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45章 脫離(01)

    他們地上地下的折騰,反復改變路線就是為了避開敵人的搜捕,畢竟他們此行的目的是救人,而不和敵人硬拼,一切以離開這座城市為最終目的。

    穿過一堆堆的廢墟他們終于接近了那座寺廟,站在廢墟上,他們能看見寺廟尖尖圓圓的頂,寺廟周圍的殘破建筑中,槍聲和爆炸的閃光此起彼伏。

    “傷員的情況怎么樣?”司云飛問!

    “鱷龜已經昏迷了,以他的狀態根本經不住這么折騰,水妖還好,應該還挺得住。”林蕭說,“不過恐怕也經不起長途跋涉,我們還得盡快離開送他們到更安全的地方去,否則他們恐怕也堅持不了太久。”

    “過了寺廟我們就找個井口下去,如果不出意外,我們很快就可以再回到下水系統,半個小時之內回到原來的路線,那樣就安全多了。”司云飛說,他的狀態也不怎么好,傷口疼得厲害,滿頭都是虛汗,黑暗之中別人也看不見,他一直硬挺著。

    “那邊交火更激烈。”重拳從旁邊的破樓上下來,“阿爾法,十點鐘方向的那棟樓上是不是有很多人?”

    “根據掃描顯示不少于五個,從發射方式上判斷持有火箭彈和無后坐力炮,該區域交火頻繁,政府軍似乎已占領這座寺廟,建議從西邊繞行。”阿爾法說。

    “西面同樣在交火,走那邊更不安全吧?”布魯斯對照了一下地圖說。

    “那邊一直打打停停處于巷戰的對峙狀態,如果趁著黑暗摸過去從概率上講被發現的可能比廟宇這邊低三個百分點。”阿爾法說。

    “你什么時候開始從概率問題上去考慮問題?”重拳也仔細對照了一下地圖,但最終確實沒發現什么不同。

    “博士正在完善我的知識庫,不過目前我還仍無法熟練運用。”阿爾法說,“我提供建議,但最終決定權在你們。”

    “你也開始推卸責任了。”司云飛看了看天,“其實對于我們來說,走哪邊都差不多,就算我們有夜視設備,也不可避免的被發現,只是降低可能,但無法完全杜絕,畢竟我們不是隱形的,只能盡量避開交戰最頻繁的地方,阿爾法掃描你的建議路線,我要確切的分析結果。”

    “是。”阿爾法立即把整條路線上的情況羅列出來,標記在衛星地圖上,包括敵人的交火范圍和雙方可能控制的區域,以及通過這段時間監視確認的敵人現有火力情況,掃描中能觀察到的敵人數量和位置,基本上提供了一份詳細的分析報告和更準確的地方占領點標記。

    “走,這個鳥地方我一秒鐘都不想呆。”司云飛站起身,“布魯斯,你的人來探路吧。”

    “沒問題。”布魯斯揮揮手他的幾個手下立即沖到了隊伍的前面。

    “以最快速度通過這一片區域,到達寺廟以南的那棟樓。”司云飛命令道,“走。”

    “老大不太正常。”索爾似乎看出了什么。

    “他只是急于離開。”蟲蟲低聲說,其實她已經看出了司云飛傷的不輕,只是不便說破,他很清楚司云飛這么做就是為了穩定軍心,更不希望成為別人照顧的對象。

    向前推進了不到500米探路的布魯斯手下就和政府軍交上了火,這些政府軍非常的干脆,根本就不出動兵力,而是利用制高點二號火力點使用輕重機槍掃射,同時還連續使用火箭彈攻擊,一時間他們周圍大量的建筑物被摧毀,磚頭瓦塊下雨一樣從天而降,到處都是瓦礫和廢墟。

    “這些政府軍瘋了。”布魯斯被敵人的密集火力掃的退了回來。

    “不糾纏,繞路。”司云飛當機立斷,他們可不是來和政府軍拼命的,沒必要和其死磕。

    他們甚至都懶得還擊,直接退走,那些政府軍發現他們蔫退之后竟然派出小分隊對他們窮追不舍,他們也只好邊打邊撤,可沒多久附近也發現了敵人,而且可以肯定這些不是政府軍,他們竟然被兩火交戰的敵人夾在中間,無奈之下他們只能再次改變方向,在這種地方想脫身,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阿爾法,找條最佳撤離路線。”司云飛一邊向敵人射擊一邊喊道。

    “從左手的樓道出去,翻斷墻到相鄰的樓,避免被政府軍從側面包抄。”阿爾法說。

    “走,重拳掩護。”司云飛當機立斷,他可不想繼續在這繼續糾纏下去。

    “轟”樓體再次被火箭彈擊中,劇烈的爆炸在上面開了個足有兩扇門大的口子。

    重拳利用機械外骨骼又直接跳上二樓,居高臨下的向著靠近的敵人掃射,吸引別人的注意力。

    “別太糾纏了,盡快走。”林蕭在耳機里說。

    “馬上過來,你們先走。”重拳在嘈雜的槍聲中喊道。

    敵人的注意力果然被重拳吸引,各種輕重火力直接向他所在的二層樓招呼過來,密集的彈雨和爆炸打得他抬不起頭,幾乎半面墻體瞬間被摧毀,這些政府軍也已經學會了使用密集火力壓制,無奈他從后面的窗戶跳下去。

    撤離的時候重拳又在承重墻上貼了兩塊炸藥,劇烈的爆炸中樓梯脆弱的平衡被破壞,顫抖中轟然倒塌,摧毀建筑的目的并不是要干掉多少政府軍,而是起到一定的震懾與阻擋的作用,塵土飛揚的巨響中整棟樓化為烏有,變成了一大堆廢墟,政府軍一下就被隔在后面。

    他們這么一鬧整片區到處都是槍聲,不管是政府軍還是反抗軍都又再次蹦了出來開始瘋狂射擊,呆在這種地方肯定沒有任何的安全感可言,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動,他們只能用宣泄子彈的方法給自己壯膽,一時間鬧得槍聲四起,另一邊布魯斯找到了一條路成功避開了那些反政府武裝,二十幾分鐘他們在這廢墟之間穿行出去了將近一公里,速度可以說相當的快,整個過程中他們以逃跑為首要目的,不和敵人做任何的糾纏,就是和敵人正面撞上也會迅速繞開,所以不管是政府軍還是反抗軍在他們眼里都一樣,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他們應該是和反抗軍屬于同一陣營,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也不打算多費口舌去解釋自己的來歷和身份,有那個時間不如多跑幾步走遠點。

    就這樣打打走走,半個多小時之后他們終于繞過了寺廟到了另一邊,再往前走大概兩公里就出鬧市區了,進入該城西北最大的貧民窟,當然,那里并不是他們的目的地,他們只打算再向前推進一點,然后回到下水系統,走原路撤離。

    雖然只是零星的戰斗,并沒有任何的敵人進行糾纏,但他們的彈藥消耗也相當的快,要知道,就算是不糾纏敵人的子彈也是來自四面八方,幸好現在是晚上,敵人不是很容易掌握他們的位置,絕大多數都是在盲目射擊或者胡亂掃射,所以在很多情況下所謂的必要還擊只是驚退或者警告敵人,只不過這種射擊的密度也可以算得上頻繁了,他們借助黑夜的掩護迅速果斷的離開,如果他們暴露在白天的陽光之下,恐怕根本就寸步難行,想走恐怕都走不了。

    到達阿爾法確認的區域之后,他們迅速尋找下水管道口,可是找到的第一個打開之后他們就發現根本下不去,里面已經被橫七豎八的尸體塞滿了,無奈之下,他們只能奔向下一個路口,費了不小的力氣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可以通行的。

    等下去之后他們才發現,被丟棄在下水系統里的尸體遠比他們預想的要多,這里似乎是之前雙方交火最激烈的地方,可能經過了反復爭奪,雖然最終被政府軍占領,但是可能付出的代價也是相當大的,在清理戰場的時候,直接將這些尸體丟進了下水系統。

    “阿爾法,你確認這附近沒有政府軍活動?”重拳始終不放心。

    “是比之前少,這里在下水系統中活動的政府軍數量比之前我們經過區域至少少六成。”阿爾法說,“當然,這是探測數據,實際上可能會存在一定的偏差。”

    “多加小心吧,政府軍已經明白這下水系統里應該投入更多的兵力。”布魯斯一邊走一邊說,“只要回到之前我們進來的路線就好辦了,阿爾法,有我們的行動路線記錄吧?”

    “當然,我有詳細的記錄,已經設定了原路返回路線。”阿爾法說。

    “很好,盡快撤離,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司云飛說。

    一行人馬以最快的速度在下水系統中向前推進,但很多地方已經被堵塞,他們只能從那些垃圾或尸體堆上爬過去,實在不行再繞路走,總之那種感覺難以形容,已經不是惡心兩個字可以簡單代替的,盡管他們都是老兵,也有著類似的作戰經驗,但這種長時間在下水系統里爬行的感覺也幾乎讓他們崩潰,他們就差沒直接吐出來了,足足用了兩個小時才算是回到了之前的那條路上,時間消耗比他們預計的要長的多,不過再回到之前的那條下水系統之后他們都沒打算停下來,喘口氣就繼續往回走,再累也得先出去再說,脫離危險從是首要目的,再說了,誰愿意在這種地方休息?                  
上一頁  熱門推薦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