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小說網logo
返回書頁 | 熱門推薦 | 返回目錄
第44章 苦戰(03)

    黑漆漆的下水道里眾人只能一點點的向前摸索,在這種地方他們還是有一定優勢的,畢竟政府是沒有夜視儀,在黑暗中躲避那些拿著手電到處亂晃的政府軍要相對容易些,只要不被逼近死胡同或者突然撞上就基本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只不過在是下水系統里很多情況下只有一條路可走,很容易出現雙方同時進入一條沒有岔路的下水道里,這才是最麻煩的,一般在這種情況下戰斗在所難免。

    寬闊的下水道將所有聲音無限放大,不管是流水聲還是腳步聲都能傳到老遠,他們走走停停,不時要停下來聽聽遠處的動靜,以此作為修正方向的參考,雖然阿爾法規劃了新的路線,但下面的情況遠比它能掃描到的要復雜的多,有些地方被堵塞走不通也算不得什么,在這種情況下還是不可避免的被敵人發現,首先他們不可能不發出聲音,其次政府軍下來的部隊數量確實不少,雖然無法控制整個下水系統,但分散搜索的隊伍幾乎遍布這一帶的下水道,遇上在所難免,所以一路上他們也經歷了數次激戰。

    前面是一條長長的通道,里面的污水已經沒過了膝蓋,阿爾法的計算中穿過這條通道他們就可以進入這片區域的主井道,那里幾乎和這一區域所有的其分管道相連,雖然在里面很容易迷路,但也增加了盡快和布魯斯會合的機會。

    穿過這條長長的下水井道道之后,他們總算是松了口氣,至少沒在這單一的井道中和敵人遭遇,這確實足夠幸運。

    轉入主井道之后,他們剛打算確定一下該走哪個方向,也就幾十米外的一個岔口里突然鉆出來幾個政府軍,手電光一轉正好對著他們這邊,一下所有人全都站在那不動盯著那些政府軍,槍口也迅速轉過去,卻沒人輕易開槍,他們很清楚那些政府軍在這么黑漆漆的井道里和瞎子其實差不多,除了手電筒能照的范圍之外,基本上看不見什么,這個距離應該不會輕易被發現,只要不弄出動靜引起注意就應該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

    果然,拿手電的那個政府軍并沒有看到他們,只是向這個方向晃了幾下,就站在那大聲招呼后面的人,緊跟著從岔口里陸續出來十幾個敵人,可能是因為太臭的原因,這些政府軍都用毛巾把嘴巴鼻子纏了起來,只露著一雙眼睛在外,那些政府軍回去之后竟然端著槍向這邊的井道走了過來,似乎這邊是他們的搜索方向。

    “殺光他們。”司云飛當即立斷,一邊吼著一邊扣動扳機,幾乎是一瞬間所有人都開了火,一輪齊射過去,那十幾個政府軍沒一個站著的了,全都橫七豎八的倒在污水,這么近的距離,這么狹窄的地方,這些政府軍絕對避無可避,根本連反應都沒來得及就被干掉,污血和污水混在一起,形成一種古怪的褐色。

    “走”司云飛拍了拍重拳的肩膀示意他繼續前進。

    索爾把尸體上的手雷全都取了下來,在他們經過的下井道口的位置用細魚線做了幾個絆雷,只要被觸發基本上這個通道口就會完全被炸塌。

    在不斷的和政府軍遭遇、撤離、修正方向之后,他們總算是再次和布魯斯的人匯合。

    “這下面的政府軍不在少數,得小心一點,我們已經幾次和他們遭遇。”布魯斯對司云飛說,“他們已經察覺到我們的意圖,甚至在一些關鍵位置進行小規模爆破來封堵下水系統,似乎是要把我們困死在這。”

    在評估了眼前的局面之后,他們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返回地面橫穿這片區域避開下水道里不斷出沒的政府軍,在離開這個范圍之后從另一邊重新回到下水道撤離,現在是晚上,城里一片漆黑,和政府相比他們有著絕對的優勢,依靠這些夜視設備他們在這兒的活動和白天沒有太大的區別,政府就應該不會想到他們有膽跑出來,所以賭運氣也未嘗不可。

    真是迫于無奈的反復折騰,他們卻是被逼的一點辦法都沒有,無奈之下一行人又悄悄地爬回到地面,現在的位置離出城還遠,他們必須穿過眼前這片區域,從更遠的地方回到下水系統,才能避開下面搜索的政府軍,穿越這一片街區其實并不容易,到處都潛藏著危險,稍不留神就有可能遭遇來自任何方向的攻擊,不管是政府軍還是殘留在這里打游擊的反抗軍對他們來說都是致命的威脅,所以冒險在所難免。

    雖然是晚上,但城區里依然到處都是槍炮聲,戰斗就從來沒有停止,空氣中彌漫的硝煙和鮮血的味道,再加上他們渾身這股臭味混合在一起相當的難聞,一行人沿著街道小心的向前推進,樓里黑洞洞的看不見人,但他們很清楚,里面并不是空無一人,負責占領的政府軍,在戰爭爆發之前逃出去的難民,四處活動的反抗可能就在某個窗戶里向外窺探,沿著街道向前穿行了百余米,他們家進了一個三岔路口,看得出這之前應該是較為繁華的地方,街道兩側全都是商鋪,而此時基本上已經被毀壞的差不多,幾乎絕大多數的門面全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里面的東西被洗劫,樓宇上千瘡百孔,到處都是彈痕,很顯然這里曾經發生過非常激烈的交火,按照阿爾法的提示,他們只要再向北走上兩公里就可以穿過這片建筑最為復雜的區,到達城北的寺廟和朝圣地,基本上就可以遠離這片政府軍的控制區了,從那里再回到下水系統就可以順利的回到他們來時經過的路線,再原路返回就可以了。

    他們沒敢直接從三叉路口走,而是從后面幾棟破敗的樓房中穿過,殘破不堪的樓房看起來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倒塌,從缺口穿出去之后還沒等他們來得及改變方向,旁邊的二樓突然想起一連串的槍聲,司云飛身上至少中了三槍被打飛出去,幾乎所有人都同時調轉槍口對著,那扇窗戶瘋狂掃射,但打冷槍的人已經不知去向,重拳大怒,借助腿部外骨骼系統的助力,他前沖幾步整個人彈了起來直接撞進那個窗戶,簡直如同炮彈一樣飛上二樓,原本就破敗不堪的窗戶被他撞的粉。

    “回來”布魯斯知道這小子又發瘋了,他根本就攔不住,只好一縱身也跟著跳上去,打算把他追回來。

    “奶奶的”司云飛快暈過去了,這幾槍穿透了他的外層護甲加防彈衣,子彈頭嵌進了肉里,雖然不是什么致命傷,但是那劇烈的沖擊力確實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尤其是那嵌入肉里的炙熱彈頭幾乎把他疼暈過,眼前一陣陣的發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在穆欣欣的攙扶下站起來,“把他們都喊回來。”

    他的話音還沒落,二樓的窗戶里突然飛出來一個人重重的落在了他們面前的地上,那是一個,穿著破爛,行如乞丐的家伙,身上的彈藥袋里還插著幾個彈匣,掛在脖子上的AK槍管已經彎了,整個胸口凹進去,那是被重拳一腳踹的,這家伙本來想打了就跑,沒想到重拳卻直接跳上二樓,那時他剛跑到另一邊的窗口,重拳的速度極快,幾乎在他準備從后面的窗戶跳下的時候就追上去,他很清楚跑不了,轉身就打算給重拳來一梭子,可槍還沒能抬起來重拳的腳就到了,那一腳不光踹彎了槍管還踹斷了他至少五根肋骨,當時就癱軟在地上動不了,重拳的余怒未消,抓著他一條腿把他拖回來又從窗戶丟了下來。

    整個過程布魯斯全都看在眼里,重拳的瘋狂讓他不停搖頭,他倒不是第一次看到重拳發瘋,所以也不覺得有多奇怪,只是覺得有點無奈罷了。

    “多此一舉。”司云飛罵了重拳一句就招呼其他人趕緊走,不過他的狀態確實不怎么好,剛才中了兩槍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現在走路腿都發軟。

    “我背你吧。”林蕭低聲說。

    “扯淡,趕緊走。”司云飛肯定不會讓任何人背,自己是來救人的,怎么可能變成累贅?

    這一路上到處都是槍聲,也幸好他們身處黑暗之中,就算是被發現也沒那么容易被擊中,剛才司云飛是被近距離偷襲并沒有再發生,所以在經過零散的交火之后,他們總算是闖出了一條生路,不管怎么說再和布魯斯的人匯合之后他們的戰斗力都算得上成倍增長,應付這種小規模的突發事件還是沒有什么大問題的,但他們還是幾次被弄得險象環生,甚至有一次差點被傾倒的大樓活埋,其實那次是政府軍和反抗軍的游擊隊交火的時候一棟殘破的樓幾次被火箭彈擊中,終于挺不住了,轟然倒塌,那個時候他們就在樓的后面,差一點就被砸下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金蟾千炮捕鱼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 上海天天彩选4规则 甘肃省11选5前三直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下载 排球 河南22选5预测推荐 全民捕鱼破解版 广东闲来麻将有挂吗 三全中技巧 大庆52麻将最新版本下载 网络捕鱼是赌博还是诈骗 北京pk拾彩票网官网APP下载 精准一波出特 白城麻将免费下载 德甲赛程网易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游