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18章 再陷困境(01)

    海德姆.海默爾死的太突然了,死的讓重拳他們完全沒想到,雖然這并不是唯一可以查到歸零計劃的線索,但也是和真相靠的最近的一次機會,至少在他們看來是這樣,可現在一切要從頭再來,至于是否能找到另一個之情人還是后話。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先弄清殺手的身份來歷才是最重要的,只有這樣才能進一步的了解是什么人在阻攔他們靠近真相。

    后面一路跟著的可疑車輛跟著靠近一時間也無法辨別是不是敵人,等到小鎮之后他們就發現那幾臺車去了不同的方,并不是盯著殺手,也就是說,這些人都可以都排除嫌疑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殺手確實只有一個人。

    殺手的車在一家酒吧門口停下,重拳停在較遠的地方,鬼影的車隨即跟了上來:“我進去看看情況。”

    “我進去比較方便,你們太扎眼了。”蟲蟲對著鏡子重新調整一下自己的容貌。

    重拳想了想點頭道:“嗯,也好,多加小心,帶上便攜式攝像頭,我要看到里面的情況。”

    蟲蟲脫下外套換了另外一件衣服,然后下車走上了酒吧!

    天快黑了,酒吧里的人不少,很多人是來放松一下的,簡單的喝上一杯啤酒吃一些東西。

    透過攝像頭傳回來的圖片重拳能看到目標就坐在吧臺邊上喝著啤酒,但因為角度問題看不到臉。

    “就是他。”鬼影在耳機里說的。

    “我過去看看情況。”蟲蟲也到了吧臺,要了份點心和一個冰激凌細細的吃著,殺手就坐的,離他不遠的地方,一大扎啤酒已經所剩無幾,此時正自顧自的抽的雪茄擺弄著電話。

    “他來這干嘛?就是為了喝杯啤酒。”鬼影對這個人的行為不甚理解。

    “看看就知道了。”重拳可不想過早下結論。

    “他在發消息。”蟲蟲一邊吃著東西一邊低聲說。

    “阿爾法,能不能截獲他的信息內容?”龜問道。

    阿爾法說:“很抱歉,附近通訊數據信號眾多,還無法確定哪一條是他的,我需要一些時間進行排除,至于能否截獲還要看他的通信設備是否加密。”

    “盡快,我們都知道他的目的。”重拳盯著屏幕上的殺手,“如果再無法獲取更多信息就找個機會抓活口。”

    “我去搭訕一下。”蟲蟲往殺手旁邊湊了湊。

    “不要引起懷疑,這種人的警覺性非常高。”重拳提醒她。

    “沒那么難。”蟲蟲已經靠了過去。

    很快,兩個人就變得相談甚歡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兩個是老相識,不過這殺手的口風很緊,閑聊中沒有透露過絲毫和他有關的信息,只是提到他是來度假的,蟲蟲又跟他套了半套,但都沒有什么有價值的收獲,阿爾法系統對比對也無法確定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來頭。

    聊了十幾分鐘,這家伙竟然主動提出要送蟲蟲回家,蟲蟲順水推舟的跟他出了門,上了旁邊的車。

    “你跟上去干嘛?這樣我們怎么動手?”重拳在耳機里說。

    蟲蟲沒理他,這樣情況下她也沒法做什么回應,重拳和鬼影只好各自開著車跟在后面,車子轉過這條街沒走多遠就停下了,重拳和鬼影正在奇怪的時候就聽聽耳機里,蟲蟲招呼他們過去,說已經搞定了。

    兩個立即趕過去,到了跟前才發現那家伙竟然已經昏在駕駛座上,蟲蟲正在一邊翻著他的東西。

    “我在他啤酒里加了點料,這家伙的抗麻醉藥物能力挺強,居然堅持到這兒才發作。”蟲蟲已經翻遍了殺手身上的東西,找到了兩把手槍,一部手機,一臺隨身電腦之外,沒發現什么更多有價值的東西。

    “我得找個安靜點的地方。”鬼影上了殺手的車,把殺手拖到后面捆起來,然后開車出了小鎮進了樹林。

    這期間阿爾法已經進入殺手的電腦和手機獲取了一些資料,從這些資料上看這家伙的殺手體征很明顯,包括這次行動的計劃里面都有記錄,從進入途徑到撤離的預定路線一應俱全,從他的包里還發現了四本護照,完全是四個國家的不同身份,經過阿爾法的分析,對比終于確認這家伙是一個頗有名氣的英國殺手,在這行干了已經近十年時間了,而且無一失手,所以價碼很高。

    “手機中發出的是催款信息,具體內容是:事已辦妥,盡快盡快結清后余款項。”阿爾法說。

    “可以確認收信人的身份嗎?”鬼影一邊翻著目標的東西,一邊問。

    “目前尚無法確定,只知道收信人所在地在挪威,而且并沒有任何的回復。”阿爾法說。

    “海德姆居然值20萬美元。”重拳看著殺手電腦里的數據說。

    “價錢不低了。”蟲蟲已經采集了殺手的指紋,和瞳孔數據,他們要重新確認殺手的身份,不能光看表面信息,這些人大多都有多重身份,之前他們吃過不少這樣的虧,所以寧肯麻煩點也不能太大意。

    “他什么時候醒?”鬼影一邊繼續翻著車里的東西一邊問,在后備箱里找到了一支突擊步槍、兩把微型沖鋒槍和兩支狙擊步槍。

    “按時間算,應該快了,最多十幾分鐘。”蟲蟲采集的數據直接進入了阿爾法的系統傳給了布魯斯和其他相關的一些渠道驗證身份。

    “這家伙整天帶著個軍火庫,到處逛的。”鬼影從里面拿了一支MP7沖鋒槍試了試,連同幾個彈匣全都丟給了蟲蟲,“這槍不錯,很適合你。”

    “太小沒感覺。”蟲蟲把槍拿過來仔細看了一下,“不過臨時用用還可以。”

    重拳把車上的導航設備拆下丟在一邊,防止有人通過這玩意,確定殺手的身份:“趕緊把他弄醒,問問到底是誰要干掉海德。”

    “這家伙應該不難對付,我來吧!”鬼影搓著手把殺手從車里拖出來捆在一棵樹上,又從殺手的行李里翻出一個巴拉克拉法帽帶上遮住自己的臉,對重拳和蟲蟲說,“要不你們回避一下吧,我想換換方式,否則太老套了,沒什么意思。”

    “靠,就你花樣多。”重拳轉身上了車,然后招呼蟲蟲,“由他折騰吧。”

    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要對付的是個殺手,對鬼影來說相當的新鮮,他審問過間諜,特工,情報販子,甚至警察又或者普通人,殺手還是第一次,不過他不擔心這家伙的最終反應,在他眼里這殺手就是個掌握一些他感興趣信息的死人,審訊的終極目的是獲取信息,對肉體的折磨制造痛苦只是獲取信息過程中的手段,說實話,他并不喜歡這些手段,也不喜歡這個過程,但他卻享受獲取信息那一瞬間極大的滿足,也就是說,他享受的是結果,而非過程。

    “這家伙越來越像幽靈了”重拳透過車窗看著鬼影自言自語道。

    “手段不重要,過程不重要,只要達到目的就好。”蟲蟲似乎對鬼影的這些行為相當的理解。

    “只要有效,任何手段都可以。”重拳點上一只煙,把煙盒遞給蟲蟲。

    蟲蟲嫌棄的看了一眼:“我抽煙是為了工作需要并非愛好。”

    “那好。”重拳把煙揣進兜里,打開了天窗,盡量讓煙霧從上面漂散出去不刺激到蟲蟲。

    “感謝你的細心。”蟲蟲看著外面的鬼影說,“你的行為說明你充分注意到煙草對我的刺激,但你別忘了對于不吸煙的人來說,你的這種行為沒有任何的意義,這么小的空間里哪怕是一點煙霧也會沖進我的肺里,你根本無法保證煙霧都從上面出去。”

    “好吧”重拳把煙塞進煙灰缸,然后打開車子的空調和另一側的車窗盡量把里面的煙氣吹出去。

    “你是否相信海德姆的話?”蟲蟲一邊看著外面一邊問重拳。

    “現在還沒法確定,不過我們確實可以調查一下那個羅伯特.艾金森,荒原狼我聽說過,但并不認識,更無從了解,如果他曾經參與過歸零計劃那我們確實有必要找他問個明白,只不過只是一招賢妻險棋,畢竟我們還沒打算和中情局正面開戰,在沒有充足的證據之前,我們不應該惹上他們,否則很容易被他們反咬一口落下口舌,那可真就太被動了。”重拳靠在椅背上看著外面的樹林。

    “但如果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走這條路。”蟲蟲似乎并不打算考慮那么多。

    “我相信03不會同意我們那么干的。”重拳說。

    “從全局考慮確實太過冒險了,不過從目前所有線索的指向來看,這一切就是他們搞出來的陰謀,我們的顧忌是不是有些多余?我們是不是應該讓他們付出相應的代價?讓他們明白我們不是那么好惹的。”

    “話是這么說,事卻不能這么做,在沒有任何充分證據之前你覺得虎魚會相信我們的一面之詞嗎?現在最多只是休戰,危機暫停,而非化解,如果我們無法證明這一切都是中情局們在搗鬼,他可能會繼續做出更多針對我們的事。”

    這種顧慮絕非多余,他們的首要目的是先把事情弄清楚,避免發生不必要的沖突,而非制造更大的麻煩,但挑起事端的一方也必須得到懲戒,不能讓他們覺得自己像軟柿子一樣隨便捏。

    “顧及太多事情就難辦,不管03是否同意我們都該把事情查清楚,否則我們會一直處于被動,不管中情局是否針是專門對我們制定了這個陰謀,現在的結果都對我們都非常不利,虎魚不會因為這個放棄對我們的行動,之前的梁子已經結下,想要化解絕非易事,這說明在某種程度上中情局達到了他們想要的目的。”蟲蟲把目光從外面收回來,鬼影那邊已經開始動手,而且進展不錯,不過殺手確實也經歷了非人的痛苦。

    “所以我們要想辦法扭轉這一局面,并不是想對誰示好,也不是想和與誰為敵,而是要讓他們清楚我們不會挑事,不會制造禍端,但也不好惹,別來找麻煩,否則必將付出代價,在查清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支后有怨的抱怨,有仇的報仇,誰也別想跑。”重拳說。

    “但愿如你所說,我們不會白折騰。”蟲蟲說著下了車,原來鬼影的審訊已經結束。

    “確實了解了一些事情,但還不好說有多大的價值。”鬼影一邊擦著手上的血一邊說。

    這人確實只是個殺手,只不過作為一個殺手,他只負責收錢和完成任務,至于雇主的身份和要被干掉的人是什么來歷的從不在乎,也從不過問,他只完成自己負責的那一段工作,所以這家伙知道的事情很少,甚至可以說什么都不知道,他是從一個殺手網站上接的任務,和以往的任務基本相同,但雇主有一個讓他并不是很理解的要求,那就是必須在大庭廣眾之下干掉目標,就是因為這個奇怪的要求他可以多拿五萬美元的酬金,于是他照做了,可他沒想到會落到現在的地步。

    “也就是說他不知道雇主是誰,不知道為什么要殺這個人,也不知道這個人究竟是什么來歷,他只知道殺人拿錢。”重拳總算是明白了,他們什么都沒得到。

    “可以說是這樣的。”鬼影點了點頭,“不過我們或許可以從匯款賬戶上獲得一些和雇主的線索。”

    重拳搖頭:“肯定沒那么容易,否則找殺手的意義就不存在了,雇傭殺手就是為了穩妥的解決目標,而且可以保證自己不會被發現,所以想通過這條線去查到雇主的身份幾乎是不可能的。”

    “那也就是說這條線沒法查下去了。”鬼影有些撓頭。

    “阿爾法,去查一下吧,如果有收獲最好,沒收獲也不失望。”重拳用力揉了揉自己的頭發,“不管怎么樣我們都不能放棄任何希望,總得試試。”

    “那我們該怎么辦?去找荒原狼了解情況嗎?”蟲蟲一時間也不知道他們還能做什么。

    “這件事非同小可,我們不能擅自決定,先聯絡隊長和老大,聽聽他們的意見再說吧!”重拳看著昏迷的殺手,其實這家伙并沒有受多少罪,至少表面上看起來還是完整的。

    “怎么辦?”鬼影指了指殺手就做了個割喉的手勢。

    重拳搖了搖頭:“交給布魯斯。”

    不知道什么時候重拳養成了一個習慣,他會把抓到的人全都交給布魯斯的人看管,畢竟初步審訊不可能獲取所有的線索,這些人很可能知道更多的信息,通過布魯斯那里的關押和再審訊或許會獲得更多有價值的東西。

    “那我們呢?”蟲蟲又問。

    “先回公寓吧。”重拳說。

    阿爾法匯總了這邊的情況,對林蕭和司云飛進行了如實的上報,等待他們那邊的反應。

    三個人聯絡了布魯斯的手下將殺手轉交過去之后就返回了公寓,說實話,現在他們也不清楚自己該怎么辦,事情進行到了現在的地,似乎已經很難查下去了,雖然他們并不缺乏去找荒原狼的勇氣,但他們確實并不想制造更大的麻煩,幾年前的間諜大戰,他們仍然記憶猶新,幾乎全世界有規模的情報,組織都被絞進了那場混戰,最后都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即使勝者也只能算是慘勝,所以后來這些年大家盡量避免鬧出更大的麻煩和大規模的正面沖突,他們也不想打破這種至少表面上看起來的平衡。

    再接到他們這邊的情況之后林蕭也并不建議他們對荒原狼采取任何的行動,他當然明白那會是一個什么樣的后果,他不希望為了解決眼前的問題而制造更大的麻煩。

    可是這卻是他們目前唯一的線索,如果不繼續查下去他們又會落到無從下手的境地之下。

    “等03的回復吧!看看他的態度,不過我相信他也不會同意你們針對荒原狼采取行動。”這是林蕭最終的態度。

    “為什么總是遇到這樣的麻煩,明明很快就能弄清是怎么回事,但卻沒法下手。”鬼影對眼前的局面相當的惱火。

    “這就是我們的工作,解決那些看似無法解決的問題,如果事事都那么容易,還需要我們干什么?”林蕭說,“辦法總會有的,只要不放棄,繼續查下去肯定能找到新的思路,經過前期的努力,至少我們現在和虎魚已經不再處于交戰狀態,他也不是傻瓜,盡管之前吃了大虧,對我們相當的記恨,但也不愿意淪為別人的棋子,不過我們還是需要拿出足夠的證據讓他無話可說才能把他的仇恨轉嫁到制造這一切的幕后黑手身上,不過我們雙方的關系基本上已經到了無法修復的地步。”

    “可是現在我們已經無處下手了。”蟲蟲相當無奈的說,“如果無法從荒原狼那里獲得新的線索,那我們該怎么做呢?”

    (本章完)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