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24章 縱橫沙海(01)

    在他們進一步對這個可疑人員進行監視的過程中在意大利的蟲蟲傳來的消息,另一名被懷疑對象被排除了嫌疑,也就是說目前重拳他們監視的這個人是貝恩.克林特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了。

    “既然如此,我們就該盡快動手,他是誰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撬開他嘴就能得到最可靠的情報。”鬼影永遠是行動派,他總覺得抓獲口才是解決為題最有效的辦法。

    “動手是必然的,但不能太過盲目,把情況先弄清再說,我就不信他不出來。”重拳盯著阿爾法傳回的圖像說,“只不過我很奇怪,他究竟在這干什么?避難還是在等什么?他肯定不可能是因為無聊透頂才躲在房間里不出來。”

    監視畫面里目標依然坐在沙發上啃著剩比薩喝啤酒,看著狀態就像是打算這么一天天的熬下去。

    就這樣,目標一直坐在那發呆,雖然電視開著,但是誰都能看得出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電視上,就這樣愣愣地坐了很長時間,好像連姿勢都沒變過,直到他的電話響起,他才有了反應。

    “是一條短信,只有幾個數字。”阿爾法已經截獲電話中的所有信息,不過是一串字母和數字的無規律混合,所包含的意義就無從推斷了。

    目標拿起電話仔細看了一下,立即起身走到電腦邊上,以最快的速度打開一個網址。

    重拳盯著自己的電腦屏幕上面實時同步顯示著目標電腦上的內容,阿爾法已經完全入侵對方的電腦,不管他在上面干什么都會傳回來。

    目標打開的是一個新聞網站,找到里面一片普通的評論文章仔細閱讀著。

    “這是什么意思?暗語?”蟲蟲的有些莫名其妙。

    “阿爾法,嘗試解密。”重拳也知道這肯定是某物種密碼或暗語。

    “正在嘗試。”阿爾法說,“這是一組根據詞句排列進行加減之后的簡易密碼,內容是一個地址。”

    重拳明白,這種密碼設置并不復雜,很容易理解,使用起來也不需要特殊培訓,對照的文章和加減的規律卻可以隨意設置,所以就算明知這種密碼的設置方式,想要破解也是相當困難的,阿爾法可以參照目標使用的網頁文章,以及高速運算對照所獲取的數字進行對比,所以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破解出其中的含義,如果讓他跟蟲蟲去一一比對,就算是在最理想的情況下恐怕也至少要很長時間才能有所收獲,但更大的可能是無法破解。

    雖然阿爾法準確的進行了破譯,但除了這個地址之外,后續的部分內容是完全無法理解的混亂詞匯,后面的一部分可能是采用了相同的密碼方式,但不同的規律,不過阿爾法經過重新運算之后也沒能得出什么有價值的結果,這就有點尷尬了,如果連阿爾法都無法進行破解,那他和蟲蟲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取得什么成效,那這只破解了一半的密碼中顯示的地址就是目標下一步要去的地方嗎?

    “在皇宮區附近。”蟲蟲看了一眼阿爾法破譯出來的地址就說。

    “看來那正是他要去的地方。”屏幕上顯示目標已經離開了電腦開始穿衣服,這是一個謹慎的家伙,在外套里面穿了防彈衣,小腿和腋下各帶了一把手槍,隨身包里還裝了一只折疊沖鋒槍。

    “這要去打仗嗎?”蟲蟲看這家伙的舉動有點怪異,“難道是要去殺人?”

    “跟過去看看就知道了。”重拳站起身,往外走的同時聯絡鬼影叫他先趕到預定地點,探查一下那邊的情況。

    離開之前,目標把門上的炸彈拆下來裝進了包里,然后就直接下來樓。

    “他倒是什么都沒打算留下。”蟲蟲一邊取出自己的槍檢查了一下一邊說。

    “或許他沒想再回來。”重拳抓起自己的大背包,里面的東西隨時都是整理好的,任何時候走都不會耽擱時間。

    開門下了樓,車子就在馬路對面,重拳壓了壓帽檐,低著頭穿過了馬路,他在外界的知名度已經越來越高了,更何況這里遍布攝像頭,誰知道另一端會不會有人正在通過這些攝像頭尋找他的蹤跡,小心翼翼沒壞處。

    目標的車子已經開出了路口向東去了,兩個人上車直接跟了上去,阿爾法已經將目標車輛鎖定,所以他們不用擔心被甩掉,也不必跟的太緊,保持著一個較遠的距離,防止被對方發現,街上的車不少,偶爾會有些擁堵,他們也不用擔心被甩掉,所以不會急于一時,而是規矩的在車流里一點點的往前走,其實目標就在他們前方大概200米的地方,阿爾法的全方位監視可以保證這家伙沒什么機會溜掉。

    “看樣子他并不著急。”蟲蟲對照衛星圖像上顯示的目標車輛行進速度說。

    “應該不是什么急事。”重拳還在想那后半截還沒破譯出來的數字。

    “你還是別浪費腦細胞了,一會兒把他逮住問個清楚就是了。”蟲蟲對他的這種做法并不報什么希望。

    “我只是覺得奇怪,阿爾法的運算能力仍無法破譯,那這應該不屬于同一類密碼設置,同時用兩種這似乎又不太可能,除非他們另有約定,又或者這部分內容并不在那篇評論里我們并沒有發現他瀏覽其他任何的文章,在這段時間內也沒有參考其他的東西,那我們是否可以猜測這些數字和字母對應的東西就在他的腦子里?他一看就知道,根本不需要任何文章或者文字的參考”重拳一點點的分析著。

    “當然還有這種可能,不過這也只算是一種猜測,我們沒法證實,如果是記在他腦子里的那只有他知道。”蟲蟲把車速提起來,慢慢的趕上目標車輛。

    “不要靠著太近。”重拳提醒道。

    “放心,我心里有數。”蟲蟲很輕松地說。

    “我只是奇怪,他此行的目的,能以這種方式傳遞信息應該是去干一些見不得人的事兒,否則沒必要偷偷摸摸。”重拳慢慢的理順著思緒。

    目標的車很快就到了皇宮區,離目的地已經不遠了。

    “我到了。”鬼影在耳機里說道,“這兒最近的是公園、廣場,然后就是街道,你沒有具體一點的地址嗎?”

    “還有什么?”重拳對照了一下阿爾法提供衛星地圖,那個位置確實正如鬼影所說,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大型建筑,這時鬼影已經把那邊的實時圖像傳了回來,廣場上三三兩兩的散落著一些人,公園里人也不多,只有成群的鴿子、路邊停著的汽車,地鐵站的入口,遠處的鐘樓

    如果這個地方能作為一個目標地點,那來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沒有什么可以潛入的建筑,如果作為接頭地點也不夠保險,雖然足夠開闊,監控設備卻非常的多,并不利于隱藏,出了什么事情也不利于脫身,那他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呢?看來問題的重點還要落在那后半截沒有被破譯的部分。

    “等等”重拳似乎意識到了什么,“你轉回去,剛才我好像看到了”

    “什么?”鬼影開始往回轉,傳回來的圖像也慢慢地跟著轉了回去。

    “停,再往回轉15度。”重拳緊盯著屏幕。

    “啊?你要看那個地鐵入口啊。”鬼影終于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即轉了個方向,又移動了一下位置,正對著那個地鐵站。

    “我明白了。”重拳一拍腦袋,“后邊剩下的那部分代表的就是這個地鐵站那是這個地鐵站名字的首字母。”

    “原來是這樣”蟲蟲想了一下也立即明白了,不過她還有一個疑問,“可后面剩下的內容可不止那幾個縮寫啊。”

    “再想想,再想想”重拳用力地揉著太陽穴。

    “這個地方有什么?”鬼影并不是很理解他們在說什么,“那我先下去看看,沒準兒他們真的會選在下面接頭。”

    “對,先下去看看里面的情況。”重拳確實也沒想到什么新的東西,反正這邊有自己和蟲蟲跟著也不怕目標跑了。

    “如果是地鐵站的縮寫,那么這個地點正好符合我們破譯出來的信息,可這最多算是確定了最終地點,那后面的那種還是沒法破解,你那么聰明,就真的什么都想不到?”蟲蟲一邊開車一邊問重拳。

    “阿爾法都破解不了你還指望我?”重拳苦笑。

    “你不是一直認為阿爾法的智能系統還不夠智能,還不如人腦嗎?那也就是說在本質上你認為你比他高級,既然如此你應該比他更能解決問題。”蟲蟲說。

    “我同意。”阿爾法突然來了這么一句,這一句搞得兩個人都感覺相當的突兀。

    “你這算是在幫腔嗎?”重拳覺得阿爾法,確實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雖然蟲蟲的分析有詭辯的成分存在,但確實說明了你心里和現實之間的矛盾,你從本質上并沒有承認我的智能存在,就是把我當成一個可以和你進行復雜交流的計算機系統,從本質上你并不認同人工智能。”阿爾法說。

    “我沒這么說過。”重拳覺得有點尷尬,那種感覺就像是你一直輕視一個人被對方發現并質問一樣。

    “但不代表你沒有這么想過,或者你一直都在這么想,只是沒有用言語表達出來,但在與我的交流中,你卻一直有這樣的表現,我一直試圖去理解人類的行為,但取得的成果有限,不過從你的表現上我確實有一些不菲的收獲。”阿爾法說。

    “呃”重拳卻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他很驚訝自己竟然被一個智能系統問住了。

    “你是不是升級了?”蟲蟲也察覺到阿爾法的情況,似乎不太對勁。

    “是的,準確的說,博士正在給我進行新一輪的系統升級,部分功能正在升級中不可使用。”阿爾法說。

    “怪不得,你似乎確實有點智能的味道了。”蟲蟲有些恍然大悟,“我們到了。”

    蟲蟲停下車兩人先后下車,遠遠的跟著目標向前走,看目標行進的方向果然是直奔地鐵。

    “嚴格意義上講智能是沒有味道的,他的體現形式是我對語言刺激的反應能力,不過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你是在說我的智能水準有所提高,更接近你理解意義上的智能,更像是人類,但很抱歉我仍然無法理解人類的行為方式,只能模擬,無法真正理解,或許這需要更長的數據積累過程,也就是你們所說的學習過程。”阿爾法說。

    “看來你真的不一樣了”重拳總算是從剛才尷尬的氣氛中緩了過來,“恭喜智能升級,恭喜系統進步。”

    兩個人跟著目標進入地鐵,里面的人不多,安全警衛在來回的巡邏,目標沒有去買票,也沒有直奔站臺,而是繼續往里走。

    “謝謝你的恭維和客套;我有新的發現。”阿爾法說,“我已經破解了后續信息,通過你發現地鐵縮寫的啟發我對應了鬼影傳輸的實時圖像,后續內容指的是地鐵儲物箱的號碼和打開密碼。”

    “原來是這樣。”看著目標行走的方向,他們一下就明白了阿爾法說的沒錯,鬼影就在不遠處裝作從儲物箱里一件一件的拿東西。

    “阿爾法,干的好。”蟲蟲說,現在她知道了并不是阿爾法系統的運算能力太差,無法解讀后面的內容,而是這些東西完全需要現實中存在的東西結合在一起才能進行破譯,這不是靠運分就能解決的問題,就算阿爾法再智能在這方面仍然無法和人類的大腦思維相提并論。

    目標果然靠近了那些儲物箱,重拳遠遠地看到之后低聲通知其他兩個人找機會下手把這小子帶走。

    目標從其中的一個箱子里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包裹,然后轉身直奔地鐵站臺。

    “盯住他。”重拳去買了地鐵票又從自動售貨機里取了一份報紙和一大杯咖啡先一步進了檢票口。

    目標很快就繞過自動檢票口,從另一側鉆了進去,然后再進入站臺,躲在人群的角落中,鬼影和蟲蟲陸續進入,站在不同的位置,和重拳一起互成掎角之勢,將目標控制在一個范圍之內,蟲蟲不知道從哪弄了一本書,裝作一邊等車一邊看,鬼影帶著個大耳機,搖頭晃腦的聽著音樂,他們已經完全進入了現在的角色,看起來就是等車一族,如果不盯著仔細看他們的樣貌已經和本地人有了很大的變化。

    “你看起來倒像是一個勤奮的女學生。”重拳夾著一份報紙喝著杯中的咖啡。

    “我這個年紀應該是研究生或攻讀博士,如果說成學生也差不哪去。”蟲蟲翻著手里的書。

    “雖然拿的是專業書籍,那就別走馬觀花,小心穿幫,既然是演戲,就把戲份做足。”重拳摸出一副偏光鏡帶上。

    “這不算專業書籍,霍金的書感興趣的人多,真正能讀懂的人,卻沒幾個能真正看得懂的。”蟲蟲一邊說一邊竟然還在上面做起了筆記。

    “你能看得懂?”重拳覺得有點驚訝,他一邊用余光盯著目標一邊說。

    “我只是感興趣。”蟲蟲很坦然,“不過我可以裝得很懂。”

    “嘿嘿嘿你們兩個家伙能不能專心點兒?”鬼影似乎對他們的閑聊相當的不滿。

    說話間地鐵到了,站臺上的人開始往前靠,目標在末節車廂門口也混在人群之中,重拳站在離他只有一節車廂的另一個門口的隊尾,他們已經沒法對目標進行包圍,鬼影不遠處走過來,站在重拳的后面,蟲蟲卻已經站在了目標所在的那排的最后一個,這樣他們都可以保證在目標上車之后跟上去,防止目標突然放棄登車,再跟著下來暴露行蹤,事實上一些經驗豐富的間諜會利用這種方式來發現人群中的監視者,也可以利用這種辦法避開跟蹤,就如同利用反復過馬路的方式確認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后面跟蹤一樣。

    站臺上的人有序地登上地鐵,這里的地鐵沒那么擁擠,也沒有人刻意去搶上搶下,目標打扮的像個文藝青年,一身休閑裝抱著平板電腦,背著雙肩包,帶著圓帽,混在人群里絲毫不引人注目,跟著前面的人一點點地往地鐵上走,動作不急不緩,沒多久就從容的上了地鐵,蟲蟲和目標只隔了三個人跟了上去,另一邊的重拳也已經登上了地鐵,但就在這個時候,蟲蟲突然在耳機里低聲說:“他不在這。”

    “什么意思?”重拳立即往她這邊擠過去,他們之間只有一個車廂的間隔,車上的人不是很多,但也需要繞開站在里面的人才能過去,很快他就看到了蟲蟲正在人群中尋找目標。

    蟲蟲的聲音有些急切:“剛才人多擋了一下視野,最多兩秒鐘他就不見了”

    (本章完)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