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59章 追查(02)

    馬克在巡視的制毒工廠之后帶上了幾名警衛一送的那兩輛裝了人的卡車走了,重拳和鬼影小心的在后面跟著,黑夜中為了不被發現鬼影沒有開車燈,而是帶上了夜視儀一路跟隨。

    為了能更進一步的了解麥凱恩幫重拳聯絡了一些關系,搜集相關情報,反饋信息的整理和分析全部交給阿爾法,對數據處理的能力阿爾法可以抵上十個情報分析師。

    當然,這是需要一定時間去完成的,畢竟信息反饋和調查都需要時間,就算阿爾法再快沒有足夠的信息量也不可能做出更精準的判斷。

    馬克的車兩個小時之后到達該州的州府所在地弗洛斯城,南部最繁華的城市,可以稱得上燈紅酒綠,車流如潮,獨特的南美洲建筑風格別有一番韻味。

    “總算是能到大城市逛逛了。”鬼影不由得感嘆,很長一段時間來他們都在偏遠地區活動,進城的感覺確實不錯。

    馬克的車很快就進入了城北的紅燈區,這個地方到處都是穿著暴露搔首弄姿的站街女郎,馬克的車七扭八拐的進了一條小巷在一棟公寓樓后面停了下來,和主要街道的靚麗光鮮相比這里可以用臟亂差來形容,車子一停下來就有十幾個人圍了上來,很快車上下來的女人都被壓進了公寓樓,馬克坐的車里和為首的大胡子交談了一番之后就開車離開了。

    “這家伙還挺忙。”鬼影說道。

    “走吧,看看他去哪兒?”重拳點上一只眼盯著馬可的車,那眼神就如同是在看一個死人。

    馬克先去一家餐館吃了晚飯,然后車子直接開向城南的富人區,最后車子進了一棟別墅的車庫,又過了一會兒別墅里的燈全都亮了,看樣子這家伙的到家了。

    “果然不一樣,住這么好的地方。”重拳盯著別墅觀察了一會兒之后,發現里面并沒有別人,只有馬克和他的兩個保鏢。

    “我去看看,把他弄出來。”重拳下了車。

    “別搞出太大動靜。”鬼影提醒他。

    重拳擺了擺手表示自己明白,穿過馬路到了馬克家的側面。

    跨過半人高的灌木墻重拳進了院子,他打算從別墅的側面潛進去,剛轉過去就看到了墻邊的狗窩,他早就做好了遇到狗的準備,他沒想到狗窩里是空的,就在他掃視四周的時候,旁邊的灌木叢一抖一個黑影向他撲了過來。

    狗不叫而是直接攻擊說明受過嚴格的訓練,這樣的狗才不好對付,平時不動一直在暗中盯著目標,在恰當的時候發起攻擊。

    重拳早有心理準備,側身躲開的同時伸手抓狗的后頸,這時他才看清這是一條非常壯實的比特犬,這種狗被稱為世界第一猛犬,極具攻擊性,是知名的守衛犬。

    重拳抓著狗的后勁向后一扯,甩手掄起狠狠地摔在了地上,50幾公斤重的比特犬在他手里根本算不得什么,這下摔得幾重,那狗慘叫一聲爬不起來了,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

    這下弄得動靜不小,屋里人肯定聽見,重蜷縮身到暗處躲了起來,很快,別墅的門就響了,一個人繞了出來,正是馬克其中的一個保鏢,這家伙提著手槍從正面繞了過來,一眼就看見了地上還在抽搐的狗,保鏢端著槍站在那兒觀察了一下四周的情況,沒發現危險之后才走過去蹲下身查看。

    保鏢剛蹲就感覺身后有動靜,他立即回頭,但已經來不及了,他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緊,已經被人勒住,然后,在一陣劇痛中他聽到了頸椎被扭斷脆響。

    重拳把保鏢丟在灌木叢的暗處,小心的繞到了門口,客廳的另一個保鏢在一邊喝酒一邊看電視,他抬腿就走了進去。

    “狗怎么了?”那個保鏢頭也不回的盯著電視屏幕,沒聽到回應就本能的轉頭去看,而此時重拳已經到了近前,一拳將其打暈,這一拳至少能讓他昏迷兩個小時。

    重拳轉身就上了二樓,書房的門開著,他小心的走過去,馬克正坐在里面敲著電腦。

    馬克思毫沒察覺到有人進屋,等他的感覺一樣抬起頭看的時候重拳已經坐在了他對面的椅子上。

    馬克嚇了一跳,眼前這個人他并不認識,當他看到了這人手里的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自己時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不妙。

    “這種見面方式似乎有點尷尬。”重拳看著馬克冷笑說道。

    馬克很快就鎮定了下來,表情從容的看著重拳:“你是誰?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在這種場合下由我提問更很恰當。”重拳用槍指了指馬克,“把手放在桌子上我能看見的地方。”

    馬克平靜的照做:“你是賴俐幫的人?”

    “我想見見你們的老大。”重拳并不打算回答他的問題。

    “我們的老板不在。”馬克說著手指著一邊的酒杯,見重拳沒反對就拿起來喝了一口,“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談,我是集團的常務董事,處理上下大小事務,如果你是來談利益劃分大可直接開口,如果你是來搞暗殺的,我愿意出雙倍的價錢買回我這條命。”

    “你們麥凱恩幫太過分了,有這么大的產業,那么多的收入來源,非得要和我們搶一碗飯吃,難不成是欺負我們沒人嗎?”重拳這話問得非常的含糊,卻又毫無破綻。

    “生意就是生意,能者居上,很多兄弟跟著我們,得給他們口飯吃,你的這種談話方式我不太喜歡,有話說清楚,不要太含糊,我可以解答你的疑問,但你總得讓我明白你到底想知道什么?”馬克的這番話很委婉的表明了他不打算含糊的去回答重拳提出的問題,也就是在表示在沒弄清他的來歷和來意之前他不打算說更多,這確實是個聰明人。

    “有意思。”重拳竟然笑了,看來和這種人說話不用拐彎抹角,“那好吧,我們換個地方聊聊,或許你會更清醒。”

    “你想干什么?”馬克一驚,他不是白癡,當然明白重拳想要干什么。

    半個小時之后馬克被帶到了城北郊外的一條河邊,月光之下馬克依然表現的從容鎮定,盡管是雙手被綁住也看不出他有絲毫的慌張。

    “月色不錯,希望你不要大煞風景。”重拳把馬克從車上拖下來,“既然你不愿意合作,那我們只能改變規則,現在開始我來問你來答,回答正確,或者讓我滿意,沒有獎勵,如果錯誤或者我不滿意要遭受懲罰。”

    “那請問你們想知道什么?”馬克平靜的看著重拳。

    “我想知道什么?呵呵”重拳始終都沒說出自己真正的目的,他不想讓馬克從他的只言片語中判斷他的來歷,他只想獲取更多的信息和情報,兩人在暗中的這種較量或試探就一直沒停過,不過馬克似乎是沒占什么上風,他到現在也沒弄清對方到底是什么來歷。

    “廢話太多了,一點都不實際。”鬼影是行動派,他直接拽著馬克的頭發將他拖著了河邊摁進了水里,然后用腳踩著掙扎的馬克抽煙。

    “就不能紳士點?”重拳搖了搖頭,“這家伙體格單薄,你別給弄死了,他知道的東西絕對不在少數。”

    “這種貨色死了活該。”鬼影撇了撇嘴。

    “那也得問清楚之后再弄死。”重拳靠在車上抱著肩膀看熱鬧。

    足有一分鐘馬克才被鬼影拉上來,這下他可不在如之前那樣冷靜,蜷縮在地上不停的咳嗽,嘔吐,鼻子里嘴里不停地往外噴水,臉色蒼白得如同死人。

    “說吧。”鬼影看著他。

    “你們你們想知道什么?”馬克幾乎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回答錯誤。”鬼影又是一腳的踹翻踩進了水里。

    “這種人就是賤,不把他弄得半死不活是不會開口的。”重拳搖著頭說。

    “這只不過是個簡單的水刑,他能扛多久?要不要賭一把?”鬼影一邊抽煙一邊問拳。

    “沒興趣。”重拳搖搖頭,鬼影的話又讓他想起了之前的老相識,那個曾經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賭徒。

    馬克再次被從水里拉出來的時候已經沒了反應,整個人躺在那一動不動,已經沒了呼吸。

    鬼影照著他肚子踹了一腳,馬克整個人才突然如同一只大蝦一樣蜷縮起來,然后是劇烈的嘔吐和咳嗽,足有五分鐘才慢慢地癱軟在了地上,看起來也就比死人多口氣。

    “感覺不錯吧?要不要再來一次?”鬼影蹲下身拍了拍馬克的臉。

    馬克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努力的搖頭,他不是什么硬漢,禁不起這么折騰,已經熬不住了。

    “嗯!”鬼影用力拍了拍他的臉,“很好,也就是說我們已經初步達成共識,那么下面我們就進入正題,說吧。”

    馬克動了一下,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噴出好幾口水,整個人開始不由自主的如同觸電一樣抽搐,他輕輕地擺了擺手,示意鬼影給他點時間喘口氣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