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17章 歸零計劃(03)

    不管怎么樣事情總算是有了一些進展,盡管是對方主動提出的見面,不管是機會還是陷阱,對他們來說總算是看到了變化,起碼不用再繼續等下去,不過從之前的推斷和猜測來看,這很可能就是一個陷阱。

    “不管是機會還是陷阱,我都必須去。”蟲蟲很堅定,他看著重拳,“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其他機會接觸更多的信息,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至少我們的目的是為了從他口中獲得更多的線索和情報,目前為止,我們只有這一個突破口,其實我更期望他就是中情局的人,至少這更簡單直接一些。”

    海德姆.海默爾的身份到現在還沒查清楚,不管是布魯斯還是其他渠道都無法確定這個人到底是什么來頭,所以這次會面肯定會相當的危險,重拳并不同意蟲蟲的做法,他覺得與其冒險見一面,倒不如找個機會控制這小子,那同樣可以獲得更多的信息。

    蟲蟲卻覺得在這種情報完全不對等的情況下動武不是最好的選擇,這不清楚海德母的真正身份之前還是謹慎一些為妙,武力并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也不是最好的方法。

    “見面的時間和地點由我們定,如果他不同意就算了。”重拳權衡了一下最終決定接受蟲蟲的建議,不過他卻并沒有放棄主動權的意思,如果對方只是為了販賣情報,絕對不會拒絕這種見面方式,如果對方有其他的動機或許會有所顧忌。

    “這個可以談,之前我并沒有直接答應他會面的要求。”蟲蟲說,“不過他希望面談的意思很明確。”

    重拳點了點頭:“可以,掌握主動權,最后確定見面的最終時間和地點,這個你去談吧!”

    “這家伙一點異動都沒有,整天賴在房子里,不出來也不和別人見面,除了叫外賣之外基本上連電話都不打,就算他是一個情報販子,那他的情報來源呢?難不成他的情報都是憑空出現在腦子里的?這確實值得懷疑,他肯定采取了什么我們不知道的與外界聯絡方式,只不過現在我們還不清楚。”鬼影一直在海德姆住所外面監視他的動向,阿爾法的實時三方通話讓他們可以實時了解彼此的情況,鬼影覺得自己的工作相當的無聊,海德姆的表現讓他覺得這就是一個他娘的患懶病晚期的宅男。

    “這個人不好對付,我們沒辦法從他與外界聯系中弄清他的來歷和身份,更無法評估他對我們的威脅有多大,不過至少可以肯定現在他周圍除了我們沒有任何可疑人員的存在,而這一點才是最可疑的,如果他是個低級情報販子,應該弄不到如此冷門的消息,如果是個高端情報販子,他不可能單獨行動,這種人對自己的人生安全是相當看重的,絕對不可能獨立存在,他應該有自己的保鏢,可從開始到現在,我們卻沒有發現任何能算得上他保鏢的人存在,之前發現的幾個都已經排除跟他們有任何關系,所以這是一個奇怪的人。”

    “不,他是個值得懷疑的人。”蟲蟲在另一邊說,“之所以我們不得已要繼續跟他糾纏下去,就是因為我們無法查到他知道的東西,也沒法查清他的來歷,渠道弄不到和他相關的情況有兩種可能,一個是他本身的存在就是個問題,很可能是某組織用來對付我們的誘餌,也可能他本身就是一個如此低調的人,他的這種非常人處事方式才保證他能活到今天,當然,這一切都是我的推斷和猜測,原本我以為可以通過監聽的方式來獲取更多的線索,但現在看來,我似乎是有點想多了。”

    “或許他已經發現了你安裝的竊聽器,只不過繼續裝作不知道,一直以這種方式來保持沉默,讓我們覺得他特立獨行與眾不同,而實質上只是為了反監聽才不和自己人來往。”重拳有著自己與其他人不同的推斷。

    當天下午,蟲蟲再次接到了海德姆的電話,雙方約定晚上見面,具體地點等蟲蟲通知。

    “至少可以肯定他同意會面地點由我來確定,雖然沒法保證絕對安全,但至少我們可以掌握一定的主動權。”蟲蟲說。

    “那你覺得在什么地方見面比較合適?”重拳,一邊吃著他在中午飯一邊說問,他的一天生活沒有任何的規律,從不按照正常時間進餐,而是想吃就吃,可以保證隨時可以進入緊急狀態,而不至于因為饑餓分散注意力,不過他吃的東西可不是胡吃海塞在這種情況下,他只會吃適量的高熱食物,以維持身體的需求,絕對不是為了滿足口腹之欲。

    “還沒想好,不過肯定不會選一個地方。”蟲蟲很坦白地說,“這一次會面非比尋常,很可能會發生很多事情,所以還得多加小心。”

    “要我看去總理府門口比較好,那最安全,誰都不敢耍花樣。”鬼影在耳機里說。

    “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我更喜歡火車站這種人多嘈雜的地方,便于隱蔽,更便于脫身。”蟲蟲說。

    “這個你自己定吧!另外,需要我們怎么配合你可以盡管說。”重拳不想干預蟲蟲的思路。

    在傍晚時分,蟲蟲通知海德姆見面地點在皇家劇院門口,時間是晚上五點。

    海德姆匆匆趕到的時候又接到了蟲蟲的電話,會面地點臨時改在大教堂。

    海德姆立即區又車趕往大教堂,等到的時候已經比約定時間晚了三分鐘,蟲蟲就以他遲到嗨,理由再次改變了見面地點,火車站的候車大廳。

    匆匆趕往火車站還沒等進入大廳海德姆就被蟲蟲攔住,借著人群的掩護進入了地下通道。

    地下通道里人少,還可以屏蔽很多信號,防止被監聽,確實是個不錯的會面地點。

    “和你見面可真不容易。”海德姆的話語中帶著些許的抱怨,“我現在的處境很糟糕,所以不能到處活動,你卻讓我在全城亂轉,如果不是為了賺點錢,我是不會出來的。”

    “我必須謹慎點。”蟲蟲直截了當的伸出手,“拿來。”

    “什么?”海德姆皺著眉問。

    “新情報!”蟲蟲對他的裝聾賣傻有點不耐煩。

    “抱歉,這次我帶來的并不是真正的情報,而是一條線索。”海德姆很從容地說,“不過我可以保證這一條線索能幫助你們完全了解歸零計劃。”

    “不要說花樣,否則你會死的很慘。”蟲蟲對海德姆的表現相當的不滿。

    “不會,我是不會隨便出來見人的,為了防止被竊聽,我只能采取這種方式,中情局已經盯上我了,不得不小心,我需要錢離開這里。”海德姆看起來有些急切。

    “那得看你知道什么。”蟲蟲冷冷的看著他。

    “我可以告訴你,誰更了解這個歸零計劃,如果你們找到他就可以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海德姆說,“相信我,這是真的。”

    “我憑什么相信你?”蟲蟲看著他。

    “因為只有我可以給你提供想知道的東西,你可以去試試,能否查到我提供的情報?”海德姆說。

    “上次你提供的關于歸零計劃的情況我們核實過,基本屬實,但也算不上什么機密情報,我們卻沒找到任何和歸零計劃更直接的聯系,也就是說,你提供的這些線索還不確定真正是否屬于歸零計劃,就算是也不是什么機密,應該算不上什么高級情報,所以我覺得你提供的內容價值相當的有限,最多算是好過沒有,但卻并不值錢。”蟲蟲開始給他潑冷水,其實那些東西的價值沒她說的這么低,雖然相當的邊緣,但對他們來說也確實算得上是一種突破,至少已經在接近真正的歸零計劃。

    “你竟然會這么想。”海德姆難掩臉上的怒意,“如果不是我曾經為他們工作,我不可能掌握這么多線索,但現在我卻已經因為販賣情報被他們通緝,我給你提供這些線索是冒著巨大風險的,只為了換取一些逃亡資金,如果你不想買就直說,我可以找其他買家,不是非得賣給你。”

    “我需要情報,但需要的是更有價值的情報,而非一些邊緣性的線索,想賺錢容易,給我想要的東西,我自然會支付與之相等的合理價格,但不要當我是傻瓜,用一些沒有價值的東西來糊弄我。”蟲蟲也不示弱,針鋒相對的說道。

    “好吧!我要說的這個人就是剛剛退役的歐洲情報分支前負責人特工羅伯特.艾金森,代號荒原狼,他參與了整個計劃的制定和實施,但最終沒有完成該計劃就光榮退休了,目前正在巴厘島度假,你們可以去找他問個清楚,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他身邊有很多中青局特工保護,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海德姆說到這兒突然臉色一變,按著耳機,仔細聽了一下,“這次你們來了多少人?”

    “怎么了?”蟲蟲覺得情況似乎不太妙。

    “很抱歉,我必須走了,有危險。”說完海德姆緊張的順著通道往前走,“把錢打到我的賬戶上,這一次的線索雖然很簡單,但指向性很明顯,我希望得到更多的報酬,如果可以,下次我還會選擇跟你合作,只不過不要再用這種方式,我已經暴露了,實在是太危險了。”

    “這就是你提供的線索?”蟲蟲還有些不相信。

    “你可以先去核實一下情報,然后再給我打款,切記,我現在需要錢離開,如果你想獲得更多的線索,那就保證我還活著。”海德姆的神色有些慌張。

    “看來這條通道并沒有屏蔽他的通信,說明它采用的是軍用級別的通信設備。”重拳在耳機里說,“盡快車出來,可能真的有危險。”

    蟲蟲已經開始從通道的另一邊往外走,可是她剛走出通道,就聽見外面雜亂的驚呼和尖叫聲響成一片。

    “出了什么事兒?”蟲蟲像那個方向張望發現人群正紛紛逃離那個位置。

    “還不確定。”重拳就在不遠處的椅子上坐著,此時剛站起身看著那邊的動靜。

    “那小子被人干掉了。”鬼影在耳機里說,“近距離射殺,一槍爆頭。”

    “看到人了嗎?”蟲蟲聽到之后匆匆往那個方向趕過去。

    “殺人滅口嗎?”重拳意識到情況不妙。

    “那個穿灰色大衣的人,混在人群里不見了。”鬼影已經爬上二層,四處張望著尋找那個殺手。

    海德姆就趴在大廳中間的地上,子彈是從后腦打進去的,天靈蓋掉的不遠處,場面及其的血腥,四周的人全都退開,出現一片小空地。

    蟲蟲裝作過去檢查海德的狀態,隨手拿走了他的包:“使用的是大威力軍用手槍,口經11.43,從背后下手,使用消音器,在這種地方用這么大號的手槍完全沒有顧忌子彈穿透力會傷到平民,一槍直接解決問題,迅速撤離,這是一個心理素質極強的殺手。”

    “職業殺手還是職業特工?”重拳已經離開了大廳,這是惡性案件,警察很快就會到,留在這里就是給自己找麻煩。

    “沒有任何的發現,我已經退出來了,在停車場,如果他是開車來的,應該會出現在這里。”鬼影的動作是三個人里最快的。

    “這種人肯定會以最快的速度改頭換面,很難再找到他,不要白費力氣了;把車開過來。”重拳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一旦失去目標幾乎沒有什么機會再找到。

    “都小心點,對方很可能不止一個人,沒準已經盯上我們。”蟲蟲一邊走一邊說。

    “我們還不知道殺手的來歷,很可能是他的仇家,但也有可能是來滅口的,下手的可能是中情局。”重拳一邊觀察著外面的情況一邊低聲說。

    “找到他了。”鬼影在耳機里說道,聲音中帶著掩飾不住的興奮,“剛出停車場,我跟在后面。”

    “我馬上過來。”重拳對剛剛從里面出來的蟲蟲招手,“你去正面等著我去弄車。”

    幾分鐘之后重拳開了一輛車回來,接上了蟲蟲,兩人根據阿爾法提供的導航數據迅速向鬼影那個方向追了過去。

    “你確定是那個殺手?沒認錯吧?”蟲蟲有些不放心地問。

    “沒錯,絕對是那家伙。”鬼影相當肯定地說,“他在撤離的時候正好從我這邊經過,我看到了他的正臉。”

    “敢在如此大庭廣眾之下動手,他真的一點顧忌都沒有嗎?”蟲蟲覺得有些奇怪。

    “或許這就是為了顯示他的能力,也可能是為了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給某些人看,又或者是讓更多人知道這個人死了。”重拳說,“海德姆.海默爾如果真的是被中情局開除的人,那這種方式被殺掉也算是一種懲罰,但問題是我們一直懷疑他就是中情局給我們下餌,不過現在我們已經沒機會查清是不是我們猜測的那樣了。”

    “問題在于他提供的情報是否有價值?我們真的要去找那個荒原狼嗎?”蟲蟲依然在考慮海德姆提供的情報。

    “我們得先弄清這個殺手的來歷,這也算是多了一條線索,如果這個人是被派來滅口的說明海德姆掌握的情況相當有價值。”鬼影在耳機里說。

    “不要跟得太近,小心被發現。”重拳說,他和鬼影之間還有將近五公里的距離,在這車水馬龍的城市里想要迅速靠近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只能盡量提速,但仍然不可避免的被堵在一些車流之中緩行,所以在短時間內沒法追上,直到過了車流最多的一段之后他才有機會把速度提起來。

    殺手的車并沒有在市區停留,而是直接出城向北,看來這家伙很懂得保護自己,至少在警方反應過來之前已經遠離了城市。

    “繼續跟著,還是找個機會把他弄下來?”鬼影似乎不太喜歡這種長距離的追蹤。

    “先不要輕舉妄動。”重拳已經從后面跟了上來,“你先撤吧,我盯一會兒。”

    長距離的跟蹤很容易引起對方的懷疑,所以重拳打算采取交替跟蹤的方式,避免被發現。

    “那好吧!我去換臺車。”鬼影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殺手只有一個人,對吧?”重拳遠遠的跟著殺手的車問道。

    “并沒有發現任何可疑車輛出現。”鬼影在耳機里說。

    “阿爾法,是否發現可疑車輛?”重拳還是不太放心就又問道。

    “從出城到現在有三臺車始終保持在同向行駛,無法排除嫌疑。”阿爾法說話的同時已經把那三臺車輛的位置顯示在他們的屏幕上。

    “嚴密監視,逐一排除。”重拳看了一眼后視鏡,其中一臺可疑車輛離他們的車并不遠,從后視鏡里的大概能看到開車的是一個男人,但具體樣貌看不清,不過從直覺判斷這個人大概在30歲左右。

    就在這時目標的車,下了公路開向一個小鎮多方向,重拳緊隨其后,幾臺嫌疑車輛也跟了過來

    (本章完)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