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39章 再入困局(02)

    重拳想到的這個人就是軍醫,那個曾經一起出生入死多年,患難與共的兄弟,現在的軍醫也算的上是中情局的中高層人員,重拳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其實對于軍醫這個問題他心情相當的復雜,換個角度想幽靈對自己的態度和自己對軍醫的態度好像差不多,一想起來就恨的牙都癢癢,可仔細思來想去,卻沒什么仇怨,細細品來,還是因為他對自己隱瞞了那么多事情,雖然他一直都效命于中情局,但在“黑血”最艱難的時候卻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是軍醫他們根本不可能找到機會干掉馬丁。

    上次見面軍醫就曾經提到中情局一直在監視他的動向,沒想到這種監視會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對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地步。

    “你覺得找他合適嗎?”鬼影對中情局的人始終相當的警惕,盡管他知道重拳和軍醫的關系非同一般,但歸根到底他們是各位其主,都是在效忠自己的國家,國家利益面前無小事,還能念舊情嗎?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別的辦法,如果在中情局的系統中都無法找到這個人,那我們找到這個人的可能性將變得微乎其微,再說這件事不能拖太久,我想就算他不會幫我也不至于把我賣了。”重拳說,其實他心里也沒什么底,畢竟他和軍醫已經不是當年在“黑血”時那種沒有利益沖突的關系了,盡管當初他們確實各位其主,但并沒有利益爭奪,更沒有利益來往,關系還算是比較單純的,更何況當初他們都不知道彼此的真實身份,這很大程度上可以坦誠相對,盡管這種坦誠是有限度的,可今天不一樣,他們已經處在了對立關系之下,重拳已經成為中情局的追捕對象,以他現在的身份出現在軍醫面前確實不太合適,不過他卻也想賭一賭,如果能從這條線查到那個吉恩斯的下落,他們就可以重新修正調查方向,盡快找到這個人,查清到底是什么人在他背后搗鬼。

    “我覺得不太合適。”鬼影覺得這太過冒險,如果這一真的如重拳描述那樣,軍醫就不可能提供幫助,甚至很有可能直接把重拳抓起來繩之以法,私人交情,在國家利益面前簡直不值一提。

    “我們已經無路可走,冒險嘗試一下也未嘗不可,我相信他。”重拳打算孤注一擲。

    “我保留意見。”鬼影很清楚根本不可能勸服重拳。

    “這件事不要告訴任何人,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沒必要跟我一起去冒險。”重拳打算單刀赴會,他考慮了一下,又打電話詢問了一些老關系,查明軍醫現在已經調往東南亞,負責該區的情報工作。

    “我今天晚上就飛吉隆坡,如果三天后沒有消息”重拳頓了頓,“不要找我,繼續你的調查,無需報仇,這算是我自找的。”

    “你這是自己送上門啊!要不你帶著我,要不我就把這事告訴隊長,怎么說兩個人去也能有個照應,起碼能有個人報信兒啊!”鬼影從沙發上坐起來,“別想什么事都自己扛下來,這事兒跟咱倆都有關系,要冒險也得一起去,我警告你別用對付蟲蟲那招對付我,給我下藥可沒那么容易。”

    “好哇,你們兩個敢私自行動,看我不告訴03的。”蟲蟲從樓梯口閃身出來,“上次的事還沒完呢。”

    重拳感覺頭好疼,這兩個家伙分明是不想自己一個人去冒險,都想跟著來。

    “我就不信你告密。”鬼影挑釁的看著蟲蟲。

    “那你就試試。”蟲蟲用同樣的目光回敬。

    “你們去能解決什么問題嗎?就算是他不幫我,要把我抓起來,也只不過是一個人落難,你們要跟我一起送人頭嗎?”重拳不知道該如何去說服這兩個家伙,雖然他很清楚這兩個人只不過是不希望自己單獨冒險,但他更不希望這兩人跟他一起冒險。

    “你已經甩了我一次了,這次休想啊!”蟲蟲根本就沒想去說服他帶上自己,只是告訴他自己要去。

    “一句話,多一個人多一份照應,咱們三個也算是經過長期磨合,彼此還算了解,再說了,你覺得我們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去冒險?”鬼影說,“再說了,這也不是你自己的事,我也是被陷害的,這件事我也脫不開關系吧!”

    “如果我不帶上你們,你們肯定去告密。”重拳無奈的搖了搖頭,“可帶上你們,我又覺得礙事。”

    “不管你說什么,我們是不會放棄的,趁著別人還不知道我們還是盡快走的好,我相信不管是隊長還是03都不可能同意你這么干。”蟲蟲說,“所以在他們知道之前你該知道怎么辦吧。”

    “你這算不算是在慫恿我犯錯誤?”重拳撓了撓頭。

    “就算是我也是跟你一起犯錯誤。”蟲蟲抱著肩膀,“阿爾法幫我收拾行李,目標東亞。”

    “好的,是否攜帶武器?”阿爾法問。

    “不需要,日常旅行。”重拳說道,“阿爾法,加密剛才的談話內容,在登機之前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我們的去向。”

    “好的,普通旅行裝背包已經準備好;已加密該段談話錄音,但我無法在最高權限詢問一下繼續保密。”阿爾法說。

    “我知道,你照做就是。”重拳拍了拍腦門兒,似乎是下了決定,一樣站起身看著鬼影和蟲蟲,“跟著去可以,但必須聽從安排。”

    “如果命令合理,當然沒問題。”蟲蟲說,“所以不要輕易的武斷做出決定。”

    三個小時之后,他們登上了飛往吉隆坡的飛機,上了飛機他們才算是送了口氣,至少在登記之前沒人阻止他們,看來阿爾法并沒有將他們的本次出行通報隊長和03,他們這次擅自行動,肯定會讓隊長和03相當的惱火。

    “你確定那個人在吉隆坡?”鬼影問,雖然他不夠了解軍醫,不過畢竟那是一個老牌間諜,肯定不會那么輕易的讓人抓到行蹤。

    “我了解他!”重拳很簡單的回答,“所以我能找到他。”

    “但愿你是對的。”蟲蟲對此也表示懷疑。

    吉隆坡東南亞地區最繁華的城市之一,重拳已經想不起他究竟來過多少次,在這里他經歷過很多事情,可以說有著無數的故事,雖然不是每次來都會驚心動魄,但至少他他對這座城市的印象不錯,他每次來這里都有著不同的目的,突然之間他發現好像從來都沒有仔細欣賞過這座城市。

    “什么時候我們可以不用為這樣或那樣的目的東奔西跑,去一個地方只是為了放松一下自己。”蟲蟲看著車外燈火輝煌的夜景,感嘆的說道,“我們從沒有認真的欣賞過一個地方的美好。”

    “什么時候你可以不再從事這個職業,或許你就可以去欣賞每個地方的美。”重拳也看著外面說。

    “不要做無謂的感嘆,我們注定不是欣賞美景的人,別忘了我們是來干活的。”鬼影開著車有點煞風景的說,“一座只有不到兩百萬人口的城市,值得你們這么感嘆嗎?和北上廣相比,這里就是漁村。”

    “起碼這里有異國風情,起碼這里是著名的旅游城市,每年來這里旅游的人絡繹不絕,街上走的人表情都是清新與陶醉,在這種地方生活還是很隨意的,生活壓力也沒有那些大城市那么大。”

    “我們并不適合這樣的生活,如果真的不用考慮其他問題生活在這里,我會覺得無所事事,我們是一群中了殺戮流毒的人,寧靜生活只能欣賞,不能深入,恬靜與安寧和我們永遠是一條平行線,我們不可能融入這樣的生活。”重拳說,“我們生活的主題永遠是槍林彈雨,鮮血和殺戮,除了這些,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么。”

    他們落腳的地點是一家正在裝修,并且已經停工的酒店,里面空間很大上下三層都沒有人。

    “酒店翻新裝修的一半老板沒錢了,所以一直扔著,大部分地方都還能用,咱們先在這落腳,不會被人發現。”重拳進了二樓的一個房間,里面的東西都還在,不影響使用和居住。

    “你怎么找到這個地方了?”鬼影對這個地方很滿意。

    “簡單。”重拳站在窗口透過百葉窗的縫隙向外看了看,“一會兒會有人送貨到對面餐館的門口,你去接一下。”

    “沒見你打電話,怎么能弄得這么妥當?”蟲蟲也覺得奇怪。

    “出發前就安排好了。”重拳很簡單的回答,“這邊還是有一些關系可以用的,我們只需要等消息就行了。”

    “也就是說,你還沒確定軍醫到底在什么地方?”鬼影聽出了他話里的意思。

    “是還沒法確定他的具體位置,之前用的電話已經關機了,沒法直接聯絡上他。”重拳說,“找到的只是時間問題,不用著急,我只是想在聯絡他之前確認他的狀態。”

    “我不介意你去赴約,最好把他約到一個我們安排的地方,防止他帶人來抓你。”蟲蟲說。

    “這一點我心里有數。”重拳打開電腦,“從外界的反應看還沒人知道我們到了這兒,但最多兩天時間,我們的行蹤就會暴露,所以我們必須在兩天之內完成我們要做的事情。”

    “你最好不要單獨行動,我最討厭別人瞞著我。”蟲蟲語帶警告的說道。

    “放心,既然在你們來了,就沒必要避開你們。”重拳說。

    第二天凌晨重拳從渠道反饋的消息中確認了軍醫的位置。

    “我不建議你出去拋頭露面,你無非是想觀察一下他的狀態確定下一步的行動。”蟲蟲說,“和你們相比我不是什么全球通緝犯,所以我的行動還是相對來說會自由一些的,這件事交給我,我把前方圖像傳回來由你來判斷是否該和他聯系。”

    “可以。”重拳并沒有表示反對,“注意安全。”

    “這又不是什么高難度任務?沒什么可擔心的。”蟲蟲說!

    “去幫我準備點東西。”蟲蟲離開之后重拳對鬼影說道。

    上午十點軍醫出現了市中心的一家酒店頂層的咖啡館,這里是野開闊,可以俯視大半個城市。

    軍醫坐在那里喝著咖啡欣賞著腳下的城市,蟲蟲就在里他不是太遠的地方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很快他就辨認出附近有幾個人是負責保護軍醫的特工。

    “看來想和他單獨會面不是那么容易的。”蟲蟲一邊喝著咖啡一邊低聲說道,他所攜帶的隱蔽攝像頭已經把這邊的情況回傳到重拳的電腦里。

    “他現在大小也是一個區域級別的情報主管,安全是重中之重的,特別是在荒原狼事件之后,他們加強了安保級別,有幾個人在身邊也算正常。”重拳看著畫面中的軍醫說,這小子有點發福了,不過依然精神抖擻。

    “你打算怎么和他接觸?”蟲蟲問。

    “你只管盯著他就行了。”重拳說!

    這時蟲蟲發現服務生給軍醫上了一份甜品,軍醫有些奇怪剛想詢問就發現甜品上用巧克力寫著一行小字,他揮退試圖過來詢問情況的特工,緊盯著那行小字看了很久,又轉頭看向腳下的城市,他似乎是在尋找著什么。

    “你究竟給他送了什么?”蟲蟲看出了軍醫的異樣。

    “沒什么,只是提醒一下他。”重拳簡單的說道,“你下樓吧,去對面的廣場等他!”

    “你確定他回去?”蟲蟲有點摸不著頭腦。

    “他肯定回去。”重拳說。

    這時蟲蟲就看到軍醫揮手叫來一名特工低聲吩咐了幾句,那名特工點了點頭走了。

    蟲蟲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但她還是遵從重拳的命令起身先一步離開。

    離開大廈之后蟲蟲很快就到了廣場,找了一條長椅坐下。

    “你確定他會來嗎?”蟲蟲還是有些不踏實。

    “我了解他。”重拳說。

    “你真是讓我無可辯駁。”蟲蟲說。

    十幾分鐘之后軍醫果然出現在廣場上,之前離開的那名特工捧著一束鮮花回來,軍醫將鮮花整理了一下放在了中間的雕塑下,然后坐在了不遠處的臺階上看著廣場上的人群,幾名特工分布在四周將他護衛的中心。

    “然后呢?”蟲蟲完全搞不懂重拳想干什么。

    “等吧!”重拳說。

    軍醫一直坐在那,十幾分鐘后兩名特工先后離開,時間接近中午,廣場的人多了起來,軍醫帶著剩下的兩名手下走向廣場的邊緣,那里停了一輛黑色的轎車,似乎是在等他。

    蟲蟲起身也像那個方向走過,他看到軍醫上了車,但他的兩名手下還沒來得及上去車就開了,兩名特工立即追上去,但車很快就開走了,特工立即呼叫支援。

    “跟著那臺車確認除了你沒人盯著他。”重拳說。

    “知不知道你搞什么鬼?”蟲蟲叫了臺出租車跟在后面。

    軍醫的車穿街過巷,兜了大半天的圈子進了一個地下車庫,蟲蟲付了車錢一路跟了進去,在停車場的二層她找到了那臺車,車門開著里面沒人。

    “這邊。”鬼影從不遠處的一臺車里探出頭來對他招手。

    蟲蟲緊走幾步趕過去,等到了近前才發現重拳和軍醫坐在后座。

    “發什么呆,趕緊上車。”鬼影招呼他。

    原來重拳早就安排好了一切,軍醫也在看到那份甜點的時候知道了有人找他,只不過他不知道找他的人是重拳,更不知道自己的車已經被人控制。

    鬼影開著車離開地下車庫往城南去了,車上的軍醫一言不發,重拳也不說話。

    半個小時后車子在河邊停下,重拳叫軍醫下車。

    “你使用隊長的暗號把我弄出來是什么意思?”軍醫這才開口質問道。

    “既然你還認這個口令,說明你還沒忘了自己曾經是'黑血'的一份子。”重拳看著他說。

    “你現在還敢露面?現在全世界都在找你,你就不怕我直接把你抓回去交差嗎?”軍醫盯著重拳。

    “怕我就不來了。”重拳轉頭看著河面,“你該清楚那件事不可能是我干的。”

    “你說這話什么意思?我可沒法證明你是不是那樣的人?”軍醫點上一支煙,“是不是你干的不是我說了算,你是否有罪也跟我沒關系,但抓住你是我的責任,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的。”

    “你想履行自己的職責嗎?”重拳轉回頭,“如果你想找我就不會來這了,在看到隊長的暗號是你就應該明白不可能是他,但你還是來了,所以我相信你不會不分青紅皂白的。”

    “真的不知道該說你看得起我還是你太自負了,我說過,那件事是不是你干的不重要,上面的態度很重要,我說了不算,你來找我沒有任何的意義,我肯定會抓你。”軍醫說,“不過在這之前我必須澄清,來這兒并不是因為我念舊情,說吧,隊長在哪兒?他找我什么事?”

    “你什么意思?”重拳沒聽明白。

    “怎么?難道真的不是隊長找我?”軍醫很詫異的看著重拳。

    (本章完)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