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116章 歸零計劃(02)

    雖然從貝恩.克林特那獲得了大量的信息,但所謂的歸零計劃究竟是怎么回事重拳他們還沒有任何的概念,更不知道該從什么地方開始調查。

    一時間三個人只能分頭行動,從不同的方向進行各自的調查工作,但這種事情從渠道查到的可能性不大,可他們又沒有任何可利用的內部關系,雖然他們一直都在努力工作,但事情的進展卻相當的緩慢,不過布魯斯散發出去的信息確實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引起了中情局歐洲情報中心的注意,開始追查信息來源。

    “就算是引起他們的注意,對我們也沒有什么幫助,我們找不到突破口。”鬼影在重拳在公寓里抱怨著說。

    “至少說明這件事和他沒有關系,至少說明貝恩沒有胡說八道。”蟲蟲還算樂觀。

    “萬事開頭難,這句話還是有道理的,過了這一段或許會更順一些。”重拳其實也很頭疼這種沒有具體方向的調查。

    “明天我再去情報黑市看看,這兩天布魯斯散步的信息應該已經在情報界傳開,如果有人對錢感興趣很可能會拿相關線索出來,沒準還能找到幾個知情人。”鬼影說。

    “晚上我要見一個情報販子,是一個渠道介紹的,據說他可能知道點這方面的事情。”蟲蟲喝著咖啡說。

    重拳點了點頭:“鬼影跟你去吧!有個照應也好,中情局可能對任何與之相關的線索進行追查,如果被他們盯上可就麻煩,小心為上。”

    “我自己能應付。”蟲蟲覺得自己不需要別人照顧。

    “我也沒想去。”鬼影見她反應這么激烈也有點不高興。

    “盡量不要單獨行動,這不是誰照顧誰,只是為了以防萬一,別忘了我們的對手是誰?”重拳強調道,“別忘了我們現在還是一個作戰小組,需要的是合作,而非特立獨行。”

    重拳把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又重新進行了一次整理,然后交給阿爾法存儲,現在掌握的所有信息沒有任何一條和那個什么歸零計劃有聯系。

    當天晚上蟲蟲和鬼影去見了那個情報販子,重拳通過遠程設備監控了他們會面的這個過程,蟲蟲的隨身攝像頭在衣領的口子上,很隱秘,效果卻非常好,從有限的資料上看這個人是情報界的新秀,據中間人介紹說是一名被開除的中情局特工,這是蟲蟲打算和這家伙面談的一個主要原因。

    “你好,海德姆.海默爾先生。”蟲蟲和桌子對面的男人打招呼。

    “你好,邁克爾女士。”對方起身禮貌的打招呼,“沒想到您這么年輕。”

    “要不然呢?我該是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女人嗎?”蟲蟲坐下,邁克爾是她的偽裝身份,名字怪異的有點像男人,不過她卻絲毫不在意。

    “當然不是,只是沒想到。”海德姆坐下,“聽朋友說您有情報方面的需要,我有什么可以效勞的嗎?”

    蟲蟲取出一支細長的煙掉在嘴上,隨手拿起海德姆的打火機,慢條斯理的點上抽了一口:“你道不拐彎抹角。”

    “我們的這項工作需要的就是效率,時間不是拿來浪費的,您需要什么可以盡管說,如在能力范圍之內必當以實相告。”海德姆說。

    蟲蟲擺弄著打火機似乎是在下決定:“嗯,你還算爽快。”

    “我這有關于伊拉克的,美歐關系,亞洲的,中東阿富汗,國會對非洲政策調整,經濟援助計劃”海德姆開始推銷自己特殊的商品。

    蟲蟲并沒有打斷他,而是等他說完之后把打火機推還給他直截了當的問道:“你對歸零計劃了解多少?”

    海德姆愣住了,他怔怔地看著蟲蟲好長時間:“這個我完全不了解。”

    “你的眼睛告訴我你在說謊。”蟲蟲抽著煙,“你肯定知道點什么,說吧,要多少錢?”

    海德姆四下看了一下,確認沒人注意到他之后壓低聲音說道:“你怎么知道這個名字的?”

    “上帝給我托了個夢。”蟲蟲彈了彈煙灰,“你該知道規矩,別瞎打聽,說吧!”

    “這價錢可不低。”海德姆正色說道,“雖然我知道的有限,但也可以算作獨家報道,您打算出多少錢?”

    “這小子倒是個合格的生意人。”鬼影在耳機里說。

    “我不相信他知道多少有價值的東西。”重拳并不看好這家伙,“小心上當。”

    “這個要看你知道的東西值多少錢?”蟲蟲可不傻,她看出海德姆根本就是不知道該怎么報價,所以想讓她先開口,然后再跟著往上加。

    “這可是獨一無二的情報,你得出點血。”海德姆繼續抹零兩可的進行報價,他在試探蟲蟲究竟能出多少錢。

    “不要兜圈子了,如果你的情報有價值,我會在行價的基礎上給你加10%到30%,但歸根到底還是要看你情報自身的價值,哪份情況不是獨一無二的?否則就不值錢了。”蟲蟲不動聲色的說。

    海德姆仿佛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好吧!看在康納利男爵的面子上我做這筆買賣。”

    “說重點,我不喜歡賣關子的人。”蟲蟲面無表情的說道。

    “早期的歸零計劃是中情局歐洲情報分支制定的一個清理潛伏人員的一個龐大行動計劃,這些年歐洲情報中心潛伏的各國情報員數量日譯計算,信息泄露事件日益頻發,導致情報中心損失慘重,為了在最大限度的挖出這些潛伏人員所以上層事專門針對性的制定了早期的歸零計劃,意義在于讓那些將觸角伸進情報中心的其他國家情報機構在這里的情報搜集能力恢復到最初的狀態,也就是沒有任何的內部人員可用,收集能力為零,所以成為歸零計劃,但后來隨著時間的推移該計劃也納入了一些其他的任務,包括清理潛在威脅,增加非盟國情報機構的工作難度,促使或挑唆潛在威脅國與國之間的情報斗爭,但具體內容只有上層才知道,我了解的恐怕也只有這么多,我有一份詳細的資料,可以交給你。”海德姆說。

    蟲蟲聽完之后沒有表態:“你應該清楚說謊的后果。”

    海德姆笑了笑:“放心,我在情報界的信譽度很高。”

    蟲蟲看著他取出支票本開了一張支票給他:“相信這個數目應該能讓你滿意。”

    海德結果就掃了眼:“超過我的預期,非常感謝,期待下一次的合作。”然后拿出一個存儲設備放在桌子上,“東西都在這兒。”

    “下一次?或許會有的。”蟲蟲拿起桌上的東西站起身,“我不希望還有其他人在至少兩個月內知道以上內容。”

    “我最多可以保證一個月內不賣給其他人。”海德姆說道。

    “一言為定,如果一個月內讓我發現你再次交易相關情報,我會要你的命。”蟲蟲一邊走一邊說。

    “你給了他多少錢?”重拳沒有看到支票上的那種。

    “五萬美元。”蟲蟲一邊走一邊說。

    “這么少?”鬼影也覺得有點出乎意料。

    “本來我想給他三萬了,后來想了想又減了點兒,如果不是他的特工出身我是不會見他這種不入流的情報販子。”蟲蟲很自負的說,“這是個小人物,小角色,他只不過是在恰當的時候掌握了一點兒值錢的東西,我已經給的不少了,這種情況很少會有人買,當然,過一段可能會更值錢,畢竟我們之前已經放出了消息;另外他的身份還是有一些疑點的。”

    “嗯,雖然獲得了一些信息,這東西的價值好像不太大,太過似是而非,其實作為一個情報機構干這些也算是正常工作范圍,但要是把這些和我們還扯不上關系就有點牽強了。”鬼影始終看不出這件事和他們有什么必然聯系。

    “別急,調查才剛剛開始。”重拳說。

    “對了,我在他的打火機里裝了竊聽器,我對這家伙并不放心,或許他還知道更多,只是沒說出來,而且來歷不明。”

    “干得漂亮,阿爾法,追蹤竊聽。”重拳說。

    “把這東西拷貝一份。”上了車之后把包丟在了手套箱里。

    “已經通過你的隨身設備進行無線傳輸,發現病毒,正在排殺,發現木馬程序,發現登錄后門”阿爾法在那個存儲器里檢測出一系列的問題。

    “這家伙還真不老實。”鬼影開著車說道,“竟然做了這么多的手腳。”

    “我們不信任他,同樣他也不信任我們,我懷疑他的身份并不是什么被開除的特工。”蟲蟲說道。

    “嗯,確實有這種可能是故意來和你接觸,看看什么人在調查這件事?”鬼影也想到了這一點。

    “這種可能性很大。”重拳在耳機中說道,“我們得多加小心,你們很可能已經被人盯上,確定干凈之后再回家。”

    “切;聽到什么有價值的東西嗎?”蟲蟲似乎對重拳的盯住很不屑。

    “他在開車,一句話都沒說。”重拳一直通過阿爾法關注著那個人的動向。

    在外面兜了一大圈之后,確認身后確實沒人跟蹤,兩人才回到了重拳的公寓。

    “這家伙確實不簡單。”重拳一人坐在沙發上盯著阿爾法傳回的信息,上面顯示海德姆其實就在離他們現在位置不到五公里的地方。

    很快,阿爾法就監控到海德姆通過網絡發送信息,內容相當的簡單,誘餌已放出,靜待收網。

    “我們是他要釣的魚?”鬼影不是很理解這話的意思。

    “從表面上看,應該是這樣。”重拳撓著頭,“看來這次我們算是走對了方向,起碼他知道點事情,只不過我們不小心被他當魚釣。”

    “之前布魯斯放出消息之后,中情局很可能就已經采取了類似的行動,他們肯定急于弄清到底是什么人在調查歸零計劃,所以才玩了這么一套,這個家伙在情報界沒名沒氣,為什么在我們突然需要相關情報的時候冒出來?這分明就是為我們準備的。”蟲蟲一邊卸妝一邊說,這次為了改變樣貌她頗下了一番工夫,努力讓自己的年紀看起來又大了不少,不管是發色還是膚色,都重新做了修飾,讓她看起來更像一個貴婦。

    “所以我們很可能已經和中情局提前接觸,盯緊這家伙,他還是有點價值的。”重拳并不介意中情局知道有人在調查,這種私底下的互相追查也是獲取信息的一種方式,這完全是一種智慧上的交鋒,沒有什么復雜的布局,只是根據形式見招拆招或者引導對方的行動,通過類似的手段誘使對方露出破綻,進而打開突破口,不過重拳他們可不打算過早暴露自己的身份,至少在事情明朗之前不會讓對方弄清他們究竟是什么人,這不光是為了安全,也是迷惑敵人的一種手段,敵人越不了解他們就會越重視他們,會投入更多的精力,如果對方知道他們只有三個人,很有可能不把他們當回事。

    “你相信那小子說的話嗎?”鬼影從廚房里翻了點吃的一邊吃一邊問。

    “沒什么相不相信的,暫且把他當作胡說八道,在沒得到證實之前,我不相信任何購買的信息,最多作為參考。”重拳說。

    “阿爾法,數據分析結果如何?”蟲蟲從洗漱間出來一邊擦著臉一邊問。

    “已經破解存儲器的隱藏程序,檢測出大量的木馬和后門,具體內容和他本人描述的差不多,都很邊緣,并沒有太多有價值的內容。”阿爾法說。

    “能否通過這些隱藏的程序反追一下信息的去向?”鬼影問。

    “理論上可以,但實際操作起來并沒有那么容易,我可以進行嘗試,但很可能出現不可預計的后果。”阿爾法說。

    “在一定限度內進行嘗試,只要不傷及你的系統,不泄露我們的秘密,隨你折騰。”重拳說,“如果需要技術支持就去直接找博士。”

    “好的,我會盡量或取更多信息。”阿爾法說。

    “如果對方是中情局,我們就得多找幾個落腳的地方,我總覺得這不安全。”蟲蟲說。

    “去對面的公寓樓15層,那里也可以用。”重拳頭也不抬地說。

    “那也是你的房子?”蟲蟲從窗戶現在邊看了看,好像是一樣結構的樓宇,從表面上看沒有太大的區別。

    “不,我可沒那么富,那些房子是幽靈的,除了面積大點,和這里沒有太大的區別,他也不怎么住,現在借來用用吧!”重拳說!

    “他的房子你進得去?”鬼影覺得這不太靠譜。

    “進門密碼和我的一樣。”重拳苦笑,“隨便用,只要不把房子拆了就沒問題。”

    “那你說他會不會不高興呢?”蟲蟲問道。

    “他會相當的不高興。”重拳說,“不過他不會介意我用。”

    根據阿爾法的監視最終確認了海德母回去之后就一直沒有再出門,也沒和什么人在見過面,竊聽內容也相當的有限,除了外賣員之外他沒見過任何人。

    “這是一個典型的宅男啊!”蟲蟲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他可能才是真正的誘餌,先別急,沉住氣。”重拳說。

    為了更穩妥,更安全,他們三個完全分開行動,鬼影負責監視海德姆,但他并沒有靠海德姆的住所太近,他監視的目的并不單純是為了盯著海德姆的動向,還包括監視附近的情況,尋找潛在的其他威脅,觀察是否有其他人或組織在這附近活動,確定這是不是一個圈套。

    重拳和蟲蟲去各自住了一間公寓,相互照應也可以監視對方的公寓是否有人盯梢,如果某一方出現意外情況可以及時救援,或者直接自行脫身,保證不會被潛在敵人一網打盡。

    這次的行動他們比以往謹慎的多,畢竟對手是中情局,絲毫不能麻痹大意。

    在得到蟲蟲弄來的情報之后布魯斯立即通過渠道進行核實,很快就有了新的消息,通過內部的一些關系確實查到一些內容和這個海德爾的描述差不多,不過從各方面匯總上來的情報來看沒人能確定這些真的屬于歸零計劃,據專業人士推測就算是真的,這點內容最多只算了整個計劃的極小一部分,而整個計劃計劃絕對不會像他說的這么簡單。

    “也就是說,他所描述的這一部分確實是他們實施的某項計劃的一部分,但無法確定是否屬于我們要調查的歸零計劃,而且這部分內容和我們還沒有太大的關系。”重拳說。

    布魯斯說到:“沒錯,通過和海德姆的接觸,你們很可能已經暴露,中情局很可能已經開始反向追查,你們要小心,我會密切監視他們的動向,如果出現任何與你們相關的蛛絲馬跡會及時通知你們。”

    重拳點了點頭又問道:“嗯,查到這個海德姆的身份來歷了嗎?”

    布魯斯搖搖頭:“還沒有,他只是近期才出現在情報界的,之前并沒有這么一號人存在,有關他的信息非常的少,很可能是臨時編造的,他是中情局特工的可能性很大,在沒確定他的真實身份之前盡量避免和他進一步接觸,以防落入圈套。”

    “就算是圈套也沒關系,至少證明我們的方向是對的,至少證明我們的調查引起了中情局的警覺。”重拳倒是很希望這個海德姆就是中情局的人。

    結束通話之后重拳把目前已知的情況進行了整理,但最終發現其實有價值的東西少得可憐,就在他準備就是重新整理的內容發給渠道進行調查的時候蟲蟲卻突然報告說那個海德姆主動通過關系聯絡到她說有新的和歸零計劃相關的情報

    (本章完)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