瞬間多了十幾個彈孔,那一瞬間他看到幾個人正從房子后面向這邊掃射,他猛打方向,躲到了一棟建筑的后面,車還沒停穩他就已經從車上跳了下來,提著槍迂回從右邊沖了過去,繞過這棟建筑就可以看到那房子的側面了,“一共三個,在房子右面的墻側。”

    “王八蛋,干掉他們。”重拳怒不可遏的吼道。

    鬼影剛繞過身前的建筑就看到一輛車從那房子的后面開出來,沿著馬路向遠處駛去,速度非常快。

    “你奶奶的,還想跑?”鬼影站定、端槍,稍作瞄準,就連續打了幾個點射,車子的兩個后輪被擊中輪轂擦著地面的火光四濺的沖出去老遠,一陣劇烈的晃動中,橫在路邊總算是停了下來,三個人先后從車上跳下來向最近的建筑跑,動作極其的靈敏。

    鬼影又開了幾槍打在了其中一人的背上,那人被打的撲倒在地上滾出去老遠,被同伴拽著胳膊拉到了建筑的后面,鬼影你知道那家伙肯定穿了防彈衣,但肯定會疼的死去活來。

    “一定不能讓他們跑。”重拳的車幾乎是飛過來,他現在已經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一腔的怒火無處發泄,這幾個家伙竟然在這么關鍵的時候來搗亂,重拳絕不會放過他們。

    “你他媽瘋了”鬼影看到他的車呼嘯而過,根本沒有減速的意思,如果再不剎車,這車會直接,沖到敵人藏身的墻角,那無異于是自尋死。

    “讓他們知道知道厲害”重拳把油門踩到底,直奔那個方向沖入,他已經看到了墻角的人,探頭舉槍對準了這邊,他猛拉手剎同時打方向,然后開車門跳了出,車子的輪胎在地上蹭起了一溜黑煙之后橫著一個完美的漂移,繼續向那個方向滑了過去,巨大的沖擊力之下突然側翻,在與地面的劇烈撞擊中,打著滾兒沖向了墻角,那個剛剛縮回去的家伙還沒來得及跑就被車子拍碎墻角之后撞飛出去,如同一個破麻袋一樣飛出去五六米遠裁掉在地上。

    墻角被撞掉了一大塊,露出屋子里面的空間,一個老頭正坐在馬桶上驚恐地看著被撞開的洞不知該如何反應。

    重拳提著槍緊跑幾步沖了過去,被撞飛的那個人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另外兩個人已經跑出去很遠,重拳亡命的戰術讓那兩個人始料未及,本以為可以用交替掩護的戰術迅速撤離,可沒想到重拳居然直接用車作為第一輪攻擊的武器,將負責掩護的同伴撞飛

    重拳連開幾槍打在了那兩個人的腿,雖然憤怒,雖然恨不得把這些人大卸八塊碎尸萬段,但他卻還不至于失去理智,知道泄憤是不解決任何問題的,他需要活口,需要知道這些人的來歷和目的。

    “我操”鬼影目睹了整個過程,這前后的幾秒鐘時間就已經分出了勝負解決了敵人,這讓他始料不及,他終于發現了重拳與眾不同的地,這是一個什么都敢干,卻不乏冷靜的瘋子,剛才這一連串的舉動完全是不顧自己的性命,太瘋狂了。

    “呯呯”又是兩個點射,一個趴在地上試圖撿槍的敵人被重拳打斷了了胳膊。

    “你是個瘋子”鬼影總算是從震驚中反應了過來,提著槍向那個方向沖了過去,在經過重拳身邊的時候罵了一句。

    重拳根本就沒理他,提著槍也向那邊走了過去,兩名敵人重傷,一個被廢墟壓住另一個躺在地上,但至少還保持清醒,另一個人已經舉起了手不再反抗。

    從表面上看這是兩個本地人,無論是樣貌還是穿著都和本地人無異,鬼影給了他們一人一腳都踢在頭上將其踢暈,然后一手一個提起來就往回走,這地方到處都是人,雖然剛才的驚心動魄場面把附近的人都嚇跑了,但這里人多眼雜還是盡快離開的好,至于另一個被壓在廢墟下傷的比較重的他們沒管,有這兩個人已經足夠了,沒必要帶上太多的人。

    一個小時之后事發地點西北110公里之外的一片海灘。

    鬼影把兩個重傷的家伙從后備箱里拖出來丟在沙灘上,任憑海浪一下下拍打著兩個那身體,帶走大片的血污退回大海,兩個人很快清醒了過來。

    “我沒什么耐心,也不想聽廢話。”重拳提著槍冷眼的看著兩個人,被他打斷手臂的那個人的胳膊以一種極其古怪的姿勢扭曲著被他壓在了身下,在巨痛的折磨下不停的哀嚎。

    另一個腿上重彈的人還算冷靜,都看著鬼影和重拳:“你們竟然能從飛機上逃出來不可能,時間不對,你們的衣服也不是濕的,那么說飛機上不是你們?”

    “把話說清楚。”鬼影看他眼神中透著殺意。

    “我是中情局亞洲分區特工羅伯斯.凱恩。”那個人忍著腿上的劇痛說。

    “中情局?”這話讓重拳和鬼影大出意料,也相當的糊涂,中情局究竟要干什么?

    “我是亞裔美國人,第三代移民,像我們這樣長著亞洲面孔的特工很多,這一點你們應該很清楚。”羅伯斯以為兩個人在懷疑他身份,“我們只是奉命行事,兩個小時之前我們接到命令稱你們兩個正乘坐直升飛機逃離東京,上面有意活捉你們,但下令在極端情況下可以執行格殺令,你們應該很清楚你們是全球通緝犯,雖然活人比死人的價值要大,但你們不好捉,最終確定飛機位置的時候,我們這邊只有三個人,你們的飛行毫無規律,我們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找更多的人過來,光靠我們三個根本就沒把握活捉你們,一旦失去你們的蹤跡,我們恐怕再沒這么好的機會,所以我們只能”

    從這番話中重拳大概明白了一些,這三個人接到的命令竟然是他和鬼影在那架直升機上,這就有點說不通了,他不相信中情局會如此草率的下達格殺令,在還沒弄清事情之前就動手,這實在是太過于草率,可問題是究竟是誰給中情局傳來這么一個消息?雖然目的很明確,就是為了干掉他們,可是中情局為什么沒有進一步核實?這根本就說不通。

    “上面的事情我不清楚,我們只負責執行,我奉勸你們,盡快自首,你們不可能逃脫中情局的追捕。”羅伯斯竟然開始勸降了,好像忘了自己是個階下囚。

    “媽的”重拳罵了一句,“這他媽算什么事兒?”

    “我是想不通。”鬼影也搖了搖頭一臉的茫然。

    李恩斯就這么被輕易的干掉了,雖然看起來有些不可思議,可仔細想來似乎這一切都在某些人的算計之中,而且連中情局都被算計在內,現在能證明他們和荒原狼事件無關的唯一證人竟然被中情局的干掉了,未免太離譜了。

    “如果你們愿意投降,我可以保證你們得到應有的待遇和公正的審判”羅伯斯竟然還在那里勸他們投案自首。

    “荒原狼的死跟我們沒關系。”鬼影冷冷地說,“真兇在飛機上被你打下來了,媽的,就會幫倒忙。”

    “叫你們的人來收拾殘局。”重拳丟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就這么放過他嗎?”鬼影很是不理解的問。

    “否則呢?殺了他們?”重拳反問道,這一下卻弄的鬼影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重拳雖然憤怒,但也不想讓雙方的關系再雪上加霜。

    “媽的”鬼影轉身就走。

    “你們逃不了的。”羅伯斯的后面大聲喊道。

    “我們不會逃,總有一天,你們會明白。”重拳上了車,留下茫然不知所措的羅伯斯。

    事情繼續向失控的方向發展,而對他們來說這一切都已經無法改變,誰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辦,沒了李恩斯他們徹底失去了方向感,這仿佛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問題就擺在那兒,他們卻無從下手。

    下一步該怎么辦?重拳無數次的問著自己,一直以來他以為雖然調查一直受挫,而且進展緩慢,相當的不順利,但他們卻在一步步的接近真相,可這一次發生的事情卻又徹底把他們打回了原形,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們去哪兒?”過了很久鬼影才問道。

    重拳沒說話,其實他也不知道還能去哪,他們還能去哪?難道今后只能靠躲躲藏藏過日子?雖然他們不可能就此放棄,可下一步該怎么辦呢?還能怎么辦呢?李恩斯是整件事的關鍵,可偏偏就這么輕易的死了,徹底破滅了他們所有的希望,讓他們再一次落到了無從下手的地步。

    沒多久獅鷲給他們打了電話,在確認了他們這邊的情況之后告訴他們不要回去,東京對他們來說已經不再安全,羅伯斯已經近距離確認了他們的身份,中情局肯定會調兵遣將的全城尋找他們的下落,他們不能留在這兒。

    “03也叫我們先躲起來”蟲蟲告訴他們,“他已經從阿爾法那兒得知了這邊發生的事情。”

    “然后呢?我們就該藏起來?默認一切?”重拳茫然的看著外面。

    “否則呢?我們還能做什么?”蟲蟲在電話的另一頭說,“不管怎樣,我們可以確認一點,那就是不會放棄,至于該如何繼續下去,現在沒人知道,我們不可能通過中情局調查整個事件的經過,也無從弄清到底是什么人提供了這份情報,這條線是不可能再查下去了,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認真考慮對策吧!”

    蟲蟲說的確實沒錯,可問題是該怎么查?這么下去,他們不可能有辦法弄清事情的真相。

    “這輛車已經不安全了,我們必須在衛星監視的視野中消失。”重拳說,“03說得對,我們得先保證自己不被抓住,然后才有機會去考慮其他問題。”

    “還有個盧西亞,她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你打算怎么處理她?”鬼影問。

    “不知道”重拳搖了搖頭,“都交給布魯斯吧!再確認李恩斯真的完蛋之后放了她”

    布魯斯很快就聯系上了他抱怨道:“我可不是典獄長,我這兒也不是特殊監獄,你這段時間往我這放了多少人?我哪有那么多地方關押他們?”

    “那我有什么辦法?殺了他們?還是放了他們?”重拳無力地說道,“現在除了你,我們還能信任誰?”

    “嗯”布魯斯也是一籌莫展。

    “我們現在的處境你也知道,根本就沒精力去管那些人,雖然說那些人都是小嘍啰,但也并非一人價值都沒有,先留著吧!”重拳說。

    “對了。”布魯斯一拍腦門兒好像想起了什么,“有這事兒,你肯定感興趣。”

    “說實話,我現在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興趣。”重拳很坦白的說道。

    “還記得之前那批俘虜嗎?”布魯斯問,“我們審出了一些你們意想不到的東西。”

    重拳想了想:“李恩斯的手下?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嗎?”

    “不,最早一批在倉庫抓的那幾個,我們之前都忽略了。”布魯斯搖了搖頭,“這些人招供之后我發現他們并不是布魯斯的手下,而是另一批人派來的,經過進一步的問訊和分析這個人好像是李恩斯的雇主”

    (本章完)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