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45章 重拾希望(03)

    不管結果如何重拳都無法逃避,他必須去面對即將發生的一切,當然,他也從沒想過逃避。

    幽靈的眼神仍然不可一世,從重拳進來到現在他始終一言不發,重拳站在那和他對視,同樣沒說一句話,就這樣兩個人一站一坐的僵在那,表情冷漠而凝重的看著對方,房間里只有他們兩個人,其余的幫會成員都知趣的先一步退出去了。

    “你們兩個是在斗雞嗎?”獅鷲悄聲無息的出現在門口看著他們兩個。

    “都不知道招呼客人,真沒禮貌。”重拳終于先開口了,如果不是獅鷲出現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打破這僵局。

    “你也算客人?”幽靈斜著眼睛看著他。

    “至少不是敵人。”重拳冷冷地說道。

    “你們兩個真是”獅鷲覺得有點無語,“有事說事,在這兒對眼兒算怎么回事?難道算是確認過眼神嗎?”

    “我要的人呢?”重拳沒心思和幽靈在這折騰,于是直截了當的問。

    “怎么?你在外面知道花錢找人辦事,到我這兒吱吱嘴就行了?你當我是什么?你的手下還是你的奴才?跟我擺臉色,求我幫忙也就罷了,這事兒辦成了連句客套話都沒有你這是什么意思?”鬼影的話說得很不客氣。

    重拳愣了一下,他從來都沒考慮過這個問題,在他心底里還是把幽靈當成可信賴的兄弟,他們這些說話向來直來直去,從來沒有那些虛情假意的客套,今天被幽靈問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反應,難道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嗎?

    “我要跟你客氣嗎?”重拳用一種很奇怪的目光看著幽靈。

    “那你來了還用我招呼嗎?你把自己當客人,那你把我當什么?”幽靈反問道。

    重拳又被問的啞口無言,自己剛才說那句話完全是為了找個面子,可是現在想來幽靈說的就是沒錯,自己把自己當客人那幽靈該把自己當什么?

    “你們兩個是不是要斗嘴斗到日上三竿?請問意義何在?”獅鷲覺得這兩個人太過小孩子氣了,整天搞得像要殺了對方一樣,說話一個比一個難聽,恨不得直接罵對方的祖宗八代,但是有事還是要努力去給對方辦,這真是一對怪胎,盡管他們已經在心底里不再記恨對方,可是在表面上看起來兩個人更像是一對仇家,誰會相信他們曾經是生死與共并肩作戰的兄弟?

    “好吧!”重拳頹然,“我承認得到你們的幫助是我解決眼前困難的唯一途徑,事情發展到今天,我已經無路可走,除了指望你了,我不知道還能求誰幫忙,所以我也只能厚臉皮一次次的來,謝了。”

    “我可沒想幫你,我是看你出了1000萬想賺點錢。”幽靈繼續用他聲音刻薄的語言去擠兌重拳。

    重拳苦笑:“如果連你都到了用這種方法賺錢的地步,這幫會估計也撐不了幾天了。”

    確實,幽靈現在的身價何止數億那么簡單,如果算上幫會的資產和他多年積累的財富經營之后累積出來的恐怕是一個平常人無法想像的天文數字,就算到不了上百億,幾十億,十幾億應該不成問題。

    “好了,閑話少說,都先坐下。”獅鷲走進來看著兩個人,在“黑血”的時候他們三個在一起拿主意想辦法的時候都是有他來拍板兒決定最終該怎么辦,在幽靈和重拳心中這位老大哥說話還是相當有分量的,于是重拳也就不再多說什么,嘆了口氣坐下。

    “其實我們都在關注你的動向,荒原狼的事我們當然也清楚不是你干,以你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干出這種缺乏水準的事情來的。”獅鷲站在兩人中間,“可是這件事情確實相當的蹊蹺,我們知道的不多,但出于關心也通過之前的關系進行過一些了解,大概知道你們現在的處境很糟糕,所以不管嘴上怎么說,幽靈確實在盡力幫你。”

    獅鷲很明顯的想要緩和一下兩個人的關系,不希望兩個人繼續如此較勁下去,就算他們不可能重歸于好,就算不能回到之前的狀態也不該像現在這樣見面就較勁。

    “我沒記恨過誰,也沒打算和誰重歸于好。”幽靈說。

    “我沒忘記過,但我們都回不去了,今天的局面是誰都沒法預料的,過去的都交給歷史吧!想要修復裂痕也是不可能的,說實話,我沒想再打擾你們,但我確實已經無路可走。”重拳不想解釋太多,但他確實有一肚子苦水要倒,面對以往的兄弟他心中五味雜陳,有太多的話想說卻說不出來,心情復雜的很,可不又想向任何人示弱,哪怕是以往的兄弟,所以能說出無路可走才找他們已經相當的不容易了。

    “我就看不慣你那個樣?什么為了國家利益?都他媽是扯淡。”幽靈冷笑著說。

    “國家利益高于一切,這一個你永遠都不懂。”獅鷲正色說道,他當然很清楚幽靈之所以能說出這樣的話,就是因為幽靈是一個沒有國家概念的人,作為一個流浪邊境的孤兒,幽靈確實沒有祖國這個概念,盡管他有幾本不同國籍的護照,但他卻沒有任何的國家歸屬感,所以當然不理解什么是所謂的國家利益。

    “那玩意兒,有沒有有什么區別?反正都一樣活。”幽靈撇了撇嘴。

    “你該明白,他不懂這個。”獅鷲對重拳說。

    重拳點了點頭,他當然明白幽靈的來歷,也知道對他來說沒有什么祖國的概念。

    “跟他沒什么好解釋的,把人交給他,讓他走。”幽靈很顯然,不愿意再繼續這樣的談話,他覺得很無聊,說實話他只是看不慣重拳所做的事情,對他這個人卻還沒什么敵意。

    “嗯,我送你。”獅鷲對重拳說。

    “謝了。”重拳對幽靈點了點頭。

    “切”幽靈撇了撇嘴。

    門口,獅鷲和重拳看著幾個幫會成員把盧西亞丟進車子的后備箱。

    “謝謝。”重拳由衷的說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盡管說。”

    “再搞一套外骨骼系統吧,這東西確實不錯。”獅鷲說。

    “沒問題,你放心,我會盡快給你弄過來。”重拳點了點頭,“你覺得哪里設計的不合理嗎?可以盡快提出來,我叫他們改進。”

    “目前還沒發現,我不是給自己準備,這套是給隊長的,他的狀態不是很好,恢復之后恐怕需要這個作為支撐才能站起來,總之這件事拜托你了。”獅鷲說。

    “隊長情況怎么樣?”重拳心里挺不是滋味。

    “我只能說不太好,其他的你就先不要打聽了,作為他的老部下,我們有責任照顧他,你也不用太過于內疚,一切不是你能控制的,作為雇傭兵我們能有今天的結果算是幸運,不像其他兄弟”獅鷲嘆了口氣,“好了,不多說廢話了,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記住我們參軍時的抱負和誓言,保衛自己的祖國,國家利益高于一切,雖然這樣的話從我這種雇傭軍的嘴里說出來有些可笑,但我心里從沒忘記自己曾經是個可以犧牲生命去保衛祖國的人,我從沒忘記自己從哪兒來。”

    重拳點點頭:“我知道了,替我問候隊長,如果可以,我想見見他,我欠他的。”

    獅鷲長嘆一聲:“其實我們都欠他的,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再等等吧!在恰當的時候,我會安排你們見面。”

    “好吧!這件事我聽你的,不過對他來說,離開那個該死的地方是好事;好了,我先走了,等忙完這段時間我來找你們敘舊,如果隊長這邊有什么需求,隨時告訴我,外骨骼我會盡快安排送過來,有什么特殊要求也隨時告訴我。”重拳真不知道是該替隊長高興還是傷心,離開監獄確實值得高興,但從獅鷲的話語中他卻了解到隊長的狀態相當的糟糕。

    “嗯!”獅鷲點了點頭,“還有,別怪幽靈,其實他沒惡意的。”

    重拳頭也沒回的繼續往前走,只是擺了擺手:“我知道,他就這德行。”

    為了保險起見重拳打開車的后備箱確認了一下里面是他們要找的人之后才算是松了口氣,盧西亞是一個很妖媚的女人,看年紀也就二十五六歲,臉蛋可以打80分,身材也極其的魔鬼,可以說正值一個女人最好的年紀,而此時她卻如同一只被捆起來的大閘蟹一樣隨意的丟棄在后備箱里,而且處于昏迷狀態,從她昏迷的程度上看是典型的幽靈守法,并非是使用了什么藥物,而是幽靈恰到好處的在她頭上敲了一下,讓她至少在兩個小時之內不會醒過來。

    總算是達到目的了,而且沒有像預計的那樣遭到幽靈的為難,到目前為止一切還算順利,雖然讓幽靈擠兌的快要抓狂,但獅鷲的話也確實讓他寬心不少,這位老兄確實夠沉穩老練,考慮問題永遠可以保持沉著冷靜,他的勸告重拳還是聽得進去的。

    重拳發動車子的同時聯絡鬼影和重種:“貨物已經到手,你們去澀谷的安全屋等我。”

    其實這個安全屋是布魯斯的,之前曾借給他們用過一次,后來兩方人馬一直共享,這地方相當的讓人意想不到,在一家風俗店的后身,這算得上一個相當隱秘的地方,沒人會注意到。

    “每次來這兒我都覺得怪怪的,我們竟然也可以藏在色情場所中。”鬼影抹了一把家具上的灰塵,“看來已經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沒人來了。”

    蟲蟲查看了一下安全屋的報警裝置和監控設備的記錄,確認在這段時間沒人來過:“這種地方只會在危急時刻才會被啟用。”

    “這地方”鬼影打開墻上的暗格,發現里面只有兩把手槍和兩支八九式突擊步槍,“他們竟然搞到了小鬼子軍械。”說實話,鬼影對這種根據AR18仿制并進行一系列的本土化生產的突擊步槍并沒有太多的好感,雖然這玩意兒秉承了日本人對槍械精度和射程的追求打到了一個變態的水準,但這玩意兒的手感和使用體驗卻并不怎么樣,或許這東西并不適合除了日本之外的人使用,不過這玩意兒也確實代表了日本人在制作工藝上的精益求精和較高的制作水準。

    “我們不是自己搞了一些裝備嗎?你難道還還要用這玩意兒?”蟲蟲瞥了眼墻上的槍。

    “只是看看。”鬼影摘下一把P226,“這槍不錯,改的更趁手了。”

    “沒什么了不起的?干這行的,沒幾個人不懂這玩意兒的,有點腦子,有倆糟錢有點動手能力都能改的出來,我們的變態博士能把它改出花兒來,只要你提的出要求,他就能改的出樣子;怎么還沒到?”蟲蟲對這些好像并不怎么感興趣,她現在只想盡快的見到那個什么盧西亞,弄清這家伙的實質性價值,也有好采取下一步的行動。

    “應該快了,時間差不多了。”鬼影看了看表,突然抬起頭側耳聽了聽,“來了。”

    “比狗耳朵還靈。”蟲蟲挺羨慕鬼影這聽聲辨人的本事,她可什么聲音都沒聽見。

    沒多久外面就傳來了很輕的腳步聲,這次蟲蟲也聽出了那正事重拳走路的聲音。

    很快,門被打開了,重拳提著一個黑色的袋子進來,雖然從表面上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但兩個人都清楚這里面裝的肯定是那個盧西亞,一個大活人被他單手提著就像抓了一只雞一樣輕松,也看不出他廢了什么力氣。

    看到他們兩個之后重拳就把手里的東西丟在地上:“先把她弄出來;我去個廁所,奶奶的,憋死老子了。”

    鬼影把人從袋子里弄出來丟在沙發上:“挺標志一小妞啊!”

    “用你們的話說,這應該是個敗家娘們。”蟲蟲看到盧西亞的衣著打扮和配飾就皺了皺眉,這身行頭估計得幾十萬美金,光那塊腕表就能值個十萬八萬的。

    “人家老頭能賺,出一次任務能買好幾身的東西。”鬼影翻了翻盧西亞的眼皮,“沒什么大礙,不是麻醉,應該是被敲暈的。”說著他就伸手到盧西亞的腦后摸了摸,證實了自己的猜測,“看樣子快醒了。”

    “完整無缺的弄回來,看看能不能從她嘴里找到突破口。”重拳甩著手上的水,從衛生間里走出來,“看著細皮嫩肉的樣,應該不會太難對付。”

    “從她手上的繭來看這家伙握過槍。”蟲蟲盯著盧西亞壓在身下的手,“她應該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

    “老外很多人都玩過槍,從這身形上看沒什么肌肉,應該沒受過什么強度訓練。”鬼影把盧西亞包里的東西全都倒出來,里面除了一些化妝品之外,還有一把精巧的銀色PPK手槍,他撿起來看了看又很不屑的丟在了一邊,“這玩意威力比玩具大不了多少。”

    “抓他的時候身邊還有兩個保鏢,幽靈已經審過了,那兩個家伙只是單純的受雇于人,沒什么來頭,所以沒帶過來,審訊記錄稍后他們會傳過來,我們只要著重弄清楚這娘們的情況就可以了。”重拳從冰箱里翻出一瓶水一邊喝著一邊說,“審訊女人還是蟲蟲出來吧。”

    “可以。”蟲蟲并不推辭,然后對鬼影說,“便宜你,幫我把她弄到地下室,扒光衣服吊起來。”

    “嘿這活兒不錯啊!”鬼影把盧西亞提了起來往地下室走去。

    “最好盡快出結果。”重拳靠在沙發上,“越快越好。”

    “放心,這不存在多大的難度。”蟲蟲對自己的刑訊逼供手段相當的自信。

    沒幾分鐘鬼影就拍著手從下面上來了:“搞定了,已經開始說胡話,看樣子馬上就醒。”

    “你也不行啊,速度有點快了吧?”重拳開著玩笑說。

    “必須快點啊,否則你們說我見色起意圖謀不軌怎么辦啊!”鬼影斜了他一眼,“這事不快啥時候快?男人嘛,該持久的時候得持久,該利索的時候得利索。”

    “你們倆真是一對色情狂。”蟲蟲接了一桶冰水提著下了地下室。

    “看來這次你挺順利啊!”鬼影坐在重拳的對面,“他們又提什么要求了?”

    “沒有。”重拳搖了搖頭,“一切順利,他們并沒有提任何要求。”

    “那個幽靈做事詭異神神叨叨,我才不信他無償奉獻呢。”幽靈不信。

    “不信就算了。”重拳也懶得解釋。

    “好吧!反正就算答應什么也是你答應。”鬼影突然覺得這個話題很無聊,“要不要賭一把?看看她什么時候能問出口供?”

    “你不覺得無聊嗎?”重拳一點心情都沒有。

    “無聊才找樂子。”鬼影聳了聳肩說的。

    突然地下室里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但只持續了一半就戛然而止,好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

    (本章完)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